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长根开车回来,撞见柳如丝和萍萍两个女人离开,长根看了眼脸色不好的柳如丝,没有言语,柳如丝看都没看他一眼,径直走出去。

长根走进客厅,跟沈世昌回话说:“先生,人在白纸坊警署,被京师监狱金海的把兄弟徐天带走了。

“警署介入了?”沈世昌问。

“没有,警署只有三个警察。”

“不要蛮干,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另外安排几个人去小四住的地方,不要让外人见她。”

“明白。”

北平街道,柳如丝和萍萍坐在人力车上,风将柳如丝头发吹得四处飞舞,萍萍看着柳如丝问:“姐,我们去哪?”

“回家。”柳如丝面无表情地回答。

“他们在查冯先生现在在哪里。”萍萍说道,柳如丝转头,萍萍又说:“冯先生没死。”

柳如丝慢慢转过头来,目视前方,北平正午,太阳亮晃晃。柳如丝抬手想将乱发扎起来,问:“有发夹吗?”

萍萍解下自己的发夹,递给柳如丝。柳如丝接过发夹说:“不回家了,六国饭店。”

柳如丝系好头发,一如往常地说:“咱也查查人在哪儿。”

人力车奔跑起来,一头乱发的萍萍看着柳如丝在阳光里慢慢勾起唇角。

二勇站在小门边,来换白班的狱警陆续往里走。

“昨晚回家媳妇见着金子了?”二勇问宝根。

“他哪能让媳妇见着,藏着娶小呢!”另一个狱警笑着说。

狱警们招呼着往里走,旁边十七低头捂着一只口袋也往里走,二勇看眼十七手里的口袋问:“抱着什么?”

“药。”

“让我看看。”

十七打开袋子,二勇草草看了眼。来换班的狱警们在通道里行走,经过囚犯物品存放处,监舍里各道门禁哐哐响,要交班的狱警在检查囚犯监室。田丹此刻在牢房内,听着外头隐隐的哐哐声音。囚室门打开,是十七进来,怀里还抱着一壶水,外头哐哐的门禁声音更清晰,十七将门关上。

“药,水给您放这。”十七一边放东西一边跟田丹说。

田丹把药一样样取出来看了看,自己取出其中一样,和水吃了几粒。然后取了两种中成药丸,大约七八粒,递给十七。

“你吃了。”田丹看十七说。

“我不用,您用完我拿出去。”

“我要消炎换绷带,转过去。”

十七转过身子,田丹也转过身子,卸下外衣,露出一半肩膀,开始给自己消炎,换绷带,两人背对背。十七的喉结滚动,身子僵立着。

“药吃了。”田丹又说。

十七听见,拿起边上的水,和着那七八粒药咽下去。

“你是北平人吗?”田丹问十七。

“是。”

“成家了?”

“没有。”

“一个人?”

“家里有个老娘。”

“平时在监狱里管什么?”

“就管管人,新人送进来、登记、拍照、存东西、一些杂事都归我管。”十七身子晃了晃。

“把白药递给我。”田丹说道,十七半转身子去拿药瓶。

“那瓶。”田丹手指一个药瓶。

十七看到田丹脖子悬着的红围巾下面祼露的肩:“需要我帮您吗?”

“转过去。”

此时,来换班的狱警陆续进入更衣室,一群人闹哄哄地在换制服,十七站着有些摇晃。田丹换好绷带,衣服也穿好了,她转过身子看着背立的十七。

“我的私人物品放在什么地方?”田丹问。

“杂物处。”

“在哪里?”

“更衣休息处那边。”

“往囚犯监舍里面一边,还是往外一边?”

十七不说话了,他慢慢转过身子。

“平时锁门吗?”田丹问。

十七不理田丹了,开始收拾药瓶和水壶,但笨手笨脚地把水弄洒了,药瓶也翻了一地。

“你有杂物处的钥匙吗?”田丹看着晃悠身子的十七,他的眼神变得迷离。

“您给我吃的什么药?”十七感到不对劲。

“生川乌和洋金花,镇疼止血。”

“我不怕疼,血也不用止……”

“短暂心律衰弱,肌肉组织麻痹,归类于中毒现象,但剂量不大,一个小时之后缓解,对不起。”田丹一边说,一边收拾起那堆药瓶。

“您再要出去,老大肯定要把我弄死……”

“金海表面凶神恶煞,实际心地善良,他不会把你怎样,相信我。”

十七抓了钥匙强撑着往门爬去,但力气不支,瘫软在地。换好制服的狱警陆续走出更衣室,换班的狱警接过本子签好字往里走,此刻,十七躺在地上,视线模模糊糊。田丹脱了自己外衣,卸下红围巾叠起来,然后俯身下来拿过十七手中钥匙,解开十七的衣服扣子,卸下十七腰间的皮带,十七叹出一口粗气,彻底晕了过去。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