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

金海看着田丹走进幽深的走廊,慢慢不见身影。他转身上楼回到自己办公室,小耳朵差不多快把金海办公室当成自己的地盘了。金海也没生气,拿起桌上的枪在小耳朵对面的沙发坐下来。金海转头跟身后的狱警说:“你们俩出去,让华子把药箱拿上来。”

土宝弯下腰提醒他说:“华哥和勇哥在最里面十七那间监舍。”

“那你去拿,门关上。”

土宝担忧地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眼嚣张的小耳朵,依言出去。

“还拿药箱?不打算直接弄死我?”

金海笑着看小耳朵说:“你的人在徐天家门口,让他们撤了吧。”

小耳朵说:“怎么撤啊?我跟这儿坐牢呢,说话他们也听不见。”

“梁子因我结的,咱俩了结。”

“徐天把事儿揽了,我跟他了。”

“小耳朵,天儿要真有个三长两短的,你也活不成。”

“当初你就这么说的,弄死他我兄弟活不成。现在我兄弟出去了,我无所谓。”

金海拿出子弹往弹仓里加,五个弹仓放了两颗子弹,说:“你那天带着人跑到我家里,冲我家里一顿开枪……”

小耳朵往沙发背上靠了靠,让自己坐得更舒服,说:“别聊了,现在枪在你手上。”

“听我说,你说了一些话我回去琢磨了好久,也没琢磨明白。”

“我说什么了?”

“你说江湖有江湖的规矩,当差有当差的规矩,不能两头都占着,你算个什么东西。”

小耳朵不知道他什么意思,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对,你算个什么东西,确实不能两头都占。”

“那今天,咱俩把江湖这头了了行吗?”

“怎么了啊?”

“我呢,有大事儿要办,比咱俩这事儿大,北平要和平解放了。跟你说这些你也听不懂。命我肯定是不能给你。一条腿抵我从前的不是,江湖这头儿就了了行吗?枪里有两发子弹,你搂两下,搂完之后放你出去跟你手底下兄弟说一声,别难为天儿了。然后你还得回来。”

“我没听错吧?”

“没听错,我还得说我当差的规矩呢?”

“又绕我。枪拿在我手上我就死了,这儿是你的监狱。”

“也对,那我自己来。”金海朝着自己的腿扣动扳机,弹仓旋转,但没响。

小耳朵愣了半天,缓过神来,直起身子嚷嚷道:“别跟我来这套。”

话音未落,金海又朝自己扣动扳机,依旧是空仓。金海笑着跟小耳朵说:“了结了。”

小耳朵从沙发上弹起来,感觉自己被算计了,但又不知道是哪儿不对劲,瞪着眼睛喊:“干什么呢!”

“小耳朵,我诚心对你,你别不往心里去啊!”

小耳朵梗着脖子喊,但底气并不足,说:“我出去就不回来了,徐天死得更快。”

“不能够,我信你,再加一枪。”金海又要朝自己开枪,小耳朵起身前扑,一脚踢在他手腕上,枪飞出去,子弹击到墙上。

金海咧着嘴直乐,说:“道上的理儿给了,我做狱长的,你也替我想想。”

小耳朵看看墙上的弹孔又看看金海,觉得背后的衣服都湿了,声音颤抖着说:“我替你想得着吗?早干什么去了?”

土宝拎着药箱刚到门口就听见枪响,大惊失色地冲进来,金海朝他摆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小耳朵见土宝回来,赶紧往门口跑,边跑边喊:“带我回去,带我回去!”

徐允诺坐在门坎上,祥子一伙车夫在门口,盯着十步外的汉子们。

祥子悄声说:“东家,这么下去不是办法,得想个办法撤。”

“你们别跟这儿杵着,往两头撒撒,看见徐天让他别往家来。”

对街小耳朵的人动起来,徐允诺扭头看。徐天斜挎着个相机,已经走到家门口。

徐允诺立即起身,用身体护着徐天,把他往家里推,说:“天儿,赶紧进家。”

徐天站着没动,看着周围的人。徐允诺催促他说:“进院子,快点。”

徐天看清情况,满不在乎地说:“爸,您别掺和,一掺和就乱。”

“啥!你惹的事儿,我不想掺和……”

没等徐允诺说完,徐天向连虎那帮人走了几步,车夫们也跟着动。

徐天站住脚步回头跟祥子说:“祥子,跟你们有关系吗?人家来找我的。”

一伙车夫也停了脚步,徐天走到小山一样的连虎面前说:“干什么来了?”

“我哥发话说要弄死你。”连虎说。

“合适吗?没我你还在牢里待着呢。”

“我哥在牢里了。”

“劫狱有代价,当哥的得有当哥的样儿,你出来他进去没毛病。”

精壮汉子们抽出衣襟里的刀,徐天看着白亮的刀片说:“等会儿,我死小耳朵还能活吗?”

“我哥说要你死,没说他活不活。”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