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

徐天下意识用手摁自己身上相应的位置,田丹说:“是我身上的位置。”

徐天的身子在隐隐颤抖,他为自己刚才的沉沦感到羞耻。他退开两步,盯着田丹,再扭头看十七,来回走了几步。

“徐天。”

“别叫我!我那两个小时在干什么……把罩神送到警署我就回家了,二嫂回来,我劝二哥……”徐天不停地用手捶自己的头,他懊丧地想一头撞死在栏杆上。小朵本来不会死,都怪自己,都怪自己。

“徐天,记不记得贾小朵对你说的最后一句话?”田丹温声说话,努力把徐天从懊悔里拽出来,“什么话……她说,徐天你走还是不走?”

田丹看着徐天,引导着徐天把情绪收拾好。

“大哥不高兴,我没理她。”

“她对你说的第一句话呢?”

“第一句……”

“你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徐天烦躁地说:“谁能记得第一次见面时说什么!”

“你第一次见面时,你问我的第一句话是,你是谁。第二句你对我说,女共党。第三句我问你金海是什么人,你说是大哥。”

徐天盯着田丹,田丹的眼神像是在鼓励他。

“我对你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

徐天冷静下来:“你说,你叫田丹。”

田丹接着说“鲜血让凶手兴奋,让他冒着危险不愿离开现场,两个小时看被害人慢慢死亡,是延长作案快感。嗜血的人大多恋物,为使快感保持更长时间,应该会保留受害人的东西。你去查其它三个受害人的留档卷宗,找她们的家属,看被害人在现场有没有少随身的东西,包括贾小朵……”

“小红袄抽烟,这条线怎么捋?”

田丹说:“凶手平时可能并不抽烟,但被受害人鲜血刺激的那两个小时里,他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烟是下意识行为,平时甚至根本不会抽。”

一幅幅画面在徐天脑中闪过:司法处尸体存放处门口走廊,徐天划着火柴,周老板俯头过来点燃,徐天盯着周老板往里吸了一口,周老板一口烟全呛出来,咳得心肺都快要出来了。

田丹接着说:“凶手应该单身独居,或者家不在北平,物色跟踪受害人到实施作案无法一次完成,单身独居方便作案,经常深夜行动不被人注意。”

通道另一头传来铁栅门的声音,徐天转头看过去,十七消失在原来的位置,又折回来往第一个监舍看了看,慌张地出去。

八青不见了,解开的铐子挂在铁栅上,十七惊惶无助。

监舍里很安静,十七不敢大声说话:“人呢?”罩神阴兮兮地笑。十七往外跑,一间间监舍看过去,监舍里的囚犯大多都在睡觉。

徐天看着田丹,他在心里将小红袄和周老板迅速对上号:“你说小红袄平时的职业可能跟色彩有关,有条件盯着人看,会不会是拍照片的?”

“有可能。”

“我走了,有什么事要我办吗?”徐天在心里认定了周老板就是小红袄,他一刻也不能等,他要抓住周老板。

“没有事,不要找冯青波。”

“得找他,他杀了你爸。”

“没有刀口照片,不确定。”

“小朵照片也没有,你怎么知道这么清楚。”

“不一样。”田丹无法说服自己,更无法说服徐天。

“都是杀人,都用刀!”

“徐天,你要听我的,我没有别人可以依靠,你不安全,我就不安全。”她此时显得无力又无助。

“找姓冯的我不安全?从今儿起他不安全了。”

“看不到刀伤我不确定!”田丹着急了,她害怕徐天贸然去找冯青波,造成她无法承担的损失。

“天一亮我找人到司法处重新拍。”

“徐天!”

“我知道小红袄是谁了。”徐天迅速打断田丹,田丹怔了怔,徐天说,“明天来告诉你。”

“徐天……明天来告诉我小红袄是谁,但照片不用拍了,这袋子是空的,人也不会留在司法处。”田丹劝阻着徐天。

“不在司法处在哪儿?”徐天皱着眉头,刚才的迷乱已经不复存在,他现在急不可耐地要把小红袄绳之以法。

门禁都锁着,门禁区里二勇在吃东西。十七奔过来:“刚刚你在这里吗?”二勇将吃的隔着铁栅递过来:“来点?”

“刚刚你在这里吗!”

二勇说:“刚去找点吃的。”

十七蒙了,二勇见他神色慌张,问:“怎么了?”

“没事……”

徐天拿着牛皮纸照相袋从监舍通道匆匆出来,说:“开门。”

二勇跟徐天打招呼,徐天看着十七,眼睛里充满焦灼:“快点。”

十七没有钥匙,门禁区里的二勇放下吃的,把门从里面打开。十七跟着徐天进入首道门禁区,二勇接着打开向外的门,徐天出去。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