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田丹完全掀开棉帘,跟金海确定了柳如丝的那栋小楼。田丹抿了抿嘴,只身往小楼去,金海皱着眉头在后面说:“你一个人?冯青波不好弄。”

“我要先看看。”田丹头也没回,鬓发散乱地走在风里。

柳如丝小楼的院门没有锁上,被风刮得一晃一晃。柳如丝和萍萍离开了,小楼里只剩冯青波一人。他看着柳如丝离开,在原地站了一会,又起身上楼梯,去梳妆台拿起那只琉璃柄电话拨号。院子下面,风吹着门,声音一声一声地响。

沈世昌家的电话在响,七姨太接过来,听是冯青波的电话,赶紧出门去喊沈世昌。此时长根扶着车门,沈世昌正要上车,看见七姨太从门里跑出来,边跑边喊:“老沈,冯先生电话。”

沈世昌听后皱了皱眉说:“冯青波?”

七姨太点了点头,沈世昌走回客厅接起电话。冯青波的声音听起来很疲惫:“看在我这么多年为你卖命的份上,让我见田丹一面。”

“……小四呢?”

“通知金海,他听你的。”

“不行。”

“她在狱里能知道我杀了田怀中,一样也可以知道背后是你指使的,让我见她一面。”

沈世昌对他丧失了最后的耐心,喊道:“叫我女儿听电话!”

“她去你那里了。”

“冯青波,最后说一次,今天晚上和我女儿走,不然就是你自己不想活了。”

“是的。”冯青波内心已然疯狂,沈世昌索性挂了电话,对七姨太说:“小四等下过来,留住她,不要让她走。”

七姨太看他发脾气,慌乱地应着。沈世昌从屋里大步走出来坐到车里,七姨太不放心地在后面跟着。沈世昌也不回避七姨太,临上车前冷着脸跟站在车旁边等他的长根说:“把我送到参议会楼,带人去东交民巷,把冯青波做掉。”

往常沈世昌从不当着七姨太的面说这些打打杀杀的事情,七姨太平素见惯了慈眉善目的沈世昌,都忘记了他本来就是个杀伐决断的人。她忍不住用手攥着披肩的流苏。

长根低头应了一声,关上车门,坐入前座。

田丹双手捂着暖水袋,一步步走入巷子,金海以及五个狱警在她身后远远跟着。

小洋楼院门被风吹得一下一下地开合,田丹走进院门,她用眼神示意金海他们留在门外。田丹走进客厅,她打量了一下四周,抬头看了看楼梯,伸手去试桌上汤碗的温度。

冯青波愣在梳妆台前,他抬头定定地看着镜中的自己。慢慢地,镜子里的冯青波警觉起来,他目光一点点燃烧,站起来往房外走。

冯青波出了大房,下楼梯。客厅里没有人,冯青波经过餐桌,去楼下自己房间。他从枕头下面取出匕首,等再到客厅的时候,目光被一抹红色吸引,餐桌上摆着那只红色暖水袋。

冯青波怔了片刻,冲出院子,院子里无人,冲到巷子,巷子里无人。冯青波再冲回小楼,楼上楼下疯狂一通地奔走,也没有看见人。冯青波喘息着,一刀扎向暖水袋,水汩汩地漏出来,还冒着热气。冯青波强压着自己快要跳出来的心脏去房间,匆匆穿了件青布长衫,围上围巾往外走。

田丹又坐回祥子那辆车里,金海和几个狱警在车边。金海觑着她的神色问:“不抓了?”

“等等,他只剩一个人了。”田丹拢了拢围巾,遮住了她大半张脸,金海看不出她在想什么,便转过头去盯着巷子。巷子口那头,冯青波顶着风出来,被愤怒燃烧的他完全没有平日的警觉,只往自己要去的方向大步走着。田丹一直在看他,眼神复杂,但不愤怒。

金海示意手下人跟着冯青波,冯青波一路疾行,人力车混杂在街面上。沉闷的一声爆炸传来,行人瞬间仿佛被暂停了一瞬,只有冯青波一人充耳不闻,依旧疾行。

另一边,阎若洲坐在吉普车副驾驶座。铁林和特务们从胡同里撤出来。特务四散,跟着铁林的四个特务挤进吉普车后座,铁林发动车子。

铁林问:“炸的谁家啊?”

“何思源。”

“是我一个人不知道还是大家都不知道。”

“就你不知道。”

铁林不满地停下拧钥匙的手:“到底你是处长还是我是处长。”

阎若洲蔑视地看了眼铁林说:“谁也没把你当处长。”

铁林扭头往后看了看,挤在后面四个特务虽然没说话,但都见怪不怪。

阎若洲催促铁林开车,铁林青着脸启动吉普车。

徐天和燕三喘着气到达象房胡同,民房外面围了许多人。徐天直愣愣地拨开人往里挤,刚才问话的那个警察拦着他,说:“别往里进。”

“我白纸坊警署的。”说完徐天又要往里闯。

“你说是就是?”

徐天看燕三说:“三儿带警徽了吗?”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