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十三姻缘一朝尽(2)

能得他这样一句话,我终放下些心来,忙催促他道:“快走吧!莫要被那孙悟空看到了。”

柳少君又给我磕了三个响头,这才毅然起身离去。

我脱力地坐倒在地上,只觉身心俱疲,半晌不得动弹。

又过得一会儿,也不知为何,我心跳猛地漏了两拍,红袖与一撮毛的面孔突然从脑海中一闪而过,她二人脸上俱都是惊恐绝望之色,惊叫声仿佛就响在我的耳边,尖利刺耳,瞬息过后,便又戛然而止。

我惶惶然不知所措,眼泪不受控制地流了满面。

直到后来,我才知道,这是她俩个停留在这世上的最后一瞬间。

原来,便是猪八戒一个,只有五百年功力的柳少君也是打不过的,他是变作了沙和尚的模样,从猪八戒手中骗出了阿元与阿月。那猪八戒很快察觉,从后追赶不放,危急时刻,红袖与一撮毛两个挺身而出,变作阿元与阿月的模样引开了猪八戒,这才换得柳少君与两个孩子的生路。

那猪八戒捉回红袖与一撮毛,与后面赶到的沙和尚一同去了宝象国,为了引黄袍怪出来,就在那宫城之上,将她俩个从空中重重掼下,摔死在白玉阶前,鲜血迸流,骨骼粉碎。

我一直忘不掉初见红袖的情形,她一手叉腰,一手挥帕,娇笑着喊我“公主娘娘”。

我还记起一撮毛其实早已不叫一撮毛,她循着红袖的名字,给自己起了个名字叫做“添香”。

这两个小妖,一个嘴滑,一个脚快,无事时总是信誓旦旦,要与我同生共死,可但凡遇到点事,她两个便就见风使舵,溜得比谁都快。唯独这一次,她们没有跑,替我的两个孩子死在了宝象国皇宫的白玉阶前。

而我,却被困在波月洞中,除了哭泣,别无他法。

还记得幼年时母亲曾给我讲过一个故事,她说每个年轻姑娘心中都有一个英雄梦,想她的意中人是个大英雄,于她危难无助之时,身披金甲圣衣,脚踏七色云彩,从天而降……

可惜我一直等到天黑,也没能等来我的英雄。

从天而降的是唐僧的大徒弟孙悟空。他与我说黄袍怪已回了天庭,还说黄袍怪本就是天上的神将,乃斗牛宫外二十八宿之一,西方白虎七宿之首的奎宿星君。他可不叫什么黄袍怪,他是奎木狼。

难怪素衣仙子一直都叫他“奎哥哥”,难怪他一直说自己不是妖,原来竟是这般缘故……

他,足足瞒了我一十三年。

孙悟空又道:“公主也不是凡人,乃是披香殿侍香的玉女,和那奎星有了首尾,这才相约私逃下界,配成了这一十三年夫妻。所有种种,都是前世前缘,该有这些姻眷。”

我听得怔怔,好半晌才能哑声问道:“我前世是那侍香的玉女?”

“司命星君的话,怎会有错?”孙悟空笑笑,又道:“一饮一啄,莫非前定。如今姻缘既了,也就各归各位了。”

“怎么个各归各位?”我又呆呆问道。

孙悟空笑道:“奎星人缘着实不错,许多星君神将与他说情,又有司命老儿给他作保,玉帝便也没有怎么罚他,叫他仍去做他的星君了。至于公主嘛,你回那宝象国,继续做你的公主。”

好一个各归各位!

我凄然而笑,“就这般?”

孙悟空不答反问:“不这般,公主还想哪般?”

我又问道:“奎木狼就这样应了么?”

“应了应了。”孙悟空颇有些不耐烦了,又道:“非但应了,还谢玉帝恩情呢!”

正说着,那猪八戒与沙和尚两个举着兵器冲进洞来,高声问道:“师兄,有妖精留几个给我们打打!”

孙悟空回头看了一眼,笑道:“满洞的小妖早已被我老孙打绝,老妖也回了天庭,你两个来得晚了。”他说完,又施法撤了我面前屏障,道:“公主,这过去的事就莫多想了。走吧,我们兄弟带你回朝,叫你与父母团聚。你闭上眼,我好使个缩地法。”

我却未闭眼,恍恍惚惚间,有无数光影从眼前一闪而过,先是波月洞内外的尸横遍地、血流成河,然后便就是高山峻岭,田野村落,待宝象国的繁华都城也闪过之后,景象终于停在了那宫城之内。

十三年前,我被那黄袍怪从宝象国摄来碗子山,惊慌恐惧之余,唯一的念头便是要活下去,只有活下去,才有可能回到大夏,再见父亲母亲。

十三年后,我又被这孙悟空从碗子山带回宝象国,万念俱灰之下,仅存的念头也是要活下去,只有活下去,才能重返碗子山,寻回我的两个孩子。

还是母亲那句话说的对,不论到了什么时候,只有活着,才有改变的希望。

金銮殿上,除了宝象国国王和王后,一众文武大臣并后宫嫔妃也尽数都在,瞧见我跟着孙悟空他们现身,众人一时表现各异,怜悯者有之,惧怕者有之,还有那么几个,眼中难掩厌恶与不屑之色。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