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我偏要逆天而行(1)

萧山出事?

我听得一怔,不由奇道:“他不是正在军营中待命吗,出什么事了?”

织娘忙答道:“萧将军暗中去敌营刺杀那叛军首领,不想却失手被捉,他身边心腹不敢将此事报与军中,私自按下了,偷偷给少君送来了消息。”

“他去刺杀叛军首领?”我一时都怀疑自己耳朵出了问题,未受军令便就私自去刺杀敌军首领?“为什么?”

这话问出,我却忽然想到了缘由,萧山私自去刺杀叛军首领,十有八九是为了我的。

果然,织娘的神色略显古怪,犹豫了一下,答道:“应是为了公主您的。”

此事颇为棘手,我一时甚感头大。萧山为了我去刺杀那叛军首领,却失手被困,生死难料,你说我若不救吧,未免显得太过无情,可我若相救吧,我又能拿什么去救啊!

哎呀!这个萧山,真是帮了上忙还要添乱!

织娘那里小心看我,道:“萧将军现在是宝象国的第一高手,只论武艺,少君都有所不及,他都杀不了那叛军首领,谁又能有本事救他出来?要不,要不,咱们……”

她说话吞吞吐吐,半天也没能说出“咱们”到底怎样来。

我无奈看她,道:“织娘,你有话就直说。”

织娘又瞥我两眼,这才试探道:“要不,咱们看能不能请大王下凡来帮个忙?”

我听得一愣,“请奎木狼下凡来帮忙?”

“只是请他下凡帮个忙,奴婢绝不是想要劝您和他复合!”织娘紧着表明立场,就差拍着胸脯子向我表忠心了,“他既然已经负了公主,就该对您有所补偿,咱没必要和他赌气,不用白不用啊!”

我怔怔看着织娘,半晌说不出话来。

不得不说,她这想法的初衷是好的。只是,奎木狼乃是我的前夫,萧山这里虽算不上我的情人,却也多少有些暧昧,勉强算是个蓝颜吧,而那叛军首领,马上就要成为朝廷钦定的我的未婚夫。

要前夫去现任未婚夫那里救自己的蓝颜……呃,但凡脑子正常点的人,都不敢这么想。且不说那奎木狼本是个心胸狭小睚眦必报的人物,纵是他心胸宽广四海,怕也是不能应下这事吧?

织娘怯怯看我,小声问道:“奴婢可是说错话了?”

我默默看她,好一会儿才感叹道:“以前总是不能明白你为何会与红袖她们那样交好,明明性格脾气完全不同的人。现在,我终于算是明白了。你们啊,追到根上,其实是差不多的。”

“差不多……怎样?”织娘又问。

差不多一样脑子里少了根筋!果然是妖以类聚!

这话却不好说,我只咧嘴笑了一笑,忙摆手道:“不说这个,不说这个,先来说如何去救萧山的事,这事最为要紧!”

想救萧山,经公是不可能了。眼下朝廷正在与叛军和谈呢,自家的将领却又去刺杀人家老大,这到底是个什么意思?朝廷若是知道萧山被俘,怕是非但不会出面去救,还要治萧山一个违抗军令的大罪。

既经不得公,那就只能经私了!

织娘那里苦思,发愁道:“不好救啊,要不,奴婢与少君两个先去试试?”

“可别!”我忙否定了这个提议,眼下一个萧山陷在敌营已是够了,若是再把柳少君与织娘两个搭进去,我可真成了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我思量片刻,问织娘道:“少君呢?怎没随你一同来?”

织娘答道:“那报信人只说萧侍卫被捉,也说不清什么情况,少君就先行往敌营探听消息去了。”

事已至此,再着急也是没有,只能先等柳少君的消息了。

待到夜间,柳少君便从敌营回来了,也如同织娘一般,潜入了我的宫中,细说探听来的消息。萧山确是被俘,眼下倒还活着,就捆缚在叛军首领大帐外示众,一是羞辱,二是示威。

柳少君道:“那大帐外守卫严密,属下变作叛军模样也不敢太过上前,只远远地扫了几眼。萧侍卫就被缚在帐外木桩上,怕是稍有动静,就会惊动那帐内的叛军首领,莫说强行去救,便是想要假传军令都不可能。”

织娘闻言皱眉,道:“那首领捉住了萧山,却又不杀,而只是绑在帐外,明摆着就是要以此做饵,引人去救。”

柳少君应道:“应是此意。”

“不只。”我缓缓摇头,瞧他两个不解,又解释道:“朝中将于三日后与叛军正式和谈,到时,会有使臣前往敌营谈判。那首领估计已是猜到萧山绝非普通的游侠刺客,故意要把他绑在帐外示众,给朝中使臣难看。”

萧山既然被俘,免不得要受伤,再这般捆在木桩上暴晒三日,纵是铁人怕是也要脱了形。

柳少君担心更多,忧道:“若是被朝中使臣看到萧山,那萧山私自刺杀叛军首领之事就再也瞒不住了。日后纵是救回他,也要受到朝中严惩。”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