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监狱内回响起沉闷的警笛,田丹听到外头隐隐的拼吼声,她回身看着高高的小窗,解开红围巾扔上去。红围巾搭上小窗,一半飘到外面。沉闷的警笛中夹杂着拼斗声和虎吼声,徐天往里走,他身侧的监舍一间间恢复照明。燕三和小耳朵一伙顶开铁栅栏,从排水道里冒出来。

小耳朵伸出脑袋:“啥动静?”

“天哥在里面的动静。”

小耳朵环视着密密麻麻的高墙小窗,头疼地问:“哪间?”,等他再回头看燕三已经蹲在地上,用手电照结构图纸。一众灰头土脸的汉子,茫然四顾。

“看什么呢!凿哪里!”小耳朵急切地问。

燕三直起身子挨着墙根跑,打着手电照窗子。一伙人跟着,罩神在自己监舍看着小窗上晃动的手电光。监舍外,通道里,徐天在挨个用钥匙试着打开通向特别监舍通道的锁。

燕三的手电光指着罩神的窗:“这儿!”

小耳朵看了一眼燕三,又望向窗口,问:“没错?”

燕三:“错不了。”

有一个汉子上前抡镐子,小耳朵着急了,朝他们喊道:“直接上炸药!”

徐天正路过罩神的监舍,罩神见徐天向田丹的特殊监舍走去,瞪大眼睛问:“劫女共党?”

徐天看了眼罩神,说:“就你明白。”

罩神:“把我也捎上。”

“你杀人贩枪贩烟土,跟这儿待到死吧!”徐天大声说道。监狱通道外,传来华子声音:“冲进去,到里面,徐天要劫女共党!”

徐天打开了特别通道的铁门,往通道那头看过去,连虎且战且退,华子冲连虎喊道:“连虎,再动手开枪了!”

监狱后院,小耳朵一伙人已经安好了炸药。

其中一个汉子说:“爷,点了?”

小耳朵:“点!”

燕三的手电划过相邻几个窗口,又划回去,他看到其中一扇小窗上飘着红色的一角,炸药引子蹿起来。燕三连忙喊道:“不对,是这面墙!掐了!”

小耳朵着急地喊向旁边的手下:“快掐!”,说完自己却抢先一步冲上去掐断导火索,一脸崩溃地冲燕三喊,“到底哪儿!”

燕三此时已经跑到红围巾飘着的高窗下面了,疯狂地指着喊:“这!”

徐天转身去开罩神的门,罩神的眼睛盯着钥匙,监门一开,罩神冲出来给了徐天一拳。然后就要往特别道通里跑。徐天拼命拦住他,将罩神暂时击退,反身退入特别监道,用钥匙从里面锁上。

徐天看着罩神说:“你在这里替我挡着吧!”

罩神抵着铁门转过身子,连虎巨大的身躯压过来,四五个狱警挂在连虎身上,连虎怒吼着将狱警们甩出去。

华子朝连虎喊:“你再动一手指头,我就开枪!”

连虎停下手,看了看与他并肩贴门站立的罩神。监舍通道里几乎挤满了狱警,华子一头汗,向众狱警喊:“上铐子!”

一个狱警拎着铐子上前,被连虎一掌岳飞,枪响,子弹击在铁栅和墙上冒出火星。监狱里头,田丹听着咫尺之遥的枪声,抬头看到了鼻青脸肿、破衣烂衫的徐天正笑着跑向自己。连虎胳膊中弹,依旧挺着身子,罩神看着眼前的局势,紧闭双眼,实在后悔自己参与其中。

华子大喊:“铐死了!”

四个狱警拖着铐子上前。铐了一半,连虎又开动,更多的狱警扑上去压制连虎。

罩神从人缝里爬出来,爬回还开着门的监舍,从里面死死拉住监门。另一边,徐天用钥匙打开田丹的监门,他抬头看小窗上的红围巾。飘着红围巾的高窗下,炸药引信冒着火花在蹿。

“天哥,炸药!”燕三的声音隐隐在窗外声嘶力竭,传向田丹的监舍,“要炸了!”

徐天听着,立即打开监门进去,二话不说,直接把田丹推到墙上,用自己的身体将她压住。田丹在徐天怀抱中挣扎了一下。

徐天用身体压制住田丹,他顾不上田丹只穿着单衣,他的胸膛贴着田丹的背:“别动!”

田丹轻叹一声,贴紧徐天,一声巨响,后墙土石飞溅。整个监狱都在震动,连虎背靠的铁门墙栓土石松动,一时间连虎和狱警都愣住了。

华子绝望地喊:“里面!外面!快!”

众狱警糊涂地看着华子,不知道到底要跑向哪边。华子着急地说:“绕到后面去,里面炸开了,三哥要劫女共党!快!”

一通道的狱警又纷纷往外跑。土石烟尘中,小耳朵当先冲进来。

小耳朵看见徐天,一把揪住他:“连虎!徐天,连虎呢!”

“外边儿!”徐天回答。

小耳朵看不到连虎,满腔怒火喊道:“你又耍我!”

通道外面传来连虎的吼声,小耳朵和后续进来的精壮汉子往通道里走去。徐天把钥匙扔给小耳朵:“小耳朵,钥匙!”,人慌马乱,钥匙没接住掉在地上,小耳朵四处找,徐天拉着田丹往破洞处走。监狱里枪械库的门打开,狱警们进去,轮番在一排排的架子上取枪。持枪的狱警们从枪械库出来。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