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第2/6页)

“宝元馆周老板认识吗?”徐天问。

“宝元馆?”

“樱桃园北口的照相馆。”

关宝慧怔了怔问:“干什么?”

徐天说:“昨晚上人死了,照相馆被烧了。”

“问我干啥?又不是我烧的。”

“二哥昨晚上从这儿跟您一起回的家吗?”徐天问。

关宝慧用不耐烦掩盖着心虚,说:“不回家还去哪儿?”

“对,去哪儿了?”

关宝慧瞪着眼睛问徐天:“你审谁呢!”

“二嫂,说实话吧!”

“你不会觉得是铁林干的吧!”

关山月从厢房里出来,打岔打得正好:“那谁干的?”

关宝慧转向关山月:“爸,没您事儿,进屋去。”

关山月问:“徐天,有没有我事儿?”

徐天说:“有您女婿事儿。”

“他不会跑了吧?跑得了吗!北平被围得铁桶一样,汉军齐斩斩白枪白马银盔甲,领头的胯下一匹赤兔马……”

关宝慧大声打断,他说:“爸!”

关山月收声,若无其事地进了厢房,关宝慧看了看徐天接着说:“有个叫冯先生的,昨天在北土城小树林差点要了我和铁林的命,我一个人不敢在家里待。铁林出门,我来这里,再这么下去以后就住这里得了。”

“昨天晚上二哥找冯青波了吧?”

“找了,去东交民巷那边的一个院子里把冯先生接出来,拉到樱桃园北口,后来照相馆死人了?”

徐天生铁林的气,但也不能完全不管他,徐天只当是铁林被冯青波迷了心窍:“二嫂,您要真在意二哥,就劝他离冯先生远点。”徐天抛下这句话,就走出了后院。关宝慧想叫住他,又不知道叫住他跟他说什么。

“爸!”

徐允诺听到徐天的声音,从院门外面走回来:“大白天自个儿家喊啥。”

“您别出门,有事儿叫祥子他们出去办。”

徐允诺问:“怎么了?”

“街上不太平,昨晚上死人了。”

“谁死了?”

“该死的死了,本来该死我手里。”

徐允诺怔愣着,眼看儿子又出去了。徐天从自家出来后,沿街走了几步,回头看着那两个穿白衣的精壮汉子,汉子起身也走了几步。徐天向他们招招手,汉子跟上来,徐天往前大步去。

金海和冯青波在客厅里干坐着,冯青波起身往里间走去。金海拦住他,语气依旧恭敬:“冯先生,我费劲巴拉问出来的消息,您一句假的就啥事儿都不算了,这有点不合适吧。”

“知道我为什么还陪你坐在这里喝茶吗?”

“真不知道。”

“消息是假的,但你还有用。”

“为了几十根金条,我容易吗?把共产党得罪了,两兄弟也都不高兴,您能说说为什么先农坛这事儿是假的吗?”

“其实金条也不是不给你,区区几十根而已。”

“是没多少,您看不上,我也不太在意。”

冯青波笑着看他:“那你在意什么?”

“信用,说出口的话算数,唾沫星子钉钉儿!”金海有点儿生气。

“据说你黑白道都走,说话从来算数吗?”

“黑是黑,白是白,您和柳爷可以说出我哪段儿死活过不去了,别把我当猴儿耍,每回说好了翻脸就不认。”

“猴子如果和人在一起,难免会被耍。”

金海的脸阴下来:“冯先生,我就是一草民,您犯不上的。”

十七窝在院门对面的太阳地里打瞌睡。徐天进入巷子,后面跟着两个精壮汉子,十七站起来,徐天一愣:“你怎么在这儿?

“昨晚您一开门,八青跑了。”

“跑这儿来了?”徐天看看小洋楼。

“老大在里面,八青跑回家了。”

徐天上前拍院门,十七扭头看着两个精壮汉子,徐天把院门拍得很响,萍萍从里面柜子里提出M3冲锋枪,准备往外去。

“林萍,给我。”

萍萍将枪交给冯青波,自己向外走。冯青波把枪放到茶案上,片刻,徐天跟着萍萍进来,两眼直愣愣地看着他。

萍萍垂手立着,冯青波看着徐天,但话却是给萍萍说的:“你进去。”

萍萍低头转进里间,冯青波打量徐天,果然是他当时在庆丰公寓见过的那个人:“找我?”

“大哥。”徐天恭恭敬敬地先跟大哥打了个招呼。

“来拿金条。”

“聊完了吗?”

“聊僵了。”

“那聊我的?”

“行。”金海喝了口茶,但早已经凉透了。

“冯青波,我刚从庆丰公寓过来,你知道我是谁。”徐天盯着冯青波,还是当日在门房看到的那张脸,但气质似乎有点儿不太一样。那个冯青波是朝他笑的,眼前的这个,正充满戒备和敌意地看着他。

“徐天,白纸坊警署的。”冯青波整好以暇,整理了一下袍子下摆看着徐天。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