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雪下的更密了,这是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徐允诺从屋里走出来,四处找不见徐天,看见墙上架着梯子,仰头看见一个人坐在房檐上。徐允诺透过风雪,在下面喊了:“天儿,你在房顶啊?天儿!”

徐天转头向下看发现是老爹,又转回去。他眯着眼看,脚下是连绵不绝的房顶,现在都被雪掩埋了,黑漆漆的夜里,只有白雪隐隐反光,再往远了看,城楼还矗立在那儿,它好像永远都不关心脚下的事,一直在那儿站了几百年。徐天对着偌大的北京城喊:“坐会儿,燥得慌!”

铁林从后院跑回来,看徐允诺正扒着梯子要往上爬,结果滑了脚差点栽倒。铁林赶忙扶了他一把,说:“徐叔,你干什么呢!”

“天儿上房顶了!”徐允诺怕徐天喝了酒,从房顶上栽下来。

“您先去后院暖和着,我上去喊他。”

“你行吗?”

“肯定比您利索,赶紧去吧,我岳父找您呢!”

徐允诺往后院走去,铁林上了梯子,他头冒出屋檐,看到徐天坐在瓦脊上。铁林没吭声,又顺梯子退了回来。

他瑟缩着回到房间里,金海歪在床上好像已经睡过去了,铁林轻声喊着大哥,金海应了一声没睁眼。

“喝多了?”铁林谨慎地观察着他。

金海翻了个身,吓了铁林一跳,嘴里嘟囔着:“缓缓……”

铁林蹑手蹑脚地去拿炕头上的那个照片袋,刚把照片从袋子里抽出来,金海就翻了个身睁开了眼。铁林松手,抽出的照片掉到地上。

金海呢喃着:“你干什么呢?”

铁林从炕边收回身:“没什么。”

“不可能,瞧你这样就不像要干什么好事儿。”

“我想拿瓶酒上房顶,您还喝吗?”

“上房顶干什么?”

铁林说:“徐天上房了,可能刚才说话不对付,我去劝劝他。”

金海起身:“跟他说我先走了,大缨子一人在家,晚了不放心。”

“大哥,您说我为啥怕您呢?”

金海没吭声,盯着铁林看。铁林知道金海已经喝醉了,但还是有点忐忑:“不是因为大缨子哈,事儿都过去那么多年了。”

“你要怕我,可能是又想干些事儿怕让我知道。”

“啥事儿呀,我想知道的事您都比我先知道。”

金海不吭声,准备下炕。

“我给您拿鞋。”说完,铁林俯身将那些照片往炕缝底部塞进去,再将金海的鞋并排拖到炕边,金海伸脚穿上鞋,看铁林半晌。

铁林心里发毛:“大哥?”

“对不住啊,在冯先生那儿呛了你行。”

“也没啥,咱们都是自己人。”

“跟我一起走吧。”

“不走了。”

“那记住这句话,遇上事让着徐天点儿。”金海似醉非醉,铁林心不在焉,随口敷衍,“肯定的,我是他二哥。”

“容忍他对你有好处。”金海笃定地说。

铁林愣了一下,说:“啊?”

“田丹不死,他肯定得上共产党的道,你别一条道走到黑。”

“明白,兄弟会帮衬他。”

“也跟宝慧说声对不住,缨子是我亲妹,我就这么个亲人,巴掌总不能扇她脸上。”

“是宝慧不对,我回去还抽她了呢!”

“明儿有空去看看大缨子,昨天晚上她被人绑了。”

“啊,谁呀?”

金海没理会铁林,他走出屋子,雪依旧纷纷扬扬地下着,雪花不断落入金海的衣领里,带走了他几分醉意。金海仰头冲着房顶说:“天儿,我回去了,别在上头待着了!”

铁林掀了帘子从屋里露出来半个脑袋喊:“谁绑的大缨子啊?”

“小耳朵,徐天把事儿解决了。”

金海慢吞吞地往外走,铁林追上来:“大哥,就这么走了?”

“党国的事儿不太靠得住,冯先生跟咱们不是一种人,一脑门子扎进去再想退出来就不容易了。”

“明白。”

金海拉开院门出去,铁林愣了一会儿,又走回徐允诺房间,费劲地从炕缝里抽出那几张照片。他翻着看了看,逐张卷成条状塞入炭火铜锅炉膛。铁林站着看了一会儿,离开厢房。烈焰腾起来,没人的屋子也很暖和。

雪片飘摇,徐天坐在房顶上,看着金海拘着身子在下面街道里走远。

铁林提着一瓶酒,拿着大棉袄,再次上了屋顶,他说:“天儿,下不下来?搭把手。”

他反手将大棉袄甩给徐天,说:“穿上,也不嫌冷。”徐天拉着棉袄将铁林扯上屋脊,然后披上大棉袄。铁林并排坐下,自己喝了一口酒,将酒瓶递给徐天,“坐这看啥呢?”

“咱们住的地儿,北平。”

“大哥走了。”

“看见了。”

“我说大哥一走,北平就剩咱们兄弟俩了。”

徐天喝着酒,低低答应了一声。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