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茶馆里,台上热闹,台下也热闹。关宝慧无心听戏,坐如针毡。顾小宝见关宝慧一直盯着,干脆向关宝慧打招呼。关宝慧起身向那桌过去,直接坐到顾小宝对面,一张嘴就不善,问:“看我干什么?”

顾小宝的笑容很职业,说:“没看你,好几天没见铁林了。”关宝慧皮笑肉不笑地说:“惦记着呢?”

“是人家惦记我。”

关宝慧收了笑,啐道:“不要脸的东西。”

顾小宝也不怒,笑得仍然轻巧:“姐姐,各看各的戏,您过来,招呼不打一声坐下就不对了,还骂人。”

“骂你都是轻的。”关宝慧被她彻底激怒。柳如丝觉得关宝慧碍眼,出声驱赶道:“哪儿来回哪儿去,别现眼。”

老爷子饶有兴趣地看着关宝慧,关宝慧气不过,大喊:“什么时候婊子也出门看戏……”

柳如丝一耳光扇过去,关宝慧结结实实地挨了一下。

“反了!”关宝慧反手一耳光抡回去,身子被边上的保镖往后扯,手掌擦着柳如丝的脸扇空。柳如丝始终笑吟吟地,看着两个保镖将关宝慧拖走,一路拖出茶馆,转过头来安抚顾小宝和老爷子说:“不长眼的东西这年头真不少。”

老爷子倒是体贴,慢吞吞地说:“不要伤人。”柳如丝笑着把手搭在老爷子的肩头说:“您老放心,就扔外头,别打扰咱们听戏。”

后巷里,铁林冷得直哆嗦,脖子上血已经凝住了,他在抽一个档案袋里的文件,被冯青波的话打断:“先别看,听我说。”

“您说。”铁林又哆哆嗦嗦地把文件放回去。

“剿总护着田丹,我们的人进不去,金海是你大哥,你以个人身份跟金海说,去狱里找田丹。”

铁林机械地点头,冯青波继续说:“告诉她,田怀中关在保密局西山监狱,但不配合。只要她说出第二拨来北平的人的时间和接头地点,就送她和田怀中离开北平。”

铁林直眉瞪眼地问:“田怀中不是被你杀了吗?”

冯青波看着铁林,感觉在看一个白痴,铁林缓过了神说:“明白,关在西山。”

冯青波盯着铁林,再度重复道:“田怀中是你杀的。”

铁林仍然机械点头。

“你最好足够聪明,叫你办的事办好就是处长,办不好就是他。”

铁林瞟了一眼暗处躺着的马天放,赶紧说:“处长不敢想,事儿一定办,但田丹怎么能信我?”

“田怀中手上有一封和沈世昌关于和谈的信。”

“你怎么知道,不对……我怎么知道?”

“田怀中见过沈世昌了。”

“明白,在西山监狱见的。”

“你还不算笨。”

“我不笨,就有点慌。”铁林似乎找到点感觉了。

“局势难测,沈世昌改变主意不想协调和谈了,他要把信收回来。”

“所以第二拨人来也成不了事儿。”

“对,问出第二拨人来北平的时间和地点,同时收回沈世昌给田怀中的信,告诉田丹没有和谈,任务结束了。”

“没别的意思啊,我在前门车站见过田丹是什么人,她如果死活不信我呢?”

“你是保密局的人,能进监狱审她,意味着剿总和保密局已经有默契,起码是沈世昌和保密局有默契。华北是投共还是打或者自治瞬息万变,共产党比我们还小心。沈世昌不能用了,他们只能另想办法。第二拨人撞进来信一旦泄露出去反而弄巧成拙,华北剿总和共产党都不想这样。”

“这我也跟她说?”

“可以说,但不要多说,只要她交出信和第二拨人的接头时间地点,就可以和父亲离开北平。”

“田怀中是她爸?”

“档案里有田丹的资料,看后烧掉,记住……”

“放心,我记性……”

“我让你记住她远远比你聪明,不要说不该说的,只说我让你说的。”

“明白,完事我上哪儿找你?”铁林猛点头,他从没有把一个人的话记得这么牢。

“我会找你。”

“明白。”

“你的枪呢?”

“没带,听戏来了……”

冯青波去巷子边摸出马天放的手枪,告诉铁林说:“他是共产党杀的。”

铁林又开始哆嗦了,问:“能再多问一句吗?你和田丹啥关系?”

冯青波不理会,检查马天放枪中子弹,铁林借着昏暗的灯光小心辨别冯青波的脸色,说:“在车站我看见她抱你来着……”

冯青波仍不理会,朝巷壁开了两枪,然后将枪塞到马天放手里。铁林原地站着,看冯青波不紧不慢地走远。巷子两头的特务闻声而至,高喊着:“铁林哥,组长……”

特务们先看到地上的马天放,看到了铁林脖子上的血。铁林假装慌乱,破口大骂:“你们他妈去哪儿了?三个共党,那边,赶紧追!”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