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北平街上有三两辆军车驶过,行人、人力车、街边冒着热气的摊贩混在一起。田丹沿街走着,像一个初来乍到忐忑又新奇的女孩儿,与北平格格不入,田丹看着四周有些蒙。

她走到身前一个小商摊边上,问:“先生……先生?”

“当不起先生,您啥事儿?”摊贩看着田丹问。

“广顺大街怎么走?”

“远着呢!”

“这是哪儿?”田丹又问。

“北河沿,过筒子河往西您再问问。”

田丹听后露出笑容道谢。广顺大街两旁的杨树很高,很静,周围都是小洋楼,也都静静的。人不同,树不同,房子不同,这是另一种北平,这种静是属于权贵们的,猛然看上去似乎是乱世中一方净土,但这权贵所在处,却是乱世的策源地。田丹一户户地看过来,她走得很慢,最终停在槐花胡同8号的门牌前。她想了想,继续往前走,最终消失在了胡同拐角。

沈世昌的小汽车开过来,他沉着脸和长根下车,进入院子。七姨太在院里等着迎他,看到沈世昌她忧心地问:“家里一个人都没有,都带出去了?”

沈世昌脚步匆匆,大步经过院子:“一会儿小四他们回来,把院门关了。”

长根应着转身离去,七姨太跟在沈世昌后面:“戴先生在里面等半天了。”

戴先生站在客厅门口等沈世昌,他显得有些慌乱:“老沈,老沈……”

“戴老,家里有些事要处理,不方便,您请先回。”沈世昌面色沉郁地一边朝屋里走,一边说。

“剿总确定要跟共产党和了!”戴长官一脸急切,沈世昌猛然站住:“确定?”

“我来就是跟你商量这个的,你是主和的,现在不表态,我们这帮人哪里还有家事……”

田丹站在街边判断了下方向,她朝一处公用电话慢吞吞地走去,时不时还停下来歇歇。此时街角转过来一辆吉普车,是铁林开的。

田丹在路边丛中,她先看到了开车的铁林,车拐入槐花胡同的时候,田丹看到了车里的冯青波和边上的柳如丝。瞬间她就像被电了一般怔住了。过了半晌,她仿佛才活过来,开始环视四周,田丹看到不远处有个公用电话,她晃了几晃,朝电话走过去。

铁林看见槐花胡同8号的牌子停住车。长根在院子里拉开门,铁林看了看柳如丝和冯青波,两人也不下车,萍萍懂事儿地先下了车,铁林也跟着下车,还随手关上了车门。三四辆保密局特务的车随后跟进胡同,特务们陆续下车,长根看着铁林,铁林也盯着长根不忿地说:“你看啥?”

长根移开目光,朝胡同里看。

车里,冯青波问:“来这里干什么?”

柳如丝轻描淡写:“你不是要以死相报吗?现在不用死了,我也不用你报,进去随便说两句,再怎么说他也是我爸。”

“我怕进去出不来。”

“铁林在这儿,他不敢。”

冯青波歪头看了眼车外面牛哄哄的铁林,还是没动身子,柳如丝叹了口气:“我本来以为你死了,早知道这样还不如走。”

“我死了你还回来做什么?”

“昨天我爸电话里说,他不杀你,你就要杀他,所以没辙了。我跟他说,你如果要杀他先得杀我,他如果要杀你也得先把我杀了。”

冯青波没想到她这么说,于是说:“我不值得你这样。”

柳如丝的心疼着,但表面上旁若无事:“我糊涂呗。”

“为活命,进去认个错是吗?”

柳如丝怒了:“你大爷的!命好容易拣回来,你别得了便宜还卖乖。”

冯青波闭了嘴。

柳如丝叹口气:“是不太值,我爸也不怎么样,你也不怎么样,但我架在这儿了,总不能眼瞅着你们两个里面死一个吧?”

“谢谢你。”冯青波看着神情憔悴的柳如丝无从表达,柳如丝苦笑着说道:“太见外了。”

冯青波一人下车进入院子,铁林迎上去,殷勤地喊:“冯先生,我在这儿啊!有事儿随时叫我。”特务们堵满了胡同,长根准备关门,铁林拦住,“别关门,要关门我的人都进院里。”长根只能将门敞着,自己站在门边。

沈世昌家的客厅里,戴先生看着沈世昌说:“已经谈差不多了,就是部队防区怎么撤还没和共产党谈明白,两边都有戒心,怕交换的时候又打起来,剿总不给共产党北平布防。”

冯青波走进来,沈世昌看着冯青波,焦头烂额地问:“小四呢?”

冯青波没吭声,看着戴先生。空气顿时凝固了,七姨太赶忙插话:“我去叫小四,在外面?”

沈世昌疲惫不堪地摆摆手,示意她不要叫了。戴先生自顾自地说:“共产党提了一个对华北剿总团以上军官的安排原则,还有北平军政机构的接收办法,限令除夕之前军队全部撤出北平。”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