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关老爷子、关宝慧和徐允诺三人在吃饭,三人俱不作声,只有冬蝈蝈的鸣叫。关老爷子一边吃饭一边哼着戏,断断续续地不知道是什么戏码,回头再看徐允诺,一脸心事,食不下咽的样子,关宝慧目光越过徐允诺看向院子说:“你过来呀,没来就在屋里吃起来了。”

徐允诺转头看到徐天,他怔了半晌也没回过神来,眼睛从窗户外一直跟着徐天坐到桌前,徐天什么话也不说,拿起筷子猛吃了几口饭,他突然想起来什么,又从大衣里掏出沉甸甸六根金条放桌上,然后继续狼吞虎咽。

徐允诺不明所以叫道:“天儿?”

徐天吃得豪放,“嗯。”了一声算作回答。

徐允诺小心翼翼地问:“没事儿了?”

徐天假装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儿,反问他:“能有什么事?”

“不用坐牢?”

“不用。”

“铁林呢?”

“不知道啊。”

关宝慧听这话急了:“你们在一块儿啊?你回来他怎么没回?”

徐天说:“他开车走了。”

关宝慧心平了下来,又升起一肚子不满,说:“就他忙。”

忐忑退散,怒气上升,徐允诺控制自己不在饭桌上发火,徐天问他:“福记车行管事儿的叫什么?”

徐允诺心里一慌,颤抖着手将筷子放下,说:“什么?”

“福记。”

关山月用戏腔插话道:“老盘,叫老盘,以前也是咱们家的。”

徐天放下碗筷:“吃饱了,我出去。”

徐允诺一拍桌子,眼睛瞪得跟车铃似地说:“哪儿也不许去。”

“爸,金条收好,大哥要回来的。”徐天一扭头,桌上的金条不见了,关山月老爷子若无其事地吃着东西。

关宝慧笑着:“爸,您这不叫藏,叫抢。”

关山月挪开身子,露出袍子下面的金条,依然若无其事,徐允诺站起身子往外走示意徐天说:“来前院。”

徐天站起来跟了出去,冬蝈蝈一直跟着徐允诺的走动鸣叫。徐允诺的腮帮子咬得死死地说:“站这儿。”徐天顺从地站在院子中间,徐允诺去墙根下找了根铁条,掂了掂,又放下,拿了根藤条。徐天习以为常地讨价还价地说:“爸,您手轻点,一会儿我还有事儿。”

“跪下。”

徐天嬉皮笑脸地跪下说:“我回来就是让您放心的,肯定不劫狱了。”藤条轮番抽下来,徐允诺抡着:“吃熊心豹子胆了!劫狱都干得出来,不许拿手挡!……还炸药!就仗着金海,回来跟没事儿似的,知道大哥扛多少……”

“您别累着自个儿。”

“嘴还犟!我让你犟,把你打残了就好了,跟家躺着省得出去惹事……”蝈蝈葫芦罐从徐允诺怀里掉到地上。徐允诺停了抽打,一颗心提起来,徐天拣起来,俯到耳边听看。

徐天龇着牙没皮没脸地抬脸看着老爹说:“你没打死我,蝈蝈摔死了。”

徐允诺小心接过葫芦罐,蝈蝈在里面又叫了一声。

“没摔死也冻死了,您先送屋里暖和暖和,藤条我举着。”

徐允诺恨得一跺脚,说:“……等着。”徐允诺进屋将蝈蝈葫芦罐放到窗台上,转身再出去,院子早就没有徐天的影儿了,地上扔着藤条,关宝慧从后院转出来,问:“徐天劫狱了?刚听明白……”

徐允诺一脑门官司,关宝慧心里的担忧又浮上来:“铁林没惹事吧?”

铁林回到保密局,将左轮手枪放回抽屉,然后敲了敲阎若洲的小办公门,里面没人回应,铁林索性推门进去,小办公室里没人。铁林退出来问道:“不是处长叫吗?”小林头也不抬“嗯”了一声。

“他人呢?”

“办事去了。”

小林的轻视让铁林感到烦躁。铁林站在小办公室俯视着台阶下的办公桌,他不断大口吸着气。保密局大办公室里的人差不多都走光了,铁林转着他的左轮手枪,子弹一粒粒放进去,将弹仓打开又合上,铁林干脆起身进了小办公室,他坐到阎若洲的椅子上,将脚翘到桌上。

福记人力车行外,一些车夫在门口待着,一条大汉盘着腿在凳子里吃窝头。徐天进来打听老盘,老盘站起身。

徐天看着老盘:“我叫徐天,你认识我吗?”

“不认识。”

有车夫认识徐天,他赶紧插话说:“珠市口徐记车行少东家。”

徐天纠正道:“什么少东家,白纸坊警署徐天。”

“什么事?”

“147号车在不在?”

老盘转身问车夫们说:“在不在?”

另一车夫说:“刚出门,回家了。”

徐天问:“他家在哪儿?”

“油房胡同。”

老胡和燕三在警署里看着徐天匆匆进来去自己抽屉里拿出大手电筒,燕三惊得站起来,徐天朝燕三伸手问:“枪呢?那支枪。”燕三愣愣地看着徐天说:“天哥……”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