第四十八章

站在金海办公室,能从铁窗看到远处炮弹映红的一片天空。金海看着田丹站在窗前,听见她问:“他和小朵在一起多久?”

金海一时有点恍惚,他想了想,说:“两三年。”

“见他第二次,我对他说,有很多连环杀手是找不到的,尤其在这种时候。”

远处炮火更密,金海心里也很难过,他后悔自己在出事那天不该数落小朵。

徐天仰头看着天空,已经没有宪兵搭理徐天和燕三。没起飞的四架飞机撞停在跑道上,舱门打开,军人纷纷往下跳,空中两架飞机盘旋落下来,向停着的飞机那边滑行,众人惊恐,另一架紧接着落下来。后降落的飞机撞上之前的,引擎起火,机场一片混乱。

外面的炮声弱了下去,双人床停止抖动。铁林从被子里钻出来,披着衣服,公然坐在床上抽烟,关宝慧起身掀开被子,在梳妆台前整理妆容。

“还收拾啥?”铁林问道。

关宝慧停了动作,铁林也掀开被子,叼着烟穿衣服。

“出门啊?”

“不出门还能干啥?”铁林坐在床边回头,关宝慧不放心地说:“我跟你一起去。”

“在家歇着,明天给涂大夫送面锦旗。”说完,铁林开门出去,只留下关宝慧一个人手足无措地坐在梳妆台前。

炮击已停,飞机起火,机场内一片混乱,所有人都往机场外涌出,伴着惊恐嘈杂的声音,徐天和燕三逆着人流向机场内冲去。

“三儿!”徐天大喊燕三。

“天哥!”

徐天将外科医生的相片从人头上递过去:“看清楚了!”

燕三和徐天两人分别拿着一张照片和一张速描,迎着往外的人流,一个个辨认,接近着火的机舱,探照灯乱晃,根本无法辨清人脸,徐天绝望地四处乱转。

机场机舱,萍萍卡在货物和破损的机舱腹部结构里无法脱身。引擎着火蔓延到机身,机舱里的人往外挤逃,无人在乎别人生死,柳如丝在搬动杂物,试图拖出萍萍。

萍萍挣扎着抬头喊:“姐,不要管我了!”

柳如丝一边用力搬东西一边喊:“闭嘴!”

柳如丝终于搬开一些空间,下到机腹杂物缝隙里,从下方撬搬卡住萍萍的物件。柳如丝脚侧不远就是引擎的熊熊大火,萍萍脸上不知是汗还是泪。

檀木架子上电话响,沈世昌接起来,戴先生的声音传来:“老沈,天坛机场被共产党炸了,你那里听到炮击了吗?”

“听见了。”沈世昌的语气难辨情绪。

“是王克俊通知解放军炮击的,华北剿总和委员长彻底决裂了。”

“好事情。”沈世昌手上的扳指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摘掉了。

戴先生顿了一下说:“还有个事你要准备一下,共产党华北城工部给剿总一个名单,疑似破坏北平和平解放人员,剿总已经成立内部肃整小组,从今天晚上起逐个谈话。”

沈世昌脸色阴沉下来,但语气仍然平和:“我有什么好准备的?”

“上面有你的大名。”

“肃整小组谁负责?”

“多年老友,我已经提前通知你了,好自为之。”

沈世昌还想要分辩,说:“我好自为……”

但戴先生那头挂了电话,沈世昌面色严峻。

机舱里所有人都逃光了,柳如丝在机腹里,用一个金属棍撬拆了卡住的东西。萍萍脱困上到机舱甲板,返身去拉柳如丝。此时柳如丝脚底支撑塌陷,她落到比萍萍原来更险的地方,以萍萍之力无法再将柳如丝弄上来。

柳如丝在火光里被映红了脸,她抬头望着萍萍,绝望地喊:“你走吧。”

萍萍一声不吭,准备钻回去,一只手将萍萍提起来。柳如丝看到一张脸露出来,是徐天,徐天蹲下身看了一会儿柳如丝,探身钻下来。柳如丝已经被熏得有些迷糊了,她不住咳呛着,徐天大力拆了卡住的东西,将柳如丝托上去。燕三在机舱甲板把柳如丝拉了上来。

燕三伸手给徐天,柳如丝也跪着朝徐天伸手,徐天大喊:“……滚蛋!三儿,滚蛋!”

萍萍也拉着柳如丝喊:“姐,走啊!”柳如丝还跪在甲板不动,燕三索性钻下去,徐天着急地说:“你下来干啥!”

“您在这儿。”

徐天朝他和她咆哮:“要炸了!”

机体震动起来,是引擎下面的支撑轮胎爆了。机舱向另一个方向倾斜,杂物冲过来,彻底掩盖了徐天和燕三下面的缺口。

萍萍用力把柳如丝拉走,柳如丝满脸是泪。

机腹里,徐天大声问燕三:“看到小红袄了吗?”

燕三朝他摇摇头,徐天着急又颓丧。田丹的速描落在机腹某处,被火舌卷没。徐天看看四周,心里的火气都发泄到下方的铁架上,他开始用脚踹,踹了不知多少下,机体下方露出跑道的硬地,燕三与徐天一起向下踹。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