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书籍 > 我的莫格利男孩 >

第三十一章 真言伤人

忙碌一整天终于下班的唐澄走在路上。

迎面走来两个打扮精致时尚的女孩,手捧着咖啡,优雅地说笑,从唐澄身边走过。唐澄停下脚步,看了看自己,完全相反的气质——眉头不展、手提打包袋,一副提前衰老的样子。想着怎么把自己活成了这幅逼样。

一阵喧闹声从前方传来。唐澄竖起耳朵,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只见陆子曰妈妈生气的脸上都涨成了通红,和一个男人在争执。

与陆子曰妈妈对峙的是老贺,其实也是陆母的麻友。老贺牌品有点问题,所以最近陆母不太邀请他来玩,两人便渐渐生了些隔阂。今天正好路上撞见聊了几句不对路,这边吵了起来。

“就你家那倒霉风水,我还不乐意来呢,经常打到一半,哐当,你那倒霉儿子回来了,丧着个冷脸,我的手气都被他挡走一大半。”

“你什么意思!我们家是你财神爷、招财猫,还是你老祖宗啊,保你赢,怎么也没见你烧香磕头呢。再说了,我儿子招你惹你了,自己牌技不行,还倒打一耙怪别人了……我儿子怎么了,我儿子就算差到地缝,跟你儿子一比,也是站在珠穆朗玛峰尖尖上的。”

“哎哟喂,你儿子是厉害,从小自带光圈,本硕博连读,大律师。都这么成功了,怎么还整天骑着个破摩拜啊?要房么没房,要车么没车,快30了还跟父母挤两室一厅。也不知道哪家姑娘眼瞎,会瞧得上他。”

老贺的话深深刺痛陆母。

“老贺,你积点德吧,不就是大家不跟你一起玩牌吗,多大点屁事,话这么毒。”

老贺可不示弱:“我一没夸张,二没编,还不让人实事求是啦。你不是口口声声说你儿子谈了朋友吗?怎么也没见带回来,影子都没看到过。我儿媳可是天天我身边嘘寒问暖。我可享受得很呢。你儿子的女朋友,不会是假的吧?”

围观的众人交头接耳,议论纷纷。陆母一时语塞,胸口气得起起伏伏。

“车我有,大房子我也有,我就看上他人了。”

陆母扭头,见唐澄从人群中走出来。

“听好了,我!陆子曰的女朋友!”

围观群众发出了“哇哦”的声音,连连称赞。“战场局势”瞬间倒向陆母。

唐澄直视老贺,气场炸裂。

“我喜欢陆子曰,是喜欢他的人品,他的内在。不像有些人,穿金戴银,抹再多粉底也遮不住丑陋的灵魂。”

老贺瞬间吃瘪,脸比吃了苍蝇还难受。

“妈,我们走!”唐澄转头对着陆母使了个眼色,示意等拆穿之前赶紧撤。

陆母沉溺在唐澄的力挽狂澜中,等回过神来,立马勾住唐澄。

“儿媳妇,咱们回家!”

两人亲昵地手挽着手,在众人的瞩目中,昂首挺胸,以胜利姿态离开。

两人维持着亲密无间的姿势,一直走到人群看不见的地方。

陆母好奇地问:“你还有大房子啊?”

唐澄承认其实是租的,刚才为了涨气势才那么说。陆母笑盈盈地上下打量唐澄,却对她刮目相看。

“谢谢你啊……”

“你以前跟我吵架的时候,不是挺能的吗。刚才怎么泄气了?”

“哎呀,吵架跟打麻将一样,需要遇到对的人才能激发斗志,跟流氓讲道理是讲不通的,那个老贺,大家对她避之不及,我今天跟她吵起来,也是触了霉头。”

两人相视一笑,仿佛曾经的对立已经不存在。

“唐澄啊,那个什么,到饭点了,要不要上去吃个饭?”

“吃过了。”唐澄举起手里打包的饭菜。

“这哪能算饭。”

陆母听说唐澄爸妈也不在身边,眉头紧锁,开始同情起唐澄来。

“哦哟,真可怜。我今天多买了点菜,多个人多双筷子。“

见唐澄踌躇不前,陆母仿佛洞察一切。

“放心吧,子曰不在家,他晚上有事。”

不等唐澄给反应,陆母拉着唐澄往家里走。

锅里的油冒着烟,依次将郫县豆瓣、生姜、八角、蒜瓣、花椒、桂皮等香料放进锅里翻炒。滋啦一声,浓烟四起。案板上,一片片薄厚均匀的土豆、藕片等蔬菜在陆父强大的刀工下诞生。

唐澄屡次想帮忙都被制止。只好踱步,四处观望,她看向橱柜里的碗碟,基本都是以“3”作为倍数的数量感受着这些处处透露着家庭温馨的小细节,不自觉有些动容。

陆母炒菜,陆父收拾桌子,配合默契。

唐澄快步往茶几走,把水果盘挪开,却不料陆父收拾的是麻将桌。原来这家人家吃饭都是在麻将桌上啊,真是不走寻常路。

这时,陆母端着冒着热气的火锅锅子从厨房走出来。陆父起麻利地用麻将铺成一排,在以此往上推,推出了个“520”。唐澄心想陆子曰在这虐狗环境下长大还没胖,真是不容易。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