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铁林家外,寒风刮着,小汽车停在吉普车边上,萍萍和司机坐在车里。房间内,煎好的药倒入碗里,整整三大碗。

关宝慧穿着外套说:“把药喝了。”

铁林手里翻着杂志,眼睛盯着妖娆的杂志女郎。关宝慧把药端过来放在他面前,催促着说:“画上的女人你也看。”

杂志还握在铁林手上,他看着三大碗药:“让你多打听徐天的事儿,你倒好,把我这点事全跟他说了。”

“叨叨一宿,不就是说你拉冯先生去宝元馆吗!”

铁林捏着鼻子端起一碗,一饮而尽。关宝慧边收拾着自己边说:“今儿我看见他什么也不说了。”

铁林撇了眼关宝慧,心里不满地说:“你还想说什么?”

“这两碗也都喝了。”关宝慧看着桌上剩下的两碗汤药说。

“徐天是愣头,说多了我无所谓,他吃亏知道吗?”

关宝慧没理会铁林说的话,催促道:“喝呀!”

铁林捏着鼻子喝下第二碗。

“说是新方子上药劲。”关宝慧不满地看向铁林:“一宿叨叨我给徐天传话,药顶哪儿去了?”

铁林苦不堪言地放下第三个空碗:“你家里待着吧。”

“待不住,送我去爸那里。”关宝慧穿好衣服,准备要走。

“以后我成你司机了,还做不做正经事儿?”

“等你当上处长,给我派个司机,就不耽误正经事。”

铁林无奈,跟着关宝慧下楼。院门前,萍萍的目光随着关宝慧和铁林从楼上出来,铁林打开吉普车门,让关宝慧先上车,自己拉开驾驶座车门。

萍萍急忙从车上下来,叫铁林,铁林听见,转头看见萍萍,怔在车边。

关宝慧探出身子问:“谁呀?又一女的。”

“正事。”铁林回答。

关宝慧不高兴:“你要敢上她车……”

没等关宝慧说完,铁林就关上了吉普车门,疾步走到萍萍身前,铁林看着萍萍笑着说:“冯先生找我?”

“柳小姐找你。”萍萍说。

“真的?”

“上车。”说着,萍萍转身要进到车里,但铁林站在原地看着萍萍问:“急吗?不急我先把媳妇送老丈人家,一会儿我自己过去。”

萍萍看了眼铁林:“胭脂胡同顾舍知不知道?”

“小宝嘛……”铁林回头往吉普车里看了看:“知道。”

“柳小姐只约你。”

铁林想了一下,说:“冯先生不来?”

萍萍没说话,铁林看了眼萍萍,识趣地说:“明白!”

萍萍坐进小汽车,铁林有些喜形于色,但收敛了脸上的乐才转过身子上吉普车。

“跟谁聊天聊这久!”关宝慧不高兴地说。

“上次在北土城小树林怎么说的?”铁林瞬间来了气势,“别老跟我臭来劲!”说着,开着车子离开院前。

空旷的监狱院子,高大的外墙,森严的内墙囚窗,院子里基本看不出昨晚折腾过的痕迹,金海、华子、十七、二勇和三个狱警在院子中央,远处有工人在收拾炸后的废墟。一张纸贴着乱草被风卷得忽上忽下,纸终于飞起来,贴到一张人脸上,金海伸手将纸从华子脸上拿开,金海看着纸,是他的监狱结构图。金海喜怒难辨地一点点把纸叠好,装入衣兜。

华子手里拿着田丹的红围巾,“三哥说是您让来提连虎……”华子忐忑地看金海说,心里七上八下的,知道犯了错。

“说你就信?”金海没好脸色地看华子说。

“正好前天八青也从狱里……”

“十七。”金海突然喊道,十七连忙跑到金海面前。

“八青从你手里跑的。”金海看着十七问。

“是。”

“跑哪儿了知道吗?”

十七看了看华子:“他回家了。”

“跟二勇去弄回来。”

十七愣着,不知道该怎么办。华子听后,知道自己说错了话,立即心急起来,说:“老大……”

金海不耐烦地命令华子闭嘴,十七和二勇见金海发脾气了,连忙离开。金海又看向华子,华子惊惶地看金海。

金海平下气来,说:“不怨你。”

华子看金海眼泪都快下来了:“老大,都怨我不该信三哥……”

“会不会聊天?我说不怨你,你不该信谁?”

华子垂着脑袋。

“早年关亲王那屋还能用吗?”金海问华子。

“能用,里面东西齐全,连火盆都有。”

“收拾出来,关田丹用。”

华子迅速答应,金海示意华子离开,心里一团乱麻。

华子欲走,想了想又壮着胆问:“三哥怎么弄?”

金海不回答,看向华子手中的围巾:“这围巾怎么回事儿?”

“田丹的,大概是十七拿出来给她的,有一回想拿让我看见了。”

金海伸手拿过围巾。

监狱里有一个鼻青脸肿的徐天,额头上还淌着血,他躺在铺板上皱着眉,晕了过去,小耳朵蹲在地上瞪着他。徐天做起了梦,街道空无一人,徐天拉着一辆人力车,贾小朵坐在车斗里。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