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你既无情我便休(1)

没过两天,后宫里就起了波澜。

先是国王因北疆战事不顺,为着一点芝麻小事就当众斥责王后,王后面上不搁,一个没忍住回了句嘴,不想竟就激怒了国王。国王拂袖而去,一连数日未踏进王后宫中一步,只夜夜宿在那新晋的丽嫔宫中。

大公主听得消息,进宫探望母亲,不知怎地却在御花园和丽嫔起了冲突。

国王以为她是受王后指使,不仅将大公主斥责了一番,捎带着还恼上了王后,竟下令命王后闭门思过。王后自与国王结发以来,横行后宫三十多年,还从未遭受过如此打击,一时便有些受不住,气得病倒在了床上。

温柔贤淑的二公主马上进宫侍疾,不仅替王后寻医问药,还不知从哪里寻了个神婆来,算出王后连走背字是有原因的。而这个原因,恰好就是我这个被解救回朝的三公主。

而那神婆,貌似还是以前义安公主推荐给二公主的。

这一番折腾下来,最后的结果是王后挥泪遣我出宫,送去别院休养,直至她那背运过去。

王后不愧是王后,几十年的宫斗老手,一切做得都毫无痕迹,我深感佩服。

我离宫那天,正是大雪初晴,车驾出宫门时,好巧不巧地,竟就碰上了白珂。他许是还未接到军中调令,仍旧穿着禁卫军的服饰,依稀还是之前面容,就策马立在道边,恭声与我说道:“白珂送公主一程。”

这还是自十三年前一别之后,我第一次见他。我未言声,只淡淡地放下了车帘。

那皇家别院就在京城外不远,出了城过两条河,再翻半座山坡便就到了。马车停在别院大门外,我由侍女扶着下了车,回头见白珂仍跟在后面,不由冷笑,问他道:“白将军什么意思?这是连等到天黑的耐性都没有,光天化日之下,就要对我下手了么?”

“公主误会了!”白珂忙道,默了一默,才又轻声说道:“海棠她也是一时入了魔障,才会这般行事。她,她本质其实并不坏,您别怨恨她。”

“不怨恨她?”我冷笑,回身从车厢内抱出那随身携带的小瓷罐,问白珂道:“你可知这里面装的是什么?”

白珂面露不解之色,默默看我。

我又道:“这是红袖她们的骨灰!我辛苦寻了许久,也不过寻回了这小半罐来,其余的,尽都被风吹散了。白仙君还记得她们两个吗?听说还是你把他们两个抓回,交到了那猪八戒手中的呢!不知当时,她们可曾向你哀求,求你念一念旧情,放她们一条生路?”

白珂神色微变,说不出话来。

我冷冷笑了一笑,又问道:“你可知谷中死去的又有多少?有多少是你昔日旧友,又有多少曾恭声唤你一声白仙君?这都是你那海棠姑娘造得罪孽,她偏执成狂,你却为虎作伥,害得好好一个碗子山尸横遍野、血流成河!你竟然还说她本质不坏?我看你分明是眼瞎心盲!”

白珂面色已是十分难看,大汗淋漓,讪讪无语。

“回去告诉你那海棠姑娘,我既已落魄至此,要杀要剐随她方便,请她大胆上门便是,我候着她!”我撂下一句场面话,说完再未理会白珂,只拂袖进了院门。

不想当天夜里,那海棠竟就真的上了门。

呃,这不免也太听话了些吧?

我瞧了瞧她身后,见并无白珂跟随,这样看来……竟不是来杀我的?

海棠似是看出我的心思,讥诮地笑了一笑,道:“你用不着害怕,我若想杀你不会等到现在。我这次来,只是来瞧瞧你。”

“那现在瞧到了么?”我问,又说道:“既瞧到了就回去吧,大年下的,又山高路远,天气也不好,我就不留你了。”

海棠冷笑道:“你不用急着赶我,我也不想见你。”

我很是奇怪,“既不想见我,那你来做什么?”

她哑了一下,随即就又冷笑,转身往院中走了几步,抬头望向西方夜空,过得片刻,忽没头没脑地问我道:“你说他是哪颗星?”

他?黄袍怪么?我抬头瞧了一眼,诚实摇头:“不知道。”

海棠回头看得我两眼,唇边露出一抹嘲讽,又问道:“他到底看上了你什么?容貌?脾性?还是才情?你到底有哪里比我强?”

讲实话,这事我也不大清楚,于是又是老实摇头,道:“不太清楚,这事你最好上天去问一问他。”

海棠轻轻一哂,嘲道:“你不过是比我占了个‘早’字罢了!”

我摸了摸鼻尖,好脾气地答道:“也许吧。”

许是因为我态度太好,海棠觉得有些不过瘾,便就换了种方式,又回身仰头去看西方夜空,默了一会儿,忽地说道:“我第一次见他,也是在这样的雪天,素衣带我入谷,说要领我去见那个与我有一世之约的负心人。原本,我是不想去的,你既无情我便休,男女之事,不过如此。直到亲眼见了他,我才忽地明白了苏合为何会对他舍不下抛不掉,不过一眼……”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