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你既无情我便休(4)

除了枣树精,那化成人形的猫妖“虎大王”也在,两人正蹲在老桃树前烧纸,枣树精一边烧纸一边抹泪,嘴里不停念叨道:“阿桃啊阿桃,我那般劝你,你都不听,非要吃什么唐僧肉求长生,现在可好,非但没求来了长生,反倒丢了性命,何苦来哉?”

我抬眼看去,只见那株老桃树枝叶枯败,竟已现死态。

那猫妖最先发现我们,惊得立时从地上窜了起来,差点都踢翻了面前火盆,他撒腿想逃,却被萧山持剑从后挡住了去路,几次突围都不得逃脱,最后只得死心,回过身向我跪倒,连声央求道:“公主饶命,公主饶命!”

枣树精面上倒是平静,默默擦干了眼泪,起身与我和柳少君行过了礼,这才说道:“诸位来晚了一步,阿桃已是死了。”

“怎么死的?”织娘追问道。

枣树精又不觉泪流,却是不答,只转头看向那跪在地上的猫妖,道:“还是你说吧。”

猫妖忙道:“仙子是被压龙山狐狸洞的那些人害了性命。”

原来,桃花仙对唐僧肉一直念念不忘,那唐僧师徒一离开宝象国,她立刻就带着猫妖从后追了过去。无奈孙悟空实在厉害,他们连靠近尚且不敢,更别提得机会杀那唐僧了。就这样跟了几百里,桃花仙觉得再跟下去也不是办法,索性就超过了那师徒四人,赶去前面的平顶山莲花洞报信,想着借那金角、银角之力除去唐僧的徒弟。

早之前,奎木狼还是黄袍怪时就曾说过,桃花仙若真是去平顶山与那金角、银角等人共谋唐僧肉才是糊涂。

不想竟被他说中了。

失去了波月洞的庇护,又没得白骨夫人相伴,不过是草木成精的桃花仙,又是那样娇蛮的性子,纵是那金角、银角两个不会与她计较,可压龙山那窝狐狸,却是容不下她的。

最后落的结果,竟是连白骨夫人都不如。

猫妖悲道:“那胡念念几次借机欺辱仙子,仙子忍气不下,就与她起了争执。金角、银角两个大王却拉偏手,眼睁睁看着胡念念把仙子打伤。压龙大仙那个老狐狸更是恶毒,说是把仙子接去压龙洞养伤,却对仙子百般折磨,仙子熬受不过,没几日就死在了压龙洞里。小的千辛万苦,这才逃了条性命回来报信。”

枣树精那里又是抹泪,感叹道:“若是大王还在,他们哪里敢这般欺辱阿桃。”

“呸!”织娘啐了他一口,“你们还有脸提大王,若不是她忘恩负义,勾结外敌,我碗子山何至于到此地步!”

那猫妖闻言忙看我,又是连连磕头,解释道:“当初我们追唐僧到宝象国,遇到海棠与白珂,本只想着借白珂之力捉住唐僧,是那海棠哄骗着仙子往驿馆里送的信,说是一则可以离间大王与公主夫妻之情,二则也是可以绊住唐僧,好方便白珂趁机下手。仙子一时糊涂,这才做下了错事,实不料后面会发生这许多的事情!仙子自己也是十分后悔,每每想起,都自责不已。”

那封所谓“家书”我曾亲眼见过,其言辞文采确不像出自桃花仙之手。这猫妖话里许是也有几分是真的。不过其余的,却就不见得了。

我抿唇不语,抬头望得那老桃树片刻,淡淡吩咐萧山道:“刨树。”

枣树精一惊,忙上前来拦,却被柳少君施法制住,丝毫动弹不得,只能慌张叫道:“公主手下留情!手下留情!”

“留情?”我反问他,“她既已死了,空留着枯树也是没用,不如刨倒了,一把火烧了,也叫她免受风吹日晒之苦,岂不是更好?”

枣树精噎了一噎,说不上话来。

那猫妖反应就要快了许多,连忙说道:“刨树之事怎敢劳公主动手,由小的来做就好了。”

“不用我动手,我带了人来。”我说道,又看萧山,吩咐道:“叫大家动手吧。”

萧山闻言点头,应道:“是。”

“动手。”他转身下令,那些跟来的侍卫俱都围将上来,各自挥起斧头刀铲等物,齐齐冲着那株老桃树招呼了下去,不及片刻功夫,就听得有人惊呼道:“有血!”

果然,就见那刀斧所砍之处,有殷红的鲜血冒了出来。

织娘上前看了,回身与我说道:“公主!桃花仙乃是假死,他们骗人!”

枣树精与猫妖听了,俱显惊慌,苦于挣不脱柳少君控制,只得跪了下来,连连磕头道:“求公主饶阿桃一命,她已是知错了!”

桃树前,桃花仙已是缓缓显出形来。

她虚脱无力地倚树而坐,面如金纸,唇角带血,眼望着我,哑声说道:“我被那长生不老所诱,先受海棠哄骗做下了糊涂事,已是后悔不已,后又在那狐狸洞屡遭欺辱,落得个半死不活。事到如今,我早就是活够了。公主若杀我,那便杀吧。”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