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监狱首道门禁打开,金海夹着包进来,等着华子打开侧面的门禁。华子打开侧门,扭头看见铁林从大门进来。

“老大,二哥来了。”

金海像没听见一样,自顾自地向里进去,华子犹豫是跟上老大还是去迎铁林。铁林穿过院子,急匆匆地进到首道门禁,问华子:“大哥在不在?”

“刚来。”

“跟他说好了,我审田丹。”

华子愣了片刻:“老大刚进去,没吩咐呀?”

“刚在家说好了。”

“要不您打个电话上去?”

铁林二话不说去拿墙上的电话。

办公室里,金海在换制服,电话响着,他也不接。

铁林问华子:“人来了吗?”

“来了呀,前后脚。”

铁林挂上电话,继续僵着。华子说:“要不您在这等会儿,我上去看看。”铁林跟华子起了范:“我在这儿等?”

华子有些为难:“二哥,别人都好说,田丹真不敢带给您,昨天带三哥见了一回,老大看我眼神儿都吓人。”

墙上电话响,华子去接起来,是金海从办公室打来的。

“是我,要见啥人给他带,别填单子,跟我没关系,问啥你们也别听。”

华子问:“要出事咋办?”

“出事你掉脑袋。”

华子不情愿地给铁林开了门,铁林直接奔审讯室去。

宝元馆暗房内,绳子上晾着刚刚洗出来的相片。周老板仰头一张张地看,这是徐天让他在警署后面拍的照片,有几张拍到了徐天的脸,或者徐天的半个身子。

外面传来徐天的声音,伙计说老板在暗房里。

周老板慌乱地收拾东西,从暗房出来。徐天看上去疲惫无力问:“照片洗了吗?”

周老板赔笑着说:“还没。”

“昨儿怎么跟你说的。”

“活儿实在太多,有的拍坏了,给您坏的一会儿又急……”

“晚上来拿。”

“哎,小朵的衣服您要不要带走?”

徐天的心疼了一下:“回头一块儿。”

徐天离开后,周老板返身回暗房,再次仔细看挂着的那些照片。他将其中两张取下来,抄过边上的剪子剪碎了。台子下面有个废纸篓,里面已有不少碎照片。

审讯室内,铁林独坐,嘴里念念有词。监狱通道里,十几个狱警如临大敌。田丹戴着铐镣从监舍走出来,从容不迫,夹着田丹向外走的狱警更像是护卫。

狱警们将田丹带进审讯室,她坐在铁林对面的铁椅子上。田丹安静地看着铁林,铁林趾高气扬地说:“田丹……是吧?二十五岁,浙江绍兴人,留学回国,当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入党介绍人田怀中,也是你父亲,来北平和华北剿总秘密和谈。”

田丹没吭声。

铁林以为田丹的沉默来自于害怕,他摆出一副尽在掌握的样子继续说:“你的情况我们都知道,我叫铁林,在车站见过了,保密局北平站二处行动组长。我不是来为难你的,问几个问题,要配合就放你出去。”

“就你一个人吗?”

铁林迟疑了一下答道:“就我。”

“你不像能担重任的角色。”田丹淡淡地说道。铁林顿时没了面子。

审讯室外的过道上站满了狱警。金海走过来,推开审讯室隔壁的门。这间屋子摆满了刑具。金海在椅子上坐下,摁下桌上的一个开关,桌上一只扬声器里传出隔壁审讯室的声音。

扬声器里传来铁林的声音:“不要心存幻想,这监狱也是党国的,华北剿总保密局都是一家,我能来审你,自然和剿总通过气。”

田丹的声音似乎没一点波澜:“是吗?”

“起码和沈世昌通过气。”

审讯室内,田丹平静地看着铁林,铁林继续得意地说:“田怀中关在保密局西山监狱,他见过沈世昌了,只要你说出第二拨来北平和谈的人的到达时间和接头地点,就好好地送你和田怀中离开北平。”

“你怎么知道还有第二拨人?”田丹突然反问,好在铁林早有准备。“我还知道你们带着一封沈世昌的信。”

田丹笑了:“我都不知道。”

“局势难测,沈世昌改变主意不想帮你们协调和谈了,他要把那封信收回来。”铁林心里漏了半拍,他赶紧掩饰过去。

田丹抬头看屋角上方,有一个收声器。铁林有些忐忑,但继续往下说:“所以第二拨人来也成不了事儿,沈世昌这条路你们走不通了。没有和谈,任务结束了,这样对谁都好。”

田丹笑着,抬起被铐镣限制的两只手理了一下头发。

“说吧,第二拨人什么时候来。”

田丹面不改色,依旧很平静:“可以问你几个问题吗?”

铁林有些紧张,他想起来冯青波跟他说田丹比他聪明,他便快速地拒绝了。

“我总要清楚局面,才能告诉你们想知道的,是不是?”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