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谁家都有熊孩子(4)

阿元很是积极,抢着说道:“你这个也好说,也直接取一个字,就叫阿饼吧!”

“阿饼”虽还小,却也知这名字不好听,咧开嘴就哭了,一边哭一边控诉:“哥哥坏,哥哥坏!”

他哭了一场,名字这才又由“阿饼”换成了“阿月”。

时光过得太快,我与黄袍怪还没来得及做准备,阿元就到了猫嫌狗厌的年纪,然后不待我俩适应过来,阿月那里便也紧跟着哥哥的脚步,时时刻刻惹人嫌了。两个孩子日日作事,处处闯祸,不是今儿提水灌了东家的洞穴,就是明儿拔了西家孩子的羽毛,前来告状的络绎不绝,赶上人多的时候,大家还得排个队,分个先来后到。

黄袍怪气得狠了,真是下手狠揍过两个儿子,可惜却不大管用,不过也就消停了三五天,那告状的人便就又开始登门了。他私底下也向我感叹,道:“小时候只觉活泼可爱,长大了怎就能淘气成这个样子呢?唉!总不能真打死了他们吧?”

唉!自己亲生的儿子,总不能真打死……

我上面虽有几位兄长,可年纪都与我相差颇大,待我懂事时,他们早已经大了,还真不知道他们幼时是否也这般调皮捣蛋,而父亲母亲那里又是怎么管教他们的。我也别无他法,只能拍拍黄袍怪的手臂,好言安慰道:“好歹也只是调皮捣蛋,没作什么大妖。且熬着吧,总有个长大懂事的时候。”

话虽这么说,两个人却都有些憷了,原本还想着再生个女儿,可又怕再生个混世魔王出来,只得暂时消了这个心。也是同年,谷中一个花豹头领得了两个女儿,都是既漂亮又乖巧,叫人瞧着都心痒痒。

小娃娃满月那天,黄袍怪还亲自去抱了抱那两个小女娃,待再回家来,就越发瞅着自己的两个儿子不顺眼,晚上临睡时,竟一脸不甘地与我抱怨道:“人家怎么就能一举得女?要是能换一换孩子就好了,哪怕两个换一个回来也是赚的!”

“就咱们这两个儿子,你满山谷里问问去,就算白送谁肯要?别说一个,半个也换不来的,快别发梦了,赶紧睡吧!”我劝着他,自己却也忍不住叹了口气,又道:“唉,都是命!”

黄袍怪也跟着叹气,躺下了却又伸手来拉我,低低笑道:“我听他们那话里的意思,生女也是有偏方的,却也不知是真是假,若是真的便就好了,咱们也学上一学,看能不能生个女儿出来。”

十多年夫妻做下来,便是有这个好处,纵是再说什么私密话,也不会觉得难为情。我闻言忙撑起身来看他,问道:“真有偏方?”

他唇角微弯,展眉轻笑,把我拉低了,凑过来耳语道:“他就这么含糊说了一句,我又不好多问,不过,听着那话里的意思,似是要你们女子辛苦些。”

我听得似懂非懂,“怎么个辛苦法?”

他勾唇笑了一笑,双手忽地钳住我的腰肢,将我提到他的身上,然后,抬身向我吻了过来,低语道:“你来……”

呃……这确实是挺辛苦的,纵然有他“扶持提携”,我仍累得腰酸腿软,第二日就有些爬不起床来。如此几次之后,我便开始耍熊,再不肯如此“辛苦”了。

也是这年夏天,气候很是有些反常。先是一场倒春寒伤了桃花仙等一众花木精怪,待入了夏,天气却又意外炎热起来,酷暑难耐,别说红袖与一撮毛她们日子难熬,便是我也有些受不住了。

谷内谷外,竟只有波月洞里还凉爽些。黄袍怪原本不喜洞内阴暗,现在为着图这几份凉爽,也只得命大家暂时搬了进来,以避酷暑。

这波月洞有万般好,却有一点不好,太过幽深曲折,错综万千。搬进去第二天,阿元便就领着弟弟钻进洞内深处迷了路。黄袍怪亲带人寻了大半晚上,直到快天明时才找到了这对兄弟,见着面二话没说,便就撸起袖子来狠揍了兄弟俩一顿。

教育孩子是对的,可是这般简单粗暴我却有些不喜,再瞧着那被打得皮开肉绽的两个孩子,心里更是又痛又气,冷着脸也不搭理黄袍怪,只命一撮毛去白虎岭寻白骨夫人去讨伤药。黄袍怪瞧我这般,似是也有些后悔自己下手重了,慢慢蹭过来,讪讪说道:“还去什么白虎岭,待我取出内丹来,给他两个治一治也就是了。”

“哎呦!可劳驾大王不起!”我拿眼斜他,冷哼哼了一声,又道:“您打人也怪受累的,哪里敢再去借您的内丹,还是算了吧!一撮毛,你还等什么呢,还不快去!”

一撮毛小心翼翼瞥一眼黄袍怪,低低地应了一声,这才一溜烟地跑了。

那白虎岭就在碗子山东北,不过才百余里的距离,一撮毛腿脚又快,很快便就回来了,却是空手而归,气喘吁吁地说道:“白骨夫人不在家,说是出门访友去了!我回来时顺道还去南坡桃花仙那里找了找,家里也是没人,说是同白骨夫人一起走的。哎呀妈呀,对了!桃花仙竟把‘虎大王’的铃铛解了,吓死我了!”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