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我偏要逆天而行(5)

我不禁感叹道:“也是不容易。”

柳少君又默了默,这次却没能接上话来。

织娘那里还有些眼泪汪汪地,向我抱怨道:“大王也真是心狠,那剑钉得只要再深上两分,我们少君这双脚也就废了。”

“织娘!”柳少君忙喝住织娘,又转头来看我,解释道:“公主千万莫听织娘胡说。大王心慈,这才只用剑钉了我脚,以示警戒。若换做旁人,那剑怕是会直冲属下心口而来。”

这个时候讨论奎木狼心慈还是心狠,真没什么意义。

我笑了笑,道:“不管怎样,也是受了伤,你回去好好歇着,待伤好了,我再好好谢你。”

柳少君那里看了看我,欲言又止。

我能猜到他几分心思,无非是要再说几句奎木狼的好话。我又笑笑,并不给他机会开口,只转身走到旁边翻身上马,双腿一夹马腹,率先策马奔驰了出去。

跑不一会儿,萧山从后赶上,叫道:“公主。”

自从叛军营中见面,这是他跟我说的第二句话。我忙收了收缰绳,放缓速度,转头问他道:“萧将军有何事?”

萧山看我两眼,答道:“臣需要先回军营。”

他是从军营里偷偷跑去刺杀奎木狼的,身为一营主将,一连三天不曾露面,纵是安排了心腹在营中主持事务,怕也是要出诸多状况。

我闻言点头,又问他道:“你身体可还撑得住?”

萧山简单答道:“身体无碍。”

以目前的情况来看,两军暂时是不会开战的,只要他自己身体能撑得住,确实应该先回营内主持大局,以防军中生变。不过有些话,我还需得赶紧跟他说开了,免得日后再出状况。

我略一思量,与他坦言道:“萧山,你曾救过我性命,这个恩情我一直记着。这次前去敌营救你,也只是想还你这份情,别无他意。”

萧山沉默片刻,忽地问我道:“那人是谁?真的是天上的奎星下凡么?”

“不错。”我点头,

他迟疑了一下,又问答:“他就是十四年前……”

“是。”我没等他把话问完,直接截断了他的话,“他就是十四年前化作妖魔,掳我去了碗子山的奎星。”

柳少君与织娘并随行的护卫等人皆都停留在不远处,显然是有意避讳。

我想了一想,沉声与萧山说道:“萧将军,想必你之前也听说过我与奎星的那段姻缘传说,那其中虽有不实,却也不是全部为假。实不相瞒,我确为天女转世,投生于此历一世之劫。按照天命,奎星回退天庭之后,我应是自尽以顺天命的,只是我不甘心,这才强留在这人世间,逆天而行。”

萧山面上露出诧异之色,“逆天而行?”

“不错,就是逆天而行。”我笑了笑,又道:“你看过戏本子么?所有角色的生死存活、喜怒哀乐皆都是被那写本子的人定好了的,要你怎样你就得怎样。我本来是被人安排来跑个龙套,不想却入戏太深,有了自己的喜怒哀乐,就不肯依照那戏本子的安排从事了。”

萧山听得似懂非懂,寻思了片刻,道:“我们都是那戏本子里的角色?”

照司命那厮的话,他这样理解也不算错。

我闻言点头,用手指了指天,笑道:“照上面那些人的想法,是这样的。”

“那谁又是写这戏本子的人?也是上天那些人?”他又问。

我想了想,道:“上天那些人,也多半是看戏的,有那么一些是跟着写戏本子的,自己却从不肯承认,只冒那上天之名。可到底何为上天?谁又能说个清楚?天命天命,谁又知那天命何来?凭什么他们说那是天命就是天命了?”

许是这些话太过饶舌,萧山听得眉头紧皱,好一会儿才说道:“公主说的这些话,臣得回去好好思量。”

我看他两眼,又笑道:“我与萧将军说这些,只是想让你明白,我活于世已是逆天存在,不知何时便被人强行抹去。萧侍卫是青年才俊,国之栋梁,不该再与我牵扯不清,这世间好女子无数,总有一个是你的良缘佳偶。”

萧山默了片刻,才道:“臣自会思考此事。”

他忽又笑笑,振奋精神拱手与我道别,一抖缰绳,策马离去。

后面众人这才赶上前来,织娘看一眼萧山离去的方向,不禁叹道:“公主,奴婢觉得萧将军也算是一位奇男子,并不比大王差了几分。”

这话一出,她就得了柳少君一记眼刀。织娘并不服气,恶狠狠地白了回去,问道:“怎么?我说得不对么?”

柳少君似是颇为无奈,“大王乃是天上的星宿神将,岂是区区萧山可比的!”

织娘反驳道:“天上神将怎么了?不一样受人管制,身不由己么?我瞧着也没萧侍卫好到哪里去了!”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