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沈世昌依旧坐在书房看书,但如果留意的话,会发现他一直停留在那一页。长根匆匆进来,一脸愧疚地说:“沈先生……去了八个人,还是被他跑了。”

沈世昌戴着老花镜片,抬头看长根说:“跑哪去了?”

“柳小姐住的地方,我们的人还在外面守着。”

沈世昌抬手挥走长根,把书丢到桌子上,半晌,沈世昌走向电话机。

冯青波拒绝柳如丝的帮忙,坚持自己消毒,他忍着疼痛一头虚汗,手却丝毫不抖,柳如丝在一边看着心里百味杂陈。冯青波调整着自己的呼吸,说:“刚才他们看见你,不然我已经死了,现在出去还是会死。”

楼上电话响了,柳如丝并不想理会,说:“我爸打的。”

冯青波叹了口气,说道:“这几天你救我三次,我这条命是你的,我说过以死相报,是因为我确实没有别的东西可以报答。”

电话一直在响,冯青波看着柳如丝说:“接电话,他是你父亲,如果叫我走,我立即离开这里。”柳如丝起身上楼,转身的瞬间,眼泪簌簌而落。

听筒里终于传来柳如丝的声音:“爸。”

沈世昌略有些急迫地说:“你没事?冯青波在不在你那里?”

“在。”

“他没对你做什么?”沈世昌问。

“我是保他命的人。”

“他很危险。”

柳如丝冷静地像一块冰,说:“因为你要杀他,怕他拿我要挟你?”

沈世昌急了,说:“你是我女儿!”

“他还在意我,不会的。”柳如丝不想再说话了,她只想再跟楼下的那个人坐一会儿。

“叫他离开,或者你回家来。”

“我不回家了,明天和他一起走。”冯青波就是一堵墙,她心甘情愿地一遍遍地撞上去,撞得头破血流,撞得粉身碎骨,撞得玉石俱焚。

“事到如今他不会走了。”沈世昌的声音听上去变得急切起来。

“不走他还能干什么?”

“不是我杀他就是他杀我。”

“他如果要杀您先杀我,您如果要杀他也先把我杀了。”

沈世昌那边半响没有声音,柳如丝接着说:“爸,这事儿就这么着了,您也别想太多,过了明天以后只当世上没有冯青波这人,您也没有过我这闺女。”

“小四……小四!”

电话里半天没声音,沈世昌看了看听筒,叫道:“……小四?”

柳如丝的声音还在:“爸。”

“你何必呢?”

“他一个人挺不容易的,让外面的人撤了吧。”

电话传出蜂音,沈世昌慢慢地把听筒放回去,长根一直站在门边。沈世昌摘下眼镜,狠了狠心,说:“再加些人手,明天他们从家里出来去天坛机场的路上做。”

“会伤到柳小姐。”

“小心一些。”

“还是会伤到。”

“……小心一些。”

小心一些,是沈世昌身上残存的一丝父爱,如果这也能算作父爱的话。

冯青波已经包扎完毕,他小心地穿上衣服,尽量不碰到伤口。柳如丝的脚步声传来,对他说:“走吧。”

冯青波垂下眼睛,手撑在沙发上,挣扎地站起来,柳如丝停在楼梯中间,她的声音也很虚弱,说:“我说明天我们一起走。”冯青波停住身子回望她,柳如丝继续说:“我让外面的人撤了。”冯青波疲倦地坐回沙发上,眉头紧锁,说:“外面的人不会撤的,我在这里休息一晚上,明天你走你的。”

柳如丝低声唤他的名字,冯青波苦笑一声:“不要误会,如果可以,我愿意和你去任何地方,以后过一过像人的日子。”

柳如丝的手捏在楼梯扶手上,她也苦笑一声,说:“那就好。”

“但事情已经开始了,天一亮只要我们出去就杀,就算你和我在一起也会死,所以你走你的。”

“不可能,爸爸不会动我。”柳如丝的自信不来自于沈世昌,而是“女儿”这个称呼。

“你自己出去,就不会动。”

柳如丝深知他的话是正确的,但她不敢相信,她拖着脚步回到楼上。

冯青波一人坐在安静的一楼,过了很久,扬声唤道:“林萍。”

“冯先生。”

“把枪给我,你去休息吧。”

萍萍有些犹豫,冯青波勉强地朝她笑了笑,说:“他们可能会进来,和你没有关系。”萍萍把枪拿过去,放到冯青波身边沙发上。她慢慢走回自己的卧室,回头看了看笼罩在阴影里的冯青波,又担忧地看了看楼上。

柳如丝站在窗边,从窗子看出去,巷子口影影绰绰,停着一辆吉普车。车灯亮过来,又有两辆吉普车过来,下来一些人与之前的人汇合。

冯青波坐在正对大门的沙发上。萍萍轻轻走过来,往茶案上放了一杯水,往沙发上放了一只备用弹夹,冯青波说了声:“谢谢……”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