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徐允诺端着个托盘从灶间出来,迎头踫上铁林和关宝慧,铁林不得不停下来跟徐允诺打招呼,徐允诺不动声色地观察铁林的神色,问:“你啥时候来的?”徐允诺生怕田丹的事被暴露出去,铁林笑得一如既往,说:“我刚来,接宝慧回家。”

“宝慧啥时候来的?”

宝慧赶紧接话:“一早,你们都不在。”

铁林假装随意地问:“天儿呢?”

徐允诺心里一紧,说:“办事儿去了。”

“啥事儿?”铁林故作关心,徐允诺说:“跟美兰和大缨子一起找石匠刻字儿。”

“刻字?”铁林不解地问。

徐允诺一脸不悦地说:“你还是这家的吗?”

铁林怔了一下,说:“我觉得是啊!”

“给小朵刻碑,下午美兰和缨子去司法处签字领人,明天入土。”

铁林这才反应过来,假装愧疚说:“……这是大事。”

徐允诺皱着眉头往里院去。“司法处要不要我打招呼?”铁林在身后问徐允诺。

徐允诺一边走一边连头也不回地说:“不用……”

“徐叔,门口那些人是谁啊?”

“……小耳朵的人,说是要收拾天儿。”

“不用担心,我去轰走他们,没跟您说呢,我现在是处长了。”

徐允诺继续往里院走,不以为然地说:“轰去吧。”

铁林看着徐允诺不把自己当回事儿的样子,心里很不忿,他和关宝慧出来径直上车,压根没搭理小耳朵手下那些精壮汉子。

“不是说轰人吗?”关宝慧问铁林。

“我能轰谁?一大早徐天和大哥在这儿一桌吃饭,要干啥呢?他们把我轰走了明白吗?”

关山月在屋里拿起筷子吃饭。徐允诺坐在桌边发呆,关山月停下筷子说:“你吃啊?”

徐允诺一脸心事,说:“按倒葫芦浮起瓢,老是不消停。”

“几个葫芦几个瓢?你一个人两只手不够用,我替你按。”

徐允诺看着关山月无奈地叹了口气。

吉普车开在路上,铁林突然开口:“带钱了吗?”

“干啥?”

“饿了,去吃顿好的。”

“吃啥好的,没一件好事。”

铁林吸了吸鼻子说:“这年头好坏全凭自己。”

沈世昌家,依然有冰糖燕窝这种名贵东西在饭桌上,柳如丝小口地啜饮,七姨太在对面忧心忡忡地看着她。

“您有啥要说的吗?”柳如丝问七姨太。

七姨太赶紧摇头,柳如丝又喝了一小口,问:“我爸啥时候回来?”

“就说开会……”

“别这么烦我,天一黑我就走了。”

“小四,说句良心话我从来没有烦过你,倒是你讨厌我。”

柳如丝叹口气:“不讨厌,都是女人……有时候是冲我爸,姨太太一房一房地娶,娶了后头没前头。”

七姨太也轻轻叹了口气,说:“他也不容易。”

“谁都不容易。”

七姨太想了想,还是问出了口:“你跟冯先生分开了?”

“从来没好过。”

七姨太恍然大悟,说:“难怪。”

“难怪啥?”

七姨太说:“……老沈出门的时候叫长根做掉冯先生。”

柳如丝半晌没说话,七姨太感觉自己话说多了,赶紧嘱咐她,“不要说我告诉你的。”

“去多久了?”柳如丝问她,七姨太还在自顾自絮叨,“为啥要杀来杀去呀,我看冯先生斯斯文文蛮好的。”

“还要吗?”七姨太问柳如丝。

“……要。”

七姨太站起身说:“等一下啊,我去盛给你。”

柳如丝看着檀木案子上的电话,一下下地拨号。长根带着便衣军人们在柳如丝家里楼上楼下里外搜索,不见冯青波人影,正准备离去,楼上传来电话的声音。长根上楼梯接听,他拿着电话听筒没有出声,听着对方的动静。柳如丝也没有出声,屏息听着。

七姨太端着碗进来放在桌上,说:“小四,有点烫,小心一点。”

柳如丝挂上电话,七姨太敛了衣摆坐在桌边,关心地问:“给谁打呀?”

“没谁,问问晚上的飞机。”

柳如丝走回餐桌,人看起来呆呆的。

祥子把田丹送到象房胡同的茶水铺子.田丹掀门帘进来,看见一支支哈德门烟摆在桌上,徐天用刀子将烟逐支拨开又拨拢。男孩趴在桌子边,看看烟又看徐天。田丹走到桌前坐下,徐天抬起头问:“冯青波抓住了?”

“没有。”

徐天吃惊地问:“跑了?”

“现在应该在京师监狱了。”

“没抓没跑,不会他自己去监狱吧?”

田丹满腹心事地看着徐天说:“刚才在路上想,我可能对他下不去手。”

徐天看看田丹说:“不能够,你看着面,应该比我们都狠才对。”

“面是什么意思?”田丹困惑地问。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