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前妻?跟人跑啦(1)

三月初五,萧山携百年老獾秘密返京,为安全起见,并未进入都城,只在城外别院悄悄住下。柳少君与织娘两个都有些惧怕此物,不敢随我同去,我只得一个人偷偷前往城外别院去见萧山。

萧山领我去瞧了那百年老獾,又将如何寻找此物的经过简略与我讲了一讲,待送我出门的时候,忽没头没脑地问道:“臣听闻陛下在张榜选才,要为公主比武招亲,可有此事?”

这刚刚回来,连城门都没进过的人都知道我在比武招亲,可见这事搞得声势实在是大。我尴尬笑了一笑,解释道:“也是想趁机为北疆那边选些将才,不光是为我。”

萧山看我一眼,问:“可有什么要求?”

我更觉尴尬,忙摆手道:“哪有什么要求,只要是品行端正、四肢健全就行。”

萧山又问道:“那卑职这样的可能行?”

我怔了一怔,颇有些反应不过来,“你这样的??”

“是。”萧山淡淡一笑,应道:“卑职也想去试试。”

他是个言出必行之人,第二日,我便在那报名表的尾端看到了“萧山”二字。

我直怀疑是自己看花了眼,又把这人的信息详细地看了一看,这才终于确定此萧山就是彼萧山了。我忙拿了那报名表去给王后看,含蓄地说道:“这个……不太好吧。母后不是定了由他来考校参试者的武艺么?”

不想王后看到报名表却是又惊又喜,叫道:“哎呦!萧山也报名了?”

我忙提醒道:“他可是国内排名第二的高手。”

本来是国内三大高手考校报名者的武艺,该淘汰的淘汰,该放水的放水,这排名第二的突然上去参赛算是怎么回事?不论是打赢还是打输,怕是都要有人讲论。

“吓!”王后表情夸张,道:“萧山可不是排名第二的高手!”

不是第二?我一怔,难道是我消息有误?

王后得意一笑,又继续说道:“昨儿那排名第一的才送了信来,说是练功时岔了气,功力大损,怕是不能前来考较参赛者武艺了。这般说来,萧山眼下排名得算是第一!”

那还比个毛的比啊?直接叫他进入第三轮得了!

我愣愣看着王后,一时竟不知说些什么好。

王后那里却是极为高兴,立刻派人去请国王,瞧那意思竟是要直接着手安排考验萧山品性了。吓得我忙劝她,道:“母后,母后,这事急不得,便是要暗箱操作,也要遵着程序来,这第一轮面试还没结束呢!咱们先把这事放一放,说一说如何除白珂的事。”

百年老獾已是寻到,接下来就该调白珂回京,设套杀他了。

王后总算是冷静了下来,道:“不错,此事要紧!”

我与王后正商量着,那宝象国国王就来了,听了我两个的话,却是正色说道:“眼下不能调白珂回京,更不能杀他。”

王后奇道:“这是为何?”

国王没回答,只把那刚刚收到的军报拿来给我与王后看。

原来,那大元帅龙啸北刚刚率领北征军解了边城之围,此一战中,白珂立功最大,甚得军心。龙啸北已是派他带兵北进,直抄叛军后路,若是现在突然把他调回,不仅要打乱整个作战计划,更有损军队士气。

国王感叹道:“这白珂是个将才。”

“将才也是个妖怪啊!”王后心存顾虑,又道:“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国王默了一默,又道:“此刻,当以大局为重。”

王后是个明事理顾大局的女子,闻言也沉默下来,过得片刻,才又说道:“陛下说得对,当下应以北疆战局为重。只是,”她说着又来看我,歉意道:“日后这段时日,百花羞怕是要受些委屈了。”

白珂若是在战场上屡获战功,京中的海棠也必然愈加嚣张,于我来说,必然是要受些影响的。不过,北疆之战事关宝象国生死存亡,这个时候,莫说我一个公主,便是君王受了委屈都要忍着。

争不过的事情,不如在开头就表现得大度些。

我闻言笑了一笑,道:“有父王母后护着,我能受什么委屈?至多不过是再回别院住些日子罢了。母后不用顾虑我。”

果然,这般一说,国王与王后夫妻两个面上都显露感动之色。

一个说:“我儿不用担心,凡事有父王给你做主。”

另一个说:“就容那妖女再蹦跶几天,咱们不理会她,只专心给你选驸马,母后瞧着,那萧山实在不错!”

话题绕了一大圈,终又回到了萧山身上。

萧山这人实在不错,可越是这半生不熟的人,提起来越是叫人尴尬。我忙寻了个借口,从王后宫中狼狈而逃。

因着北疆战事,诛杀白珂之事只能暂时后延。我把情况与柳少君与织娘两个一说,柳少君垂目不语,织娘那里却是气愤难当,道:“公主,不如咱们先杀了那海棠解恨,反正白珂人在北疆也不知晓。”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