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同仁堂是典型的大药店格局,一隅有坐堂大夫。铁林的胳膊枕在脉枕上,手腕间搭着三根又老又嫩的手指。涂大夫看上去鹤发童颜,两眼泛光,十分精神:“蒋纬国来北平了知道吗?住在杜聿明家里。”

关宝慧凑上去问:“你怎么知道?”

涂大夫悄声说:“前天剿总那边沈夫人痛经请我去了,他们准备用十架运输机把装甲兵团的人带走。”

“装甲兵团十架飞机坐得下吗?”

“光坐人,装甲车不上飞机。”

铁林皱着眉头,涂大夫慢悠悠地继续说:“郑介民也来了,铁长官你跟他熟吧?”

铁林不吭声。

涂大夫丝毫没有觉得尴尬,用更多的细节印证自己所言不虚:“郑介民给华北剿总师以上军官一人带了一封信。”

关宝慧惊讶地问:“那得多少封信啊?”

“就一封,委员长写的,师以上长官大家轮流看……”

铁林不耐烦了:“涂大夫你能说点儿有用的吗?”

涂大夫这会儿不搭理铁林了,反向宝慧问:“知道现在什么东西最好卖吗?”关宝慧听到了兴头上问:“什么?”

“平津地图!”涂大夫示意铁林换一只手,铁林只能照做,“三块钱一份,比生鲜肉还紧俏。唐山到北平的路已经修好了,天津共产党打不下来,华北剿总估计至少能守三个月。”

“那过了三个月呢?”

“眼么前儿是打不下来,天津动不了,北平就固若金汤,当年八国联军从天津往这儿来,僧格林沁把他们堵在八里桥……”

铁林把手从脉枕上缩回来,说:“涂大夫,我吃你多少药,你从我这儿挣多少钱了?”

涂大夫也不搭理铁林,用嘴舔了舔毛笔,开始边写方子边说:“换这个方子试试吧。”方子写好了,示意铁林去抓药,铁林不情愿地向里屋药房去,关宝慧关切地问:“以前的方子还用不用?”

“两个方子一起用,气血行运通则通,铁夫人如花似玉,没道理单单在您身上不管用。”

涂大夫说到了关宝慧的心坎上,关宝慧连连称是。

“可能还是心理问题,铁夫人是不是太强势了?”

铁林隔着老远听见对话,非常反感,说:“啥方子也别开,之前的药也不喝了。”

关宝慧一向习惯顶着来,说道:“我强势吗?他叫干啥我就干啥。”

涂大夫把手缩在袖子里问:“方子还要不要?”

关宝慧急切地说:“要啊,两个方子一起喝。”

铁林受不了了,逃跑似的离开了药店。

同仁堂店门口有一副烟摊。铁林从店里出来,摸着口袋走到烟摊前挑挑拣拣,拿了一盒哈德门香烟,然后又在身上摸钱。

关宝慧拎着一堆中药从店里出来,走到铁林身边。铁林转头问:“有钱吗?”关宝慧没听见一样,沿街往前走。烟贩将哈德门从铁林手里拿回去,铁林悻悻地跟上关宝慧。

俩人并排走,关宝慧说:“我买些点心去看看徐允诺。”

铁林没搭茬,自顾自地抱怨:“老这么吃,会把我吃死的。”

“吃死人我跟涂大夫没完。”

“那就晚了,关宝慧。”

关宝慧没理会铁林,接着说:“小朵死了,徐允诺肯定不自在。按说我得去看看刀美兰,但跟她也不太熟,主要是不想见你前妻。大缨子到现在还单着吧,当时她如果不要死要活非往外赶你,你们俩现在还过一块儿呢,多没劲啊……”

铁林忍不住了,“关宝慧你关心关心我好吗?”

关宝慧不明白自己怎么就不关心他了,“啥事儿?”

铁林有很多愁,理不清头绪,说道:“昨天赶上一堆事儿,处里一帮王八蛋……”

“你处里本来都是一帮王八蛋,又不是昨天才知道的。”

两人终究是无法交流的,铁林放弃了,“算了,我去单位。”

“可别说我不关心啊,领着你开方子抓药,世上还有谁对你这么好?”关宝慧是迟钝的,热烈的,传统的,她唯独不知道铁林需要的是什么,可铁林也真的离不开她。

审讯室内,田丹戴着手铐脚铐,两个狱警站在她身后,她俨然成了监狱里最危险的人。

金海和徐天坐在椅子里,华子站在金海身边,桌上摆着断成两截的发卡。田丹耐心地解释,好像不是坐在审讯室里,而是面对一群学生:“人都会有讨厌的声音,程度不同取决于每个人能够接受声音在空气中振动一秒内形成波次数的极限,周波数越高越让人难受,这是人在进化中残留下来回避险情的条件反射,美国称这种声音为“blackboard screech”,少数人听到这种声音会有暴力倾向。”

所有人都听得有点发蒙,金海也是,他扭头看着华子想要找出一点答案。田丹接着说:“我进来的时候看到他受不了这种声音,并在他进监舍时记住了开最外一道门的钥匙。”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