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此时北平的大栅栏仍然人头攒动,理发店门口竖着中英文招牌。吉普车开来,停到门口铁林下车匆匆走进去。冯青波下车,从另一侧上驾驶位置。他在车里看着铁林拉着关宝慧出来,关宝慧头上还扎着塑料夹子。

铁林替关宝慧拉开后车门,关宝慧一边上车一边埋怨着说:“多急的事儿,头发烫一半夹子刚上……”

关宝慧看到了冯青波,用疑惑的眼神看向铁林,冯青波彬彬有礼打着招呼:“你好。”

铁林“哟”了一声:“冯先生您开车啊?”

“我开,您和太太坐。”

铁林美滋滋地绕到副驾并坐上车,给关宝慧介绍:“这位就是冯先生。”

关宝慧有点不安地点了点头,她想起铁林跟她说的事儿,怯怯地跟冯青波打了个招呼。冯青波朝她微笑了一下,开动汽车。

关宝慧感受到了车子的移动,她大惊小怪地问铁林:“哎,去哪儿啊!头发没烫完,包还在里面呢!”

“……一会儿回来拿,冯先生请咱们吃饭。”

关宝慧觉得莫名其妙:“这是饭点吗?”

冯青波一声不吭地开车汇入街面。吉普车飞快地看着,铁林和关宝慧渐渐地看着车外荒无人烟,铁林伸头往窗外一看,不远处就是城墙根。车子没有停的意思,径直开入乱草,停到一片小树林里。冯青波下车,替铁林和关宝慧拉开车门,然后走到远处站着,关宝慧和铁林面面相觑。

关宝慧结结巴巴地问:“这地儿哪有饭吃?”

铁林脸色阴沉,关宝慧拽铁林的衣角:“哎?”

铁林基本已经知道冯青波的意图,他心里慌张,咬着牙说:“我就说,早杀了他了。”

风在外面将枯黄的树梢甩来甩去,铁林开始在车里翻找趁手的东西,只找到了一支修车的改锥,铁林将改锥捏在手里,回头嘱咐关宝慧:“坐这儿别动。”

关宝慧有点慌:“这是要干嘛呀?”

铁林看着窗外的冯青波:“我去问问要干嘛。”

关宝慧忐忑地看着铁林下车走到冯青波跟前,俩人没说几句话,就看见铁林率先向冯青波动手。关宝慧捂着嘴惊呼一声,也只是片刻,铁林的改锥脱手,人摔在土里。铁林从土里捡起改锥,再扑向冯青波。改锥再次脱手,人被冯青波按住,一支雪亮的匕首从袖中滑出来。关宝慧挣扎着要下车:“哎哎!青天白日怎么杀人啊!有话不能说吗!”

铁林喊:“叫你坐着别动!”宝慧停住动作。

铁林嘶喊着,嗓子都快劈了:“……冯先生,为啥?你让我审田丹我去审了,你让我盯徐天,我告诉你他在给田怀中拍照片,我就是你一条狗,哪有当主子把狗杀了的!”

“我叫你通知司法处让徐天给田怀中拍照了吗?”冯青波还反扭着铁林的胳膊,稍一用力铁林的胳膊就会被折断。

“找不着你人,徐天已经到那儿了!”铁林满腹委屈无处诉,谁让冯青波总是那么神秘的?他内心的呐喊不敢说出来,冯青波匕首划开铁林脖子上的纱布。

“我把徐天拍的照片烧了,约好了一会儿聚!烧了不就完了吗!”

“……还会出问题,你太笨了。”冯青波已经对铁林失去耐心,在他眼中,铁林就是个坏事儿的人。

“聪明人你敢用吗?我死心踏地,从今往后再出问题,你让我杀谁就杀谁!”铁林一边喊着一边还得小心翼翼地避开那把匕首,生怕自己一动被刀尖戳到。

“为活命什么都敢说。”

“这么活着还不如死!老子不为活命!”

“那为什么?”

“跟着你升官发财出人头地!”

冯青波没见过这么赤裸裸地说出自己欲望的人,他反问铁林:“升官发财甘愿做狗?”

“你说啥就是啥!”

冯青波松开铁林,将匕首插到土里:“把你妻子杀了。”

“为啥?”铁林刚出虎口,又如坠深渊。

“因为你什么都跟她说。”

铁林怔住了,冯青波面无表情,铁林捡起匕首向关宝慧刺过去。铁林脖子上划开的纱布,在风里飘散成一条带子。关宝慧一步步退,退回车里,缩成一团:“铁林?反了你……”

铁林回头看,冯青波还站在原来的地方,铁林蹿上车:“车门关上,坐好。”

关宝慧拉上两边车门,铁林拧钥匙启动汽车,但开了两步出去,车子就熄火了,铁林疯狂拧钥匙,但是又点不着火了,车只是在原地突突。

冯青波向吉普车走来,关宝慧急了:“快点啊,笨蛋!”

铁林发着狠:“再说笨,我就弄死你!”

关宝慧噤了声,冯青波将要走到的时候,车终于打着了,吉普车吼叫着蹿出去,尘土将冯青波淹没。

由于启动太猛,挂挡不合适,吉普车开了一段,再次熄火了。铁林在车里死命拧钥匙,却怎么也打不着。关宝慧向车外四处看:“人不见了……走了?”铁林放弃继续启动车,握着匕首下去,看到冯青波在不远处站着。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