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前妻?跟人跑啦(3)

王后想法自然是很好的,只可惜,计划赶不上变化。就在这驸马选拔赛进入第三轮,二十七名候选者经过“酒色财气”的考验,眼看着就要决出个第一的时候,北疆战场上却是风云突变。

本来,朝廷大军一路高歌猛进,已是胜利在望。不料,叛军中却突然冒出来个厉害人物,准确抓住了朝廷大军求胜心切的心理,先一路示弱引得朝廷大军轻敌冒进,然后又设伏围歼,大败朝廷军。

北疆战局瞬时扭转。

这还不算完,叛军大胜之后,不给朝廷大军丝毫喘息机会,迅速南下,不仅一举夺下了边城重塞,还出兵数万,直指宝象国都城。

京都危急,宝象国危急!

战报传回,举朝震惊,国王与王后再也没有闲心给我选什么驸马了。

朝廷紧着调集大军北上迎敌,护卫京畿。好多来京参加比武招亲的,还未来得及返乡便就又参了军,就连那进入了第三轮比试的二十七名“才俊”,也都被编入了军中,指望着他们能为国效力。

那萧山更是得了重任,被委任为一路先锋,领军出征。

从二月里便就开始,搞得轰轰烈烈的驸马选拔赛,终于因为不可抗力而中止了。

我不由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与之前的北疆之战不同,此刻战场就离着家门不远,京中气氛十分紧张。有些豪门世家怕京都失守,已是暗暗往南运送子弟财物,还有那更过分的,据说竟然已经派人私底下去联络叛军,想着左右逢源。

国王头发本就已经白了大半,得了这些消息,又开始变秃了。

四月里,朝廷与叛军在京都之北进行几次大战,双方互有胜负,战局一时僵持下来,朝中就有人提出了和谈的建议,倒不如许叛军以重利,哄他们返回北疆,先解了京都之困,再从长计议。

国王几日思量,头发又不知掉了几何,这才应了和谈,派使臣前往敌营进行谈判。叛军首领倒是个干脆人,听闻使臣来意,当下就说道:“和谈不是不行,要应我方三个条件。”

使臣一听和谈有望,忙就问道:“什么条件?”

叛军首领淡淡答道:“第一,许北疆自治;第二,重金抚恤死亡将士;第三,朝廷遣公主和亲北疆,两家结姻亲之好。”

实话说,这前两个条件,那使臣是早有准备的,唯独这第三个,却是有些出乎意料,那使臣不敢应下,只得回来报与国王知晓。

消息很快就在京中传开,人人都知道了叛军要讨个公主回去才肯撤兵。织娘与柳少君得了消息,赶紧入宫打听情况,织娘那里更是忧心忡忡,问我道:“难不成还要送公主去北疆和亲?”

“怎么可能要我去!”我笑笑,宽慰她道:“也不想想我已多大年纪,就是陛下肯送,人家叛军首领也不肯要呢!再者说了,公主不过是个封号,皇族里漂亮姑娘有的是,寻个美貌的出来封个公主,遣去北疆和亲就是了。放心,这都是套路。”

织娘这才放下心来,道:“这般就好!”

不料我才说了这话没几天,叛军那边就派人送了消息过来,这和亲的公主须得是国王亲生的公主,不要那新封的宗室女。

宝象国国王与王后就生了三个女儿,这是天下尽知的事情。大公主与二公主早已出嫁多年,别说儿子女儿,连孙子都快有了,自然是不能再嫁,宫中仅存的公主只我一个,却年过三十,已是再嫁之身。

国王那里愁得一夜白头,无奈之下,只得把我叫了过去。

王后一见面就抱着我放声大哭,道:“我儿命苦,婚姻不顺啊!前头被那魔头偷抢了去,一留十三年。现如今好容易回来了,却又要被人硬夺了去,嫁什么逆臣贼子!”

我一时也惊得怔怔的,好半晌才回过神来,问那国王道:“父王,可是使臣传错了消息?对方真的是要我去和亲么?”

国王闻言抹泪,道:“虽未点名要你,可符合条件的,只你一个。”

我忙又问道:“父王可曾与对方说明我的情况?”

“说过了,都说过了,不顶事。”国王摇头。

我不死心,强调道:“我已年过三十,又已生育过两子,日后怕是不能再生。”

国王无辜地眨了眨眼睛,道:“那叛军使者说这样正正好,简直是天赐的良缘!他们这首领也三十多了,妻子年前刚跟着野男人跑了,只留下两个孩子给他,娶你这样的填房,最是合适,也省得日后亏待那两个孩儿。”

吓!好一个,好一个……无法用言辞形容的叛军首领!

我半张着嘴,再说不出什么话来。

回到自己宫里,柳少君与织娘夫妻两个还在等我消息,听闻那叛军首领真的要我去和亲,柳少君顿时变了颜色,道:“纵是没有大王在,也不能叫公主去受此羞辱!属下这就潜入敌营,先杀了那叛军首领再说!”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