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四个西去的和尚(5)

一撮毛答道:“然后?然后大王就跟他们打起来了啊!”

红袖转头又来看我,却是吓了一跳的模样,失声叫道:“哎呦!我的公主娘娘,您这是怎么了,脸色怎变得这么难看?”

突然惹出了这样一锅事,我脸色若能好看才是怪了呢!想我都在这波月洞住了十三年了,宝象国的人马早不来晚不来,偏偏是在我放走唐僧之后才来,而且来的还是他两个徒弟,这不明摆着是我自己给自己惹得祸么!

说来也是奇怪,我与那唐僧不过只见了一面,又不曾告知我的身份,他是如何知道我是宝象国公主,又不知天高地厚地派了两个徒弟回来救我呢?还说是奉了国王旨意,这么说,宝象国国王也已是知道了?

此事古怪!

我再坐不住,不顾红袖阻拦,起身便往外走,还未出得山门,却见有小妖三三两两从外回来,个个脸上带着几分兴奋,边走边议论个不休。就听得有人低声讨论道:“大王真是厉害,只几个回合就拿住了那和尚,可见前几日那次是戏耍着他们玩,并未使出真力。”

旁边有人应道:“大王这是恼了,那猪脸的和尚太难听,说咱们夫人是宝象国的三公主,是被大王骗来强占的,大王岂能不恼?”

立刻有人压低了声音,接道:“哎?哎?这许就是真的呢,没听柳仙君还有红袖姐姐她们都是叫夫人为公主的么?这离得咱们碗子山最近的可不就是宝象国么,不是那里的公主,还能是哪里的?”

“难不成真的是被大王骗来强占的?”又有人问道。

这话一出,红袖再听不下去,撸着袖子就迎了上去,高声骂道:“放你奶奶的狗臭屁!竟敢在背后嚼舌根,我看你们都是皮痒了!”

那几个小妖闻声抬眼,看到红袖先是一惊,待再看到后面的我,更是慌了,忙都跪下了与我赔礼,口中叫道:“夫人恕罪,夫人恕罪。”

红袖那里仍是气不消,带着一撮毛上前去打那几个小妖。我忙喝住了,只他们问道:“大王回来了?”

当中有那机灵的,忙答道:“回来了。那个猪脸的和尚跑了,大王捉住了那个晦气脸的和尚,已是带去刑堂了!”

我闻言,顾不上再理会他们几个,撇了红袖与一撮毛,只转了方向又往刑堂去。待到刑堂,果然就见黄袍怪在此,又见堂正中石柱上绑了个人高马大的和尚,面相甚是凶恶,正是唐僧那个叫做沙和尚的徒弟。

我疾步过去,扯了扯黄袍怪衣袖,低声问他道:“怎么回事?”

黄袍怪看我一眼,却未回答,只问道:“你当初放唐僧之时,可有告诉过他你是宝象国公主?”

“没有。”我忙摇头,又道:“我再糊涂,也不至于跟他说这个。我当时只说了是你的妻子,别的没说什么啊。他怎么会知道我是宝象国公主?”

黄袍怪面沉如水,踱步到沙和尚身前,寒声问道:“说,你师父是如何知道我这妻子是宝象国公主的?可是有人……”

“没有!”那沙和尚倒是有几分硬气,立刻梗着脖子叫道:“没人说!公主也没什么书信传回!”

很好,这人真是够实在,审都不用审,就自己先招了。

我与黄袍怪对望一眼,交换了一下眼神,黄袍怪便就返身回来,伸手抓住我的胳膊,将我一路拉扯到沙和尚面前,恶声恶气地逼问道:“你这女人,好没良心!难怪你背着我私放那唐僧出去,原来竟是叫他与你传信!你到底传了什么消息出去?这两个和尚怎地又打上门来,还说要救你还朝?说!”

不想沙和尚还未唬着,却是吓到了刚刚赶来的红袖,她闻言噗通一声便就给黄袍怪跪下了,急声求道:“大王快别错怪公主,她与您生儿育女,恩爱多年,怎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定是这野和尚受人指使,故意说了这话来离间你们的!”

被她这样横插一杠,我与黄袍怪俱都愣住,一时竟不知这戏该怎么继续演下去。

红袖这位群演却是极为入戏,膝行过来,哭道:“公主莫与大王赌气,快为自己辩上一辨,别叫大王错怪了您!”

我忙就坡下驴,做出惊恐之色来,颤声辩解道:“大王冤枉妾身了,妾身哪里有什么书信传回。”说着,又去看那沙和尚,央求道:“这位长老,还请快说了实话,千万莫要害我受冤,无辜丢了性命。”

沙和尚看看我,又去看黄袍怪,咬了咬牙,却是说道:“你这妖怪休要错怪公主!是我师父在洞中见过公主模样,待到宝象国,倒换关文时,那皇帝拿了公主的画像询问,问我师父沿途可曾见到。我师父这才知道你这妻子竟是宝象国公主,与那皇帝说了,那皇帝便托我们前来拿你,救他这公主还朝!哪里有什么书信!”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