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你既无情我便休(6)

素衣的本意是叫他两个相互爱慕,不想这说得太多了,表达方式又有些问题,这爱慕没出来,俱都心高气傲的两人却凭空生出几分厌恶来。

若是能一直这样相互厌恶下去也就罢了,反正天庭自有法度,两人又轻易见不到面,大不了老死不相往来。不想造化弄人,待到后面,他两人之间偏偏又生了别的变故。

奎木狼有次奉命下界除妖,那妖物很是有几分本事,奎木狼最后虽斩杀了那妖物,自己却也受了重伤,一时陷入险境。说来也是凑巧,恰逢苏合为王母往那蓬莱仙岛去送帖子,路过时瞧见,出手救下了奎木狼。

奎木狼重伤昏迷,时睡时醒,苏合不忍离开,亲自照顾了他三天三夜。

听到此处,我已是能猜出来几分后续,不由感叹道:“孤男寡女,这个照顾法,怕是要出事的……”

司命那厮点头应和:“的确是出了事。”

他又继续讲下去:

果然,奎木狼醒来后先做了自我介绍,紧接着便就问苏合的来处,也便日后报答。

苏合一听自己日夜照顾的竟是奎木狼那厮,顿时有些傻眼,若就此说出自己是苏合,那就情形难免尴尬。她正左右为难,忽记起之前在路上曾遇到过几个披香殿的玉女,顺口就扯了个谎,声称自己乃是披香殿玉女。

奎木狼没怀疑,他真信了。

一个谎言,总是需要无数谎言来圆。

苏合与奎木狼几次来往,情愫渐生,为着圆最初那个谎,只得时不时地跑趟披香殿,兼职做一做侍女。可就在奎木狼也慢慢对她生了点情谊,眼看着就要郎有情妾有意时,这个谎,却不小心露馅了。

奎木狼是个骄傲自负的性子,只当苏合故意戏弄于他,一气之下,再不肯理会她。而那苏合也不是个善茬子,见他这般翻脸无情,便挟着自己对奎木狼的救命之恩,要他以“一世”相报。

这便就有了后来的种种,种种……

我忽地有几分明白,黄袍怪为何从不肯与我细说他与苏合的前缘,为何对苏合转世的海棠多次纵容,甚至,为她夜宿银安殿,用什么“一夜”还“一世”。说到底,他与苏合之间绝非他自己说得那般清白。

司命星君讲得很是投入。

那来龙去脉,那你来我往,那奎木狼说了什么,那苏合又回了什么……竟比那话本子都还要精彩几分,待到后面,他竟讲得口干舌燥,向我要水喝,“麻烦,茶水给端碗来,解一解渴。”

“做梦呢,还喝什么水!”我应付他,想了一想,奇道:“这种种前事,都是发生在苏合与奎木狼之间,你这个局外人,怎知道得这样清楚?”

司命那厮噎了一噎,讪讪笑道:“八卦嘛,就得允许合理的推测与适当的想象,这样说起来才精彩好听。”

我默了一默,十分想要脱下鞋抽他。

他忙闪身,叫道:“好好说话,别动手!”

“那好,不抽你。”我忍了忍,又道:“你既别推测,也别想象,只说苏合与奎木狼的前世到底是怎样。”

“苏合就是你,你就是苏合!”司命郑重说道。

他忽又嘿嘿笑了两声,道:“大概就是我说的那样吧,忽略细节,只看主线。你若真想知道前情如何,回头自己找根绳往房梁上一吊,又或是拿把刀抹一抹脖子即可。只要百花羞一死,你便就立刻能够恢复苏合的记忆,你与奎木狼之前到底发生过什么,自然就都能想起来了。”

我转头看他,心中真的十分想打死他。

司命忙又笑笑,“玩笑话,只是玩笑话。”

他说完,赶紧绷了面皮,一脸严肃地与我说道:“好了,前世的事情都说完了,后面的,不用我说,你也都知道了。”

我略略点头,思量片刻,忍不住问道:“我放着好端端的女仙不做,却要下凡投胎,难道真是图与奎木狼的一世姻缘?”

不像啊,这可不像我会做出来的事情。

果然,就听得司命星君说道:“哪啊,哪是为他啊,你是原该下凡历劫,有没有奎木狼,你都得下凡过这一世。你叫奎木狼以一世相报,不过就是故意给他出难题罢了。”

难怪!我就说嘛,我不是个为着男人要死要活之人。

我忽又想起素衣曾说的“我”曾在奈何桥上等奎木狼三日,候他不到,这才怒投别处。既然不是为着奎木狼才下凡投胎,却又为何会做出这般痴情怨女一般的举动?

思及此,我又问司命那厮道:“我果真是为了等奎木狼才在奈何桥上等了三日?”

“快拉倒吧!”司命忙摆手,又神秘兮兮地凑过来,与我小声说道:“说起这事,我最清楚。你要下凡历劫,却又怕吃苦受累,就托我给你安排个好去处。我看在咱俩关系一直不错的份上,给你选了宝象国的皇宫内院。不想你这丫头看了一眼那宝象国,嫌它国小民寡,非要给我换上一换,我这才不得不给你再另寻去处!苏合,不是我向你买好,你可知我给你换去那大夏国,费了多少力气?”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