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你既无情我便休(5)

若是之前,我必会设法拒绝王后好意。可现如今,奎木狼已真真的弃我而去,我就该也忘了他,另选驸马,开始新的生活,决不能苦哈哈地过自己的下半辈子,空留笑话!

有道是“一别两宽,各自欢喜!”

我点头应王后道:“一切听从母后安排。”

王后闻言大喜,立刻去寻国王商量,两人不知私底下都说了些什么,尽弃了之前选驸马的套路,竟出了新的点子,要给我比武招亲。

堂堂一国公主,竟然搞比武招亲,这生活,果真如同话本子一样精彩!

王后大张旗鼓地将我这位三公主从城外别院接回,喜滋滋地来与我说那比武的具体安排,又道:“我和你父王商议过了,咱们不限对方的家世,只要人好有才即可报名。”

原来,虽说是比武招亲,却要过三轮甄选。

这第一轮要先过面试,瞧得顺眼的方可入围;第二轮才是比武,却不要他们对打,只对阵国内三大高手,这样也方便给人放水,省得叫那不顺心的中选;至于第三轮嘛,名为文试,实则考验人品,酒色财气,都要扛得住才行!

我听得愣怔,呐呐道:“这……太夸张了吧?”

“哪里夸张?”王后秀眉一挑,又道:“父王母后可是一心为你好,这般选驸马,就如同那广撒网多逮鱼。这选出的青年才俊,纵然不是出身名门也没关系,眼下北疆正在打仗,只要把他往战场上一送,由人扶持着打两个胜仗,镀一镀金再回来,到时你父王封他个大将军,这面子里子不就都有了!”

不得不说,王后说的也有她的道理。

我却仍然有些迟疑,“母后,我已三十,又是二婚再嫁,万一人那青年才俊都不肯来,岂不丢人?”

“瞎说!”王后面露不满,音调不自觉地拔高,斥责道:“不许妄自菲薄!你是谁?你是我的亲生女儿,是这宝象国的金枝玉叶,莫说是再嫁,就是再再嫁,也会有万人来求!”

我愣了一愣,还欲再说,王后已是截断我的话,只道:“这事你不用管了,交给母后便是!”

说完,就打发了我出去。

织娘得了消息,特意进宫来瞧我,小心问我道:“公主,您真要再嫁?”

我被她问得一愣,奇道:“怎了?”

织娘咬了咬下唇,犹豫了片刻,才又说道:“那大王怎么办?”

大王?奎木狼么?

我想了想,抬手指了指天,道:“他在天上,与我何干?”

“可是,可是……”织娘又是咬唇,小声道:“不管怎样,大王还是公主的夫君啊,您若再嫁,他那里怎么办?”

我抬眼看织娘,认真说道:“听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件要紧事来。他弃我归天,连封休书都未曾给我,我若就这样嫁了,确是有些不妥。不如我们择个好日子,焚香拜月,烧封休书给奎木狼,也算有个了结,可好?”

织娘张着樱桃小口,呆呆看我,好半晌都没说出话来。

既起了这个心,我便还真惦记上了,特意寻了那翰林院的学士,求了封文采斐然的休书来。然后,又找了个风清月明的好日子,于殿后设了香案,将那休书郑重其事地烧了,顺便又求了求我的新姻缘。

织娘在旁不言不语,一直默默抹泪。

我实在看不过去,只得拍了拍她的肩头,安慰道:“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这不过是人之常情,还是看开一些吧。男人么,这世上多的是,走了一个,就再另找一个么,多简单的事儿!”

不想这样一劝,织娘哭得更凶了几分,泣不成声地说道:“公主,奴婢知道您心里苦。可奴婢总觉得,大王不会这般绝情,他这般做,定是有什么苦衷的。”

我不由默了一默,苦笑道:“许是有什么苦衷吧。”

织娘美目微瞠,问道:“那您为何还要比武招亲,另嫁他人?难道是与大王赌气不成?纵是大王一时想不明白,与您赌气,您也不该与他赌啊。”

“不是赌气,真不是赌气。”我摇头,想了一想,又道:“织娘,你知道这天上只一日,地上却要一年吧?”

织娘抹着泪点头,“奴婢知道。”

“嗯,你都知道,想必你家大王也应是知道的。他在天上轻轻松松几十天,我却要在这人世间苦哈哈熬上几十年。他与我赌气,便是这般来赌的么?他都不知怜我惜我,我为何还要为他苦守?”

织娘张了张嘴,却是没答上话来。

我笑笑,打发了织娘回去陪柳少君,自己转身回了殿内。

没过两天,那十几年不曾见过的高冠男子便就又入了我梦。我正睡得半梦半醒,突觉床前多了个大男人,难免被吓了一跳,顿时惊坐而起,尖叫一声,想也不想地就把枕头往他身上扔了过去。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