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书籍 > 新世界 >

第四十一章

华子走进刀美兰家院子里,喊醒睡得横七竖八的各位狱警:“老大给的金条都拿回家了吗?”

大伙七嘴八舌,“有拿回家,有派别处用场的。”二勇大声回答。

“把前天的事儿都忘了,田丹在牢里关着呢,你们出来干什么?”

狱警们都愣着。

“大伙出来认认老大的门,老大请大伙吃面。”二勇首先反应过来,大缨子在另一旁插嘴道:“还有菜呢!”

华子紧赶着问:“就这事儿吗?”

二勇使劲点头说:“就这事儿。”

“还有别的事儿吗?”

“没了,我们都是来吃面条的。”二勇识趣道,众警纷纷接话点头道:“来吃面条,就是不管饱……”

“走了,”华子对着狱警们说,“明天早上二勇带四个人来这儿接老大。”

二勇连声应着,众警顿时走空了,大缨子看着离开的狱警们的背影,满是抱怨地说:“煮了八斤面还不管饱?”

大缨子关上院门走回自家院子,看见金海坐在院子里,说:“哥……都走了。”

金海自己喝着酒,难辨情绪,问:“美兰还没回来?”

“没有,明天还说去给小朵刻石头呢!”

“石头?”

“给小朵刻碑,坟地也看好了。”

金海恍悟,马上就是小朵头七了,又问:“在哪儿刻呀?”

“天桥王石匠铺子。”

金海点了点头,对大缨子说:“你歇着吧。”

“不用收拾东西走了?”

“不收拾。”

“田丹不往回带了?”

大缨子正好说到金海的烦心事,金海皱了皱眉不耐烦地说:“别打听。”

“您让我去叫的人,这回折腾的。”

金海没听大缨子说什么,本想往屋里走,又停了下来,问:“还有酒吗?”

“沈先生金条白送了。”

“……你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呢!”

“我不说您也不会忘啊。”

金海被大缨子呛得无语,但还是硬着头皮说道:“现在就想忘,明天再说,拿酒去。”

“……凑合着少喝点,弄不好没了。”

金海瞪着傻妹妹。

徐天的桌上散乱着田丹从狱里带出来的一堆药瓶。田丹低头在成堆的照片找存取条子。

徐天挨个打开药瓶闻,问:“这些都要吃?”

“不要动。”田丹说。

“谁给你买这么多药。”

“十七买的,那两瓶生川乌和洋金花是给他的。”

“给他干啥?”

“不然我怎么从牢里出来?生川乌和洋金花有毒性,少量用镇疼止血,剂量大一些会造成假死。”

徐天不可思议地看着田丹说:“假死?”

“休克深度昏迷,病理上短暂心律衰弱,肌肉组织麻痹,类似假死。”

徐天感叹道:“你什么都懂?”

“我妈妈是医生。”

此时,院子里传来动静,是徐允诺和关山月的声音。关山月哼着曲儿,徐允诺的大嗓门传来:“我看天儿回来没。”

“后面有热水吗?”关山月问。

“给您把壶送进去。”徐允诺说着向徐天房间里走去。

田丹听见徐允诺的声音站了起来,说:“伯父回来了。”

“别出声。”徐天小声说。

“为什么?”

“看这些照相馆的条子。”徐天在田丹低头的时候,看到了她鬓边的发卡,徐天揉了揉自己的心口。

“都没用,只有照相馆给的照片编号和送洗日期,一式两份,另一份在送洗照片的人手里,没有送洗人地址,没办法和这几张照片联系起来。”

徐天叹了口气,对田丹说:“今晚你睡这儿。”

“你呢?”

“我跟我爸睡。”

“那要打个招呼,不然不礼貌。”

“他那人没谱,弄得好没事,弄不好把你送回狱里,比我大哥还上心。”

徐天正说着,徐允诺来敲门,喊道:“天儿,天儿!回来了?插门干啥?”

徐天赶忙回:“睡了。”

一句“睡了”,把田丹逼到了死角,一男一女,还“睡了”。田丹没办法再做出任何动作,只能干瞪着徐天,表达不满。

“听你声音就没睡,门口聚着一群伙计,是不是屋里藏什么了?”徐允诺满脑子都是那两箱手雷。只要房子够大,徐天藏一门火炮徐允诺都不稀奇。

徐天赶忙回道:“没有。”

田丹忍不下去了,准备去开门。徐允诺在门外说:“别以为我不知道,到我房间里来。”徐允诺脚步声远去,徐天看着田丹的发卡说:“这个是小朵的,明天给你再买一个,你扎着小朵的发卡我心里别扭。”

徐天说着走出去,转身将门关上,田丹怔了一会儿,卸下发卡。她头发散开来,扭头看床头徐天和小朵的合影。

徐允诺在屋里把玩着那架盆景,徐天抄着手进来问:“听戏去了?”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