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徐天在前面一直垂着头走路,背影看上去很颓丧,田丹跟在他身后,眼神不敢离了他,生怕他把别人的摊子给掀了。徐天经过一个糖葫芦摊,又往折身返回,跟田丹擦身而过,田丹站在原地看着他挤进糖葫芦摊,她边上有两个男人,一个穿着长袍,一个穿着西装,看起来像是官员,田丹听见长袍男子说:“何市长女儿今天被炸死了,何市长也受伤了。”西装男子很诧异,问:“剿总干的?”长袍男子说:“剿总不会干,今天将军级的人物都在新华门对面参议会楼里,估计明天报纸就登出来谈和了。”他随后叹了口气说:“早点和早点太平。”

徐天捏着一串冰糖葫芦出来,走到田丹身前说:“看见你转头了。”

田丹意外地接过糖葫芦,笑着朝他道谢,看得徐天一阵恍惚。

囚车开过来,二勇伸出脑袋说:“三哥,上来吧。”

徐天偏了偏脑袋,示意田丹上车,田丹指着不远处的景山问:“景山……高吗?”

徐天瞥了一眼说:“你爬不动。”

“爬得动,上面能看到全北平。”田丹眼里看着景山,心里全是北平。

新华门参议会楼里,将军和大佬们坐在会议室内,彼此低声窃语。沈世昌看着对面一脸严肃的杜长官,有点坐立不安。会议室门开,剿总政工处长王克俊走进来,后面跟着一队宪兵。

会议室安静下来,王克俊口音略带方言,说:“军令部徐部长飞抵北平,司令长官晚一点过来,我代华北剿总通告各位……何思源何先生。”

一个手臂用绷带挂在胸前的长衫男人站起来,正是市长何思源,王克俊拿着份文件沉声道:“由何市长、吕复、康同壁等十一人起草接受中共和平改编通电,明日烦劳何市长亲自出城与中共接洽。在座各位如有异议现提出来,也可以等司令长官来再提,如无异议举手表决。”何市长胸前的绷带看上去让他更显悲壮,众人沉默着。

杜长官率先发言,依旧充满火气,甚至折断了一只铅笔:“还没打就投共改编,司令长官怎么不来,你一个政工处长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胡说八道!”

王克俊缓缓地说:“杜长官如果有异议可以离开这里,现在就离开。”

杜长官怒气冲冲地看着那队宪兵,没有站起来。

王克俊只当杜长官不存在,继续说着:“和乃大局,自今日起任何破坏和谈之人,为我所弃,今日之前任何对和谈不利之人之事,一经查实交由中共严惩。”

戴先生看着沈世昌,他渴望沈世昌能给一个暗示,哪怕一个眼神,但沈世昌垂着眼睛面无表情。王克俊看着众人说:“委员长要求司令长官送走校级以上军官,辎重团将校优先,天坛机场有六架飞机,异议者交接下属兵权,今晚可以走。”

杜长官把折成两段的铅笔“啪”的一声拍在桌上,王克俊终于看向杜长官,说:“飞机是我们的,北平外围是中共的,飞不飞得起来就不知道了。”

景山山顶有个亭子,几只风筝在天上飞,田丹手握冰糖葫芦仰头看着。风筝下面是灰色的北平,一望无际。有鸽群在远处金黄的紫禁城上空飞舞,田丹再往西眺望,那里是西山。

几步外的地摊前,徐天拿起一根发卡问:“有红色的吗?”摊主盯着徐天鼓起的衣襟,徐天低头看,才想起衣服里还有一架莱卡3D照相机。

东来顺饭馆的包间里,铜锅炭火,清汤沸腾,摆着一小盘羊肉几样蔬菜。关宝慧看着铁林夹着一片羊肉在锅里来回涮,然后放到宝慧碟子里。关宝慧本该沉醉于这样的照顾,这年月能在东来顺安安稳稳吃上羊肉,是一种地位的象征,但此时的关宝慧有些不安,她觑着旁边的铁林,他却很安心的样子。铁林的安心来自于一种破罐破摔的绝望,关宝慧的心虚在于她对生活的欲望里,本就不该出现羊肉。

羊肉很快见底,最后一片肉夹到汤锅里涮,关宝慧实在坐不住了,说:“你自己吃吧。”

铁林依然将肉放到宝慧碟子里,关宝慧怯怯地说:“都我一人吃了。”

“本来就三两肉,不多。”

关宝慧怀疑地看着铁林说:“对我这么好,要干什么?”

“从前我对你不好?你叫我往东不往西,你叫我下床我不上炕,你不给钱我不花,你回珠市口多冷我在外头等你消气。”

铁林话都说得没错,但关宝慧就是听着不是那么回事儿,她撇了撇嘴说:“就是要逛窑子。”

铁林嘟囔:“……我也不想。”

关宝慧扒拉着最后那筷子羊肉不舍得吃,轻声嘀咕:“胡说八道。”

“打最早那次跟你好被大缨子踹门,落下毛病了,喝什么药也不管用,以后也别喝了。”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