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关宝慧拉着脸,身后跟着拎着大箱小箱的车夫张子,一言不发地就往徐家里院走。徐允诺在院子见着关宝慧这样子,关切又心疼地问:“又怎么了,宝慧……”

关宝慧心里头委屈得很,什么也不说,直接进了里院。张子告诉徐允诺:“大小姐街上看见把我叫家去,细软和衣服都拉过来了。”徐允诺一见这架势,似乎不像以往小打小闹,这是要把家都搬回来,连呼“大事不好”,赶忙往里院去。

后院,关宝慧指挥着张子把行李都放东房去,徐允诺过来好言相劝:“宝慧怎么了,搬来搬去这不折腾铁林吗?”

“不折腾他了,跟他在一起挨大嘴巴。”

徐允诺愣了,他难以想象铁林抽宝慧,不可置信地说:“抽你大嘴巴,铁林啊?”

“金海。”

“啊,他打你干啥?”徐允诺愣住了。

“把东房收拾出来,这回真住这儿了。”宝慧心里的委屈直往上涌,反应到脸上又成了怒,徐允诺看这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能开解的,顿了顿说:“行。”

徐天提着酒回来时,正看见徐允诺在收拾抹布。徐天喊了一声:“爸。”

“回来了……”徐允诺目光停在徐天的酒瓶上问:“又出啥事了?”

“没有,买瓶酒。”

“你不是不想喝,要脑袋清楚吗?”

“现在想糊涂。”

徐允诺叹了口气,提着一堆东西准备去后院。徐天问:“您这是干嘛呢?”

“关宝慧搬回来住了,我替她收拾一下东屋。”

徐天摇摇头,上前接过那堆东西,将酒瓶递给父亲说:“弄俩菜,一会儿我过来。”

“跟大哥赔不是了吗?”

“赔了。”

“怎么说的?”

“一会儿跟您学。”

关宝慧看着清冷的东屋,一地箱子绕着她。徐天提着水桶进来往地上一放说:“别指使我爸。”

关宝慧的委屈更甚,带着哭腔说:“替我打桶水总行吧?”

说完,关宝慧不再理会徐天,卷起袖子,开始自己干活。徐天看了一会儿提着桶出去,不一会儿,徐天打了半桶水回来,看见宝慧在跟一个柜子较劲,眼里扑簌簌地流泪。

“要帮忙吗?”徐天极少见宝慧这样,宝慧挤开徐天,蹲在地上搓抹布,搓着搓着哭得更厉害了。

“别逞能,瞎折腾还得搬回去,又离不了男人。”徐天想安慰她,又不知道怎么安慰,他心里头都乱哄哄的,说出来的话也是乱七八糟的。关宝慧一屁股坐在箱子上,干脆哭开了。

“也别收拾了,都是面子事儿,一会儿二哥找来反正得回。”

关宝慧大喊:“你跟金海一个模子刻出来的,都看不起女人!”

提到金海这个名字,徐天颤了一下,分不出是伤心还是愤怒,最后都化成了一种冰冷:“我和他不一样。”

“金海扇了我一巴掌,看见了吗?”

徐天不做声。

“铁林就跟你现在这德性一样,一句话也没有!你爸的命是我爸拣的,你和我近,还是你和金海近。”

徐天心软了,他习惯了盛气凌人的关宝慧,忘了小时候的关宝慧最受不得欺负,好声说:“你别跟这屋待着了。”

“我待哪?这也不是我家对吗!”

“这屋冷,关老爷子大北房烧着炕暖和。”

关宝慧终于听见了一句软话,她渐渐安静下来,一双红眼直勾勾地看着徐天:“徐天,我这世上没人靠,爸是疯的,大哥看不起我,铁林窝囊,也就你了。”

徐天看着关宝慧,有点不自在,掏心掏肺地说:“您指不上我,二嫂。”

关宝慧仍然盯着徐天,但一双勾眼渐渐转腾起怨怒:“知道吗,你看着挺愣,其实也是个窝囊废。”

“您看谁都是窝囊废。”

“明明贾小朵是大哥杀的,愣不敢说,不是窝囊废是什么?”

徐天脑子里像被雷劈过,急忙问:“你怎么知道大哥杀小朵的?”

“跟我有啥关系,你们兄弟俩什么都能让,自己女人要么死要么挨抽,吭都不敢吭……”

“说什么呢!”

“小朵出事那天晚上大哥后来出门了,瞒着不让说,还让铁林也瞒着。你们是什么兄弟!”关宝慧索性扯开嗓子嚷嚷。

这两天一直在躲避的东西,又被关宝慧拎出来放到眼前,徐天咬着牙挤出句话:“去北房待着,那儿暖和。”

前院里,车翻仰着,徐允诺转着轮子,看车幅偏动。一旁的祥子蔫蔫的,带着愧疚:“东家,您别上手。”徐允诺像是准备大显身手,兴奋地说:“大轴松了,你们都伺候不了。”冬蝈蝈还在徐允诺怀里鸣叫,祥子笑了笑说:“这么些养冬蝈蝈的,属您怀里这只叫的欢实。”

“听个响儿,当个伴儿。今儿天好,该给他挪窝换罐儿了。”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