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街角,七八个群龙无首的特务在寻找铁林。羊汤火烧铺,铺伙计看着两个铐着的人不敢吱声。徐天和铁林一人拿了一个火烧,出铺子蹲到街边去吃。

“二哥,我好好跟您说,别再搅乎我的事儿了。”俩人默契依旧,坐在台阶上用手接着烧饼渣的动作一模一样,期间还因为手铐在一起,没法俩人一起接烧饼渣而不得不往一起靠了靠。

“你自己听听,把话再说一遍。”

“好好跟您说,别再搅乎我的事儿了。”

“你这是当弟弟该说的话?你有一天把我当哥哥过吗?”铁林不忿的表情加上凌乱的头发,显得格外颓丧。

“不管拿不拿你当哥,话也这么说。”

“本来今天我也是来收拾冯青波的。”

“你收拾他?他恨不得是你祖宗。”徐天大嚼烧饼。

“话别这么难听,早上出门宝慧说不去你家了,我心里也别扭。”

“干嘛不去?”

“咱俩撕破脸了呀!”

徐天不知说啥。

“不是我矫情,大哥在黑白两道向来横,你一个脑子不清楚的比谁都愣,我们仨做兄弟就得有一个怂,哪天我一不怂,你们就不习惯了。”

“没说要您怂呀!”

“我得怂,没有家底嘛!你家开车行,南城百十来号都是兄弟,大哥二百来号狱警,我什么也不是,只住个小房,头婚的媳妇是大哥家的,二婚的媳妇是你家的,媳妇一不高兴就到你那儿去,珠市口两进院儿老丈人和你爹都知道我阳痿,我不怂谁怂?”铁林索性破罐子破摔。

“你说这个干嘛?”

“和你说明白,省得你又揍我又铐我当什么也没事,我给你脸也不能老给,我大小是保密局北平站的行动组长。”铁林抖着腿毫无畏惧的样子。

七个特务聚过来,诧异地看铁林被徐天铐着。铁林挥挥啃了一半的火烧,示意特务走开。

“其实冯先生我无所谓,但眼前儿他出事我也出不了头了。”

“他是个混蛋。”

“知道他混蛋,其实田丹跟我也没有什么关系,她要死要活我管不着。”

“冯青波我已经抓起来了,别琢磨了,也别再动田丹。”

“我就是还跟从前一样接着做怂货呗?”

“谁也没让您往那儿想。”

“冯先生还有事儿没替我办,他是死是活我说了算。”

“二哥,为了出头您什么也不在乎了吗?”

“在乎什么?”铁林咽下最后一口烧饼。

“对错、兄弟、二嫂、关老爷子、大哥、缨子。共产党来干什么的?北平要换天了。”

“你们个儿大脾气大,都挡着我,我使使劲出了头给自己看。”

徐天皱着眉头,铁林抬了抬手,示意道:“解开吧,我这儿有七八个人呢,给你机会,你就抓住。”

“他们听你的吗?”

“给他们使个眼神儿,你就废了。”

徐天往身后看了一眼,七个特务挤一块,正热乎乎地喝着豆汁吃着火烧。

“他们都忙着呢,没人搭理你。”

铁林也往后看了一眼,有些泄气地说:“把手铐解开听见没?”

“解开了您想干什么?”

“回去拿保密局的命令,再找你就公对公地解决了。”

“那我们不是兄弟了呗?”

“解开。”铁林不耐烦地说。

徐天瞪着他,真心觉得他最近脾气越来越不好了,铁林甚至还朝他瞪眼睛,说:“该解开就解开,铐不了一辈子。”

徐天心想算了,他解开铁林的铐子,说:“我一会儿正儿八经去找你。”

“我等着。”

平源胡同金海家,六根金条放在桌上,桌上有一些吃剩的东西和餐具。金海把金条推给徐允诺,说:“拿回去,我得去狱里了。”

徐允诺又推还给金海,说:“你不收,我不走。”

金海不知道该怎么办,看着徐允诺很无奈的样子,说:“您要怎么说才拿回去?”

“收了,我就回去。”

“徐叔,我烦着呢……徐天劫狱劫的不是坏人。”

“不是坏人怎么被关狱里?”

“按说也该关,她是共产党,但局势变了,共产党来和谈的,和谈是好事儿。”

“以前你可不这么说。”

“见了位高人,跟咱不一样,人家接触的是党国的大人物,就要跟共产党和谈。”

“这些跟咱有什么关系?”徐允诺刨根问底地问,他试图在金海身上弄清楚徐天不爱跟他说的道理。

“不打仗,免得生灵涂炭。”

“跟这屋里咱们俩有什么关系?”

“徐叔跟您怎么说都不明白呢?”

徐允诺看着金海说:“是你自已说不明白,既然和谈好,田丹也不是坏人,就该放出去找那大人物谈,还关着干什么呢?”

“她得先关着。”

“关着的人就该关着,私下劫就不对,随便劫狱,还要监狱干嘛?”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