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书籍 > 我的莫格利男孩 >

第十二章 失意告白

凌熙既然将这个心底的秘密说出了口,忍不住继续试探地问郑理。

“你信不信,我已经喜欢你快二十年了?你信不信,从小到大,我每次整你只是想引起你的注意?你信不信,我的保险箱里一个贵重物品都没有,全部装满了我想给你却没来得及给的东西?”

郑理看着凌熙越说越认真,他却越发紧张:“我……不信。”

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凌熙突然站起来,捧着郑理的脸吻了上去。

就在两人嘴快碰到的时候,郑理突然意识到不对,急忙躲开。

看着眼前郑理惊魂未定的反应,凌熙充满了失落:“现在你信了吗。”

郑理一时不知如何回答,身体顷刻间像被什么束缚了一样,无法动弹。

“哈哈,你还是中招了!这么多年,终于扳回一盘了。”凌熙笑声打破了这静默的空气

郑理瞬间配合着凌熙:“哈哈……果然是大招,杀伤力太强了,你这人,够腹黑的啊。”

凌熙脸上的笑容绽放,表面是胜利姿态,内心却充满悲凉。

她一口气干完高脚杯里的红酒:“不好意思,我突然想起来,工作室还有点事,先走了。”

从椅子上站起来的时候,凌熙依然憋出颤抖的笑脸,转身只是几步路的距离,凌煕却走得异常艰难。她多么希望过去的一页,能不翻就不要翻,翻落了灰尘会迷了双眼。

曾经的关系,只要不揭穿,就一直有期待。

有期待,就有努力的方向,

而现在,这一切都没了。

霓虹正浓的街道,几个小孩子嘻哈打闹,溜着旱冰呼啦呼啦从凌熙身旁路过。

城市从来不缺少热闹,广场上放着通俗的芭乐情歌,声音响彻夜空。

凌熙行尸走肉般,混迹在逆行的人群中。

高跟鞋磨破了脚,脱下鞋,光脚踩在地上。她再也绷不住,眼泪决堤。

原来,人在最悲痛、最恐慌的时候,并没有眼泪,眼泪永远都是流在一切结束的时候。

和郑理相识至今的一幕幕从眼前浮现而过。

她记得自己不接受父亲要找后妈时,郑理一直逗自己笑。

她记得过生日时,郑理给她买了蛋糕,陪她一起吹蜡烛。

那天天台上微风徐徐,火光摇曳,郑理的眼眸里也跳动着星光,像是踏马而来的骑士,凌熙在那一刻也变成了公主。

他们说,人生总会遇见那么两个人,一个冲撞了青春,一个搀扶着人生。

可惜,郑理不是那个两者兼顾的人。

她觉得自己郑理仿佛两条交错的直线,在这个夜晚以后只会越行越远。

也许以后再也不会遇到一个可以奋不顾身,用尽全力去爱的男孩了吧!

凌熙的眼前,早已被泪水模糊。

突然,一个声音从背后传来:“凌熙!”

马路对面,昏黄的路灯下,莫格利喘着大气,一脸着急:“我们……回家吧。”

凌熙颓然地跌坐在自己房间的地上,刚才的一切都盘旋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她闭着眼甩头求清醒,企图抹去刚才的记忆。这一段回忆却像铭刻在记忆的耻辱柱上一般,越是回忆越是觉得羞耻。她捂着耳朵不想听不想回忆,只想挖坑把自己埋葬。

一只手拉过了凌熙的手把她拉了起来:“快吃饭了,你再不出来,莫格利都快把厨房烧了!”

是唐澄?她怎么来了?

“你的事莫格利都告诉我了,再难受也要吃东西吧!”唐澄说着把凌熙拉到餐桌前。

只见厨房桌上的调料瓶七七八八地倒着,细碎的小颗粒洒地到处都是,油烟味弥漫,灶台像是被席卷过的战场。莫格利将两份焦黑的牛排推到了凌熙和唐澄跟前。

他抬头看向凌熙,她仍旧一副失了魂魄的神游状态,令人心疼。莫格利殷勤地为凌熙摆上新买的钢制刀叉,希望凌熙眼前一亮。但凌熙依旧面无表情,毫不在意地接过刀叉,切起了牛排,很平静地送进嘴里。

唐澄低头看看黑漆漆的牛排,辅以半个柠檬作配饰,毫无卖相。她用刀费劲地切了几下,牛排坚硬如铁,不自觉脸上写满了嫌弃。莫格利拿起牛排塞入嘴里,脸上的表情立刻转为痛苦,浑身抽搐连声咳嗽。

凌煕却仍然若无其事地吃着,仿佛在吃正常食物。

莫格利心疼地看着凌熙:“凌熙你……别吃了吧……就算你想跟我道歉,也不用假装欣赏我的厨艺吧……”

凌熙没有罢手,缓缓吃完面前的食物,然后拿起身边的水“咕咚咕咚”一口气喝下,面无表情地和莫格利与唐澄说道:“我困了,要睡了。”

唐澄一看表,现在才8点?

还没等唐澄喊话,凌熙已经“砰”地一声关掉了门,空留莫格利和唐澄面面相觑。

独处在卧室的凌熙,说不上伤心还是难过,这仿佛就是一场告别仪式,告别曾经的自己。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