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前妻?跟人跑啦(4)

王后听了这话,顿又悲伤起来,搂着我哭道:“我可怜的百花羞!母后生了三个女儿,不怕你大姐二姐说母后偏心,独你是母后最心疼的。不能替你选个可心的驸马也就罢了,还要委屈你去和亲。母后对不起你啊!”

她搂着我又哭了一场,直哭过了瘾,这才放了我回去。

柳少君与织娘那里还等着我反馈意见,以便进行接下来的安排。我把那王后的话与他两个一说,柳少君忙自责道:“此事是属下考虑不周,只为着给那首领造势,却忘记了先黑一黑他的前妻。公主莫急,待明日属下就叫他们传一些那前妻的坏话出来。”

还是快算了吧,一个女子敢弃夫私奔,没准就是有着什么说不得的隐情,何苦再去坏人家的名声!

我忙摆手,道:“算了,算了。不去管他前妻如何了,只按照咱们的计划,进行下一步吧!”

舆论已经造成,按照计划,接下来,就该是百花羞公主对那叛军首领也心生好感了。

这事不能指望柳少君与织娘两个,得靠我自己亲自出马来演了!

没过两日,我就特意出了趟京城,好巧不巧的,在回城的时候遇到了义安公主海棠。

不管在私底下关系如何,在人前,两人该走了场面还是要走的。我停下车来与她寒暄,待要分开时,却有个青衣小厮从后面策马追了过来,叫我道:“请公主留步。”

那小厮长得眉清目秀,急匆匆下马跑到我的车前,从怀里掏出封信来递交给我,道:“这是我们首领——”

不等他话说完,我赶紧咳嗽了一声。

那小厮甚是机灵,闻声立刻就闭了嘴,偷偷瞥了一眼旁边车上的海棠,这便就改了话风,又与我说道:“我家主子请公主收下此信,说他所思所想,尽在信中,望公主珍之重之。”

我忙把那信接了过来,匆匆塞入袖中,与那小厮说道:“你快些回去吧。”

小厮却是不动,只又问我道:“公主可有什么话要捎给我家主子的?”

我先心虚地瞥了瞥不远处的海棠,这才低声与他说道:“回去告诉你家主子,他的心意,我知道了。”

小厮点头应诺,打马回转。

海棠车驾一直就停在不远处,此时才又靠上前来,车窗帘子一掀,露出海棠一张俏面,她向着我微微冷笑,讥诮道:“三姐姐果然是个识时务的人呢,这是又忘了那位萧侍卫,改投他人怀抱了?”

这话着实难听,我不由拉下脸来冷哼了一声,呛她道:“你也别说酸话,又没人拦着你怎样。”

说着又故意凑近了她,压低声音说道:“不过,说来也是奇怪呢,你虽样样都比我好,可那些男人们却是个个眼瞎。天上的那位自不必说,宁肯受天雷之罚也不肯要你。萧山那里对我是痴心一片,你以身犯险都诱他不动。眼下,就连这北边来的这位,都点名要我这个再嫁的公主,瞧不上你这位假冒的呢!你再好又能怎样?有本事把这首领抢了去啊!”

这般处处都往人痛脚上踩,果然是最招人恨的。

海棠那里面色骤变,咬了银牙,恶狠狠地瞪着我,眼中似要能喷出火来。很好,只瞧她这个要吃人的模样,十有八九定是要上钩了!

我心中暗惊,面上却只做出得意模样,又冷笑了两声,这才命车夫驾车离开。

直走出去老远,后面海棠的车驾都瞧不到了,扮成车夫的织娘才敢回头,低声感叹道:“公主娘娘,您这气人的本事,也真是到了炉火纯青地地步了。”

我打了个哈哈,谦虚道:“过奖,过奖了。”

又过片刻,那变幻成送信小厮的柳少君从后追了上来,瞧着四下里无人,跳上车来,问道:“怎样?那海棠可有上当?”

织娘抢着答道:“绝对要上当!你是没看到,咱们公主只说了几句话,就把海棠气得面色都变了,恨不能当街就扑过来咬人呢!”

我抬手止住了织娘的话,又问柳少君道:“白珂那里情况如何,可有消息?”

柳少君答道:“他眼下正随朝廷大军驻扎在城北,不见有什么异动。”

我想了一想,吩咐道:“先不要惊动他,暂看海棠行事,一旦她私下里与那叛军首领有了勾连,咱们便诱杀白珂,再嫁祸到那首领头上,叫海棠与那首领回北疆相爱相杀去吧!”

这个计划如若真能顺利得行,我既可以不用去做什么和亲公主,又可以报了红袖与一撮毛的仇,真真的一举两得!

柳少君与织娘两个齐齐点头应是。

织娘又问:“那还要不要再接着传那首领的好话?”

“快别传了,已经是有些过了!”我忙摆手,再传下去,那首领都要成了话本子里才存在的完美人物了。我又不觉有些担心,问柳少君道:“你可知那叛军首领是个什么人物?他长得相貌如何?万一是个五大三粗的丑陋大汉,海棠一眼瞧见就先烦了,咱们就算设计的再好,也没用啊!”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