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十三姻缘一朝尽(3)

瞧她这反应,许是还以为黄袍怪真是妖怪。

我想了一想,便就与她解释道:“母后,他不是妖怪,而是天上的奎星。”

王后却是抹泪,埋怨道:“你这孩子,对着母后还说这些假话做什么?他若真是什么奎星,又怎会吃人?”

我听得一愣,“吃人?吃什么人?”

王后面上难掩惊恐之色,道:“昨天他入朝认亲,你父王瞧他仪表非凡,真把他认作了驸马,特命他留宿银安殿,又安排了筵席与他。不想他夜里醉酒后却变了嘴脸,殿内十八个侍候的宫女只逃出十七个来,有一个就死在了里面,被他吃得干净,只留了一片血迹!”

我一时怔住,颇有些反应不过来。

黄袍怪滞留宫城不归已是叫我百般不解,不想这后面发生的事,听起来更是叫人匪夷所思。昨天夜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变故,叫他一反常态,在那银安殿内饮酒吃人,宿醉不醒?

那王后还当我是被吓住了,忙又来哄道:“好了,过去的事都莫再想了,从今以后,你还是我和你父王掌中的宝贝,这宝象国的三公主。不过,你且记着,日后不论后宫那帮碎嘴子怎么问,你只咬定了那怪是奎星下凡,千万莫说漏了嘴。我也叫你父王早早打发那几个和尚西去,省得再出什么纰漏。”

王后就是王后,论起心计比那国王可能还要多上几分,也不知她到底做了些什么,第二日一早,那唐僧师徒四人便就坚持辞王西去,不肯再多留一天。国王亲率了大臣送到城外,几次洒泪,告别场面那叫一个感人。

作为被解救人员,不管我心里对这师徒四个有多少怨恨不满,也只能一路陪同相送,故作不舍之态。

临分别时,我特意把唐僧叫到一旁,小声嘱咐他道:“唐长老,您那大徒弟本领虽大,却是个心肠狠硬之人,稍有不如意,便会对人喊打喊杀,没得半点慈悲心。您需得多提防,以免他惹祸。”

唐僧垂目念佛,小心瞥一眼远处的孙悟空,压低声音回我道:“贫僧心里清楚,不过这猴子本领大,取经还得指着他出力呢!”

既说了孙悟空的坏话,还要再说说那猪八戒的好话,如此这般,才能离间他们师徒几个。我又道:“您那二徒弟,瞧着却是个老实忠厚的,您凡事不如多和他商量商量,听一听他的意见。”

“晓得,晓得。”唐僧竟是点头,顿时把我当做了知己,真心实意地说道:“八戒虽懒馋些,却是个实诚人,又厚道。”

他既然这般想,我也就放心了。

我就站在城门之外,眼看着那师徒四人的身影渐行渐远,终都变作小小的黑点,消失不见。十三年前,那梦中之人所言果然分毫不差,我与黄袍怪的姻缘,终了结在了这“四个西去的和尚”手上。

只可惜姻缘虽了,事却未了。

很久以前,母亲曾百般交待过我:在这世上,人最可靠的只有自己,至于他人,你可以利用,却不可倚靠,更不可依赖,无论这人是谁,无论这人曾对你说过什么,又曾许诺过你什么。

我当时年少,并不能懂此话的深意,直到此刻,方才真正明了。

时已入秋,天气似是在一夜之间就凉了下来,宫女从后为我披上披风,恭声禀道:“公主,大公主与二公主俱都到了,王后娘娘请您回去与姐妹相见。”

我点点头,转身进了城。

待回到后宫,三宫六院的嫔妃已是到了个齐全,百花羞两位早已出嫁的姐姐也俱都进了宫,一左一右地拉住了我,又是一番感慨,几番抹泪。我虽与她们姐妹情分不深,可看到这个,心里也不觉有些难受,跟着掉了几个泪珠。

后宫众妃嫔纷纷上前来劝,好容易消停下来,又听得有人奇道:“咦?义安公主怎么还没到?”

我听得一愣,正想这义安公主是个什么人时,王后已是解释道:“那是你父王从宫外认回的义女。十二年前在千佛寺外,她曾救过你父王性命。当时你父王与我百般寻你不到,正是心伤,瞧见她不由想到了你,便就认了她做义女,封了义安公主。”

徐昭仪那里不由赞了一声,道:“要说陛下认回的这位义女,可真是好人才!不论是相貌还是才情那都是一等一的好,偏偏为人还怜贫惜弱,仗义直言,那年救驾之事就先不提了,便是公主这次得救回朝,也得多谢她呢!”

我听得心中一动,不动声色地问道:“此话怎讲?”

徐昭仪抿嘴笑得一笑,正要开口,不想她身边的丽嫔却是嘴快,抢着说道:“唐长老这次入朝,本是见不着陛下的,恰逢义安公主侍奉在旁,劝了陛下一句,说唐长老乃是上邦圣僧,不好不见,陛下这才宣了唐长老上殿,又因此得见了唐长老捎来的公主家书。公主您说,是不是得多谢义安公主?”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