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柳如丝到院子里叫萍萍走,萍萍费劲地提起两个箱子,柳如丝去接过一个,七姨太从对面厢房出来,长根也在院子里。

七姨太不忍心地说:“走了小四?”

“七姨您保重。”柳如丝朝七姨太点了点头,七姨太更惊慌了,她无措地往客厅方向看:“哎呀,真走了?老沈……”

沈世昌在客厅门口看着柳如丝头也不回地出去,一对父女就这么分离了,七姨太眼泪汪汪地说:“也不用车送送?”

沈世昌冷漠又疲倦地叫长根进来,吩咐他:“带上人去司法处,有两个女人,一个叫刀美兰,一个是京师监狱金海的妹妹,人扣住不要动,等我的电话。”

“知道了。”长根说完退了出去。

监狱里,华子低着头从楼道下来,往前走,看起来心事重重。他来到首道门禁侧门,掏自己的钥匙,半天不得要领,门禁里的狱警替他打开铁门,华子走进来,坐到椅子上。

狱警看华子神情有些不对:“华哥,您怎么了?

“楼上要吃饭,备两个人的份。”华子怏怏地说。

“田丹和老大?共产党不用坐牢,把这儿当旅馆了。”

华子抬头瞪了狱警一眼,狱警不敢说话了,赶紧去准备饭菜。

小耳朵的人还等在徐家门口,徐允诺也不敢离开,还坐在门槛上和小耳朵的人对峙。连虎跟徐允诺喊:“大爷,叫你儿子出来。”

徐允诺瞪连虎,骂道:“你大爷!”

连虎一伙人上台阶往里进,“给我站着!“徐允诺站起来厉声道。

关山月扎着靠旗,提着一杆颤巍巍白蜡银头红缨枪出来。他耍了个枪花,横在门口喊道:“呔,给我站着!”

连虎单手将关山月提起来,放到院门里。汉子们把刀从衣襟里抽出来,涌入院子。

徐允诺面色苍白地看着乌泱泱的人就这么进了自己家,问关老爷:“天儿在里面吗?”

关山月摇了摇头说:“不在。”

“不在?”

“上房去了槐花胡同!”

徐允诺松了口气,却看见边上站着的跳子也听见了关山月的胡话,跳子看他们的兄弟里外搜索无果,招呼大家去槐花胡同。

徐允诺和关山月在门口又看身边白衣汉子鱼贯而出,关山月嘴里叨叨着戏词,徐允诺叹了口气:“关老爷,您嘴能不能严实点儿。”

“我不出马怎能退了这一众贼子?”

徐允诺看着关山月自得的表情,欲哭无泪。

司法处办公室里,死性的保梁爱搭不理地看刀美兰,刀美兰一遍遍说:“今天不领人,明天领。”

“明天来。”保梁只重复这仨字。

“明天来,不是后天才能领人吗?”大缨子急吼吼地问。

“签字的人不在。”保梁这次换了句话,大缨子不高兴了,翻着白眼说:“你不是人?”

“我只有冰库钥匙。”

刀美兰看保梁哀求着说:“我们不签字,明天来领人。”

“明天我不在。”

两个女人生气地看着保梁,长根不知何时走进来,保梁抬头看着他。

长根看着两个女人问:“您二位谁是刀美兰?”

刀美兰充满戒备地说:“我。”

“我金缨。”大缨子抢着说。

长根打量了一下办公室,:“冰库钥匙,拿来。”长根身后门口的走廊里出现六个便衣军人,保梁慢慢地递过钥匙。

“在哪边?”长根问。

大缨子没心没肺地指着门口比划:“出门右转,噢不是,走廊拐过去到头。”

长根拿着钥匙往外走,四个军人进来,两人一个架起刀美兰和大缨子往外拖,大缨子惊愕地直嚷嚷:“干嘛啊!你们干嘛啊!”

剩下的军人拉上门,将保梁关在屋里。

司法处存尸处里,冷冷的冰柜一直摞到天花板,长根开门进来,刀美兰和大缨子被架进来,大缨子挣扎着:“干什么呀!哎你轻点!信不信我抽你!”长根看了看四周,又看了看蹬着腿不服气的大缨子和沉默着扭动身体挣扎的刀美兰,一句话也没说,退出去锁上了门。

照相机修理铺丁老师在收拾一片混乱的铺子,徐天从铺外进来。

丁老师慢慢直起身子,充满戒备地说:“不是走了吗?怎么还没完?”

徐天将相机摘下来,放到柜台上:“您歇着,我收拾。”

丁老师狐疑地拖了张凳子坐下看着徐天收拾,徐天一言不发,只顾蒙头干活,丁老师观察了一会儿,甚至开始指挥他了:“箱子,搬上头。”

徐天一声不吭地照做。

丁老师把脚翘起来说:“柜子推平喽。”

徐天一一照做,丁老师也没了脾气,徐天低着头跟丁老师说:“坏的东西算好多少钱,回头送来。”

“仨头没磕够,专门回来接着赔不是?”丁老师被折腾这一天,全是他弄不明白的事儿。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