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听见燕三这么说,徐天感觉如坠深渊,他眼前一黑,身子摇晃了一下。

燕三眼疾手快地扶住他,也一副张皇失措模样:“刚里面二哥跟姓冯的在说……”

徐天狠狠咬了一下自己舌头,血腥直冲鼻腔,疼痛令他清醒,他把脚从凳子上放下来,说:“叫他出来。”

警署里面,冯青波已经把铁林说服了,势在必得地说道:“带我出去,我正式上报国防部二厅,由你主持北平站二处。”

“柳爷呢?您说她也知道这事。”铁林听后,眼睛一亮问冯青波。

“她应该离开北平了。”

“弄那么大动静,怎么让她走?”

“沈世昌是她父亲。”

此时,燕三来到监舍前,面色严肃地叫铁林,铁林故意没搭理燕三。

“合着你们一家子窝里反,我掺乎进来能落着好吗?”铁林回过神来问冯青波。

“你已经进来了。”冯青波早已将他算计。

铁林心烦意乱地问:“为啥?”

“二哥!”燕三又喊了一声。

铁林不耐烦地对燕三吼:“去去,门那边去,大缨子看着你男人,不然我真急了啊!”

“二哥,这是警署,您别冲我嚷嚷。”燕三一脸不悦。

“我当它是警署就是警署,招呼一声立马趟平这儿你信不?”

燕三脾气上来了,不屑地看铁林说:“不信。”

铁林暴怒:“有种手雷扔这儿炸!”

大缨子见燕三和铁林吵起来,急忙拉开僵着的燕三。

铁林扭过头瞅向正在看热闹的冯青波说:“咱们说哪儿了?”

“你已经知道沈世昌要投共,我们是一条船上的人。”冯青波答道。

“话就咱俩在这儿说,没准出门我就忘了,徐天现在火顶脑门子,说不好啥时候进来把你弄死。”

冯青波一脸无语,铁林看着冯青波脸上青红交加的样子,小人得志地说:“知道每回帮你办完事,你扭头不认账我心里啥滋味了?”

“二哥!”燕三声音喊得更大,铁林还当没听见,继续跟冯青波说:“咱们都是党国的人,投共肯定得灭……但我脑子慢,得捋捋,别把您捞出去灭来灭去,再让沈世昌把我给灭了。”

“诛杀通共分子本来就是保密局该做的事。”

“话是这么说,但我也当不了保密局的家。”

“我出去,你就可以。”冯青波不动声色地给铁林施加压力。

铁林琢磨了一会儿,跟冯青波说:“您知道吗,狼来了说三回,狼就没了,这会儿说什么都痛快,带您出去先得灭徐天,再灭那一车当兵的,您那么能的人都陷了,我一松神儿说不定就成了垫背的。”

燕三拉开门,铁林经过他的时候,蔑视地横了他一眼,也不管怒目相视的徐天,一屁股并排坐到长凳上。

徐天眼神冰冷看着铁林问:“田丹死了?”

“没有。”

“你刚跟冯青波说她死了。”

铁林不悦地说:“田丹死了你能把我怎样!弄死我?冯先生关着,你能把他怎样!弄死他?事想明白了吗?你就跟这儿横,弄得大伙儿都鸡飞狗跳。”

徐天抓着他的大衣领子喊道:“田丹死没死?”

铁林一把打开徐天的手,皱着眉头说:“没死,不信问大哥去,冯清波忽悠我,我也忽悠他。”

“他忽悠你啥?”

“看到这二十个兄弟了吗?保密局北平站行动组。从前我跟他们一样,事儿来了挨墙根儿站,不知道上头啥情况,现在他们站着我主事儿。”

“有意思吗?”

“意思大了去了,但主事儿也不容易……天儿,水太深,咱们可能玩儿不起了。”

徐天看铁林的眼神慢慢恢复正常,说:“你当我玩儿呢?”

“那些人是当兵的,要不是有保密局,手雷不用你炸,再来一车人连你带警署都炸了信不信。”

“不信。”

“车不在,没准已经叫人去了。”

两人沉默了半晌,各自想着各自的事。他们并肩坐着,阳光也在他们身上停留或移走,有时吹来一阵妖风,铁林裹紧大衣缩缩肩膀,系上帽子扣上大衣。天上轰隆隆地过了一架飞机,俩人谁也没抬头看。

等到飞机轰鸣过去,徐天铁林突然打破沉默:“怎么着……我也想不明白了。”

“你也想不明白,僵这儿长不了,要么让我把冯先生带走,要么弄死他,你定。”

徐天看着铁林混乱的样子,觉得自己更混乱,迷茫地看着铁林,旋即俩人又陷入沉默。

铁林从兜里摸出一只烟,狠狠嘬了一口,像下决心似的,说:“真的,你下不去手弄,我帮你弄。这回没诓你,拿关宝慧保证,你不是要掐我根儿吗?”

此时,一辆监狱的囚车停到警署门前,华子等一干狱警下来。特务将狱警挡在外围,金海从车里下来,绕过刚才手雷炸出来的那个坑,金海往上看两个兄弟。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