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大家都是“颜控”(7)

瞧着那吓得面无人色的郎中与稳婆,我心里很是过意不去,特命织娘前去好言安抚了一番,不但许下重金,还向其保证说只待我生产完便会送他们回家。不过,从后来的反馈来看,那几个人似是不怎么相信,每日里仍是哭哭啼啼的。

红袖有些恼了,亲自去了一趟,自她去过,那郎中与稳婆就再不哭了。

我很是惊奇,问红袖是怎么安抚的。红袖却是撇嘴,甩了甩帕子,道:“安抚什么呀,奴家只说了一句话:哭,再哭就把你们都吃了!”

我闻言不由默了一默,心道这简单粗暴虽然不好,但是不得不承认,有时候还真是好用!

一进九月,我那肚子便就一天大似一天,渐渐的,就跟扣了个锅一般了。黄袍怪听了稳婆的话,每日里都要拉着我在院子里溜达几趟,很是认真负责。我手捧着肚子,心里也不觉忐忑,时不时地就要问他一句,“你确定我不会生个蛋出来?”

“不会,绝对不会!”他答我,信誓旦旦。

我又紧握他的手,十分真诚地看他,道:“你我眼看着孩子都要生了,还有什么需要瞒的?你就和我说句实话,你到底是个什么妖?”

黄袍怪闻言失笑,也十分认真地看我,“我不是妖。”

你不是妖,你是妖他大爷!我恨恨地甩开他的手,一连几日都不许他进我的房门。

重阳节的时候,谷里设宴,白骨夫人与桃花仙她们竟都来了,一时十分那热闹。我瞅着桃花仙面色不大好,还以为她与枣树精闹了矛盾,不想一问却是洞府里耗子成了精,嗑坏了她两大箱衣裳,叫她十分头疼。

我听了这话下意识去瞥身后的一撮毛,不想一撮毛却是面色严肃,道:“公主别看人家,这耗子与耗子也差别大了,人家可是田地里的耗子,从不祸害家里物件的。”

红袖那里脑子活络,便就给桃花仙出主意道:“仙子不如去找柳少君,他可是惯会捉老鼠的,若能请的他去府上住上一段时日,您就再不会烦恼了。”

此话一出,白骨夫人那里却是掩口轻笑,“柳少君一去,桃花是不用烦恼了,那就该换了枣树精烦恼了。”

柳少君风流名声在外,纵是近来已改邪归正,只怕那枣树精也是不放心的。许是枣树精也想到了此处,却不便明说,忙就摆了摆手,道:“柳君现为大王左膀右臂,我这点小事哪敢劳他费力,不好不好!”

一撮毛却忽从后面插嘴道:“要捉老鼠,哪里用得到柳少君出马,我们院子里不是还养了只猫呢吗,要它去岂不是正好!”

她这一说,大家才想起我院子里还养着一只大花猫呢,便是白骨夫人与桃花仙,也都见过的。于是,桃花仙便从我这里把“虎大王”借了去。“虎大王”临走的时候很是不情不愿,便是红袖也有些不舍,唯独一撮毛十分高兴,哼着小曲把“虎大王”强行塞进了桃花仙的乾坤袋里。

也难怪,毕竟不管什么老鼠,都是有些怕猫的。

待日子一进十月,上至黄袍怪,下至灶房里烧火的小妖,几乎谷里所有的人都有些紧张起来,开始严阵以待。不想直“待”过了预产期三五天,我那肚子却仍是毫无动静。郎中诊脉却个个都说脉象平稳,胎儿康健,并无丝毫异样。

于是乎,那稳婆便怀疑是我记错了日子。

我掰着手指头数了好几遍,又叫黄袍怪也数了几遍,怎么算,这日子都没有错。确是已足十月,该生了。

倒是那狐狸洞来的胡婆子见多识广,显得更从容些,道:“这生孩子的事最是急不得,莫说各族孕期不同,便都是人,这长短也都还不一定呢。普通人是怀胎十月,可大凡圣人,都要在娘胎里多呆一呆,远处不说,只说道祖老君,那可是在娘胎里怀了八十年的!大王非凡人,这孩儿自然也非同一般,便是在娘胎里多待几年,也是自然的。”

这人会说话,黄袍怪的脸色就松缓了许多,问道:“当真?”

“千真万确。”那胡婆子笑了一笑,又道,“大王且放宽了心,耐心等着吧。”

这话一出,旁边另几个稳婆不禁都抹起了泪,当中那个胆最大的,出头说道:“还请大王开恩,能与咱们几个捎个口信回家中,几年不归家,千万莫叫家人以为咱们几个死在外面了。”

我这里也是叫苦不迭,这么大的肚子,别说等几年,便是再长上几个月,也是要撑破了肚皮的!

幸好,还孩子虽不肯落地,这肚子倒也没有继续再长,我便挺着肚子从十月熬到了十一月,又进了腊月寒冬,直至过了大年。待到正月十五那天晚上,红袖才把元宵给我端上来,我刚刚吃了一个下肚,却突然觉到了腹痛。

这怀了足足一年又一月的孩子,终于要生了!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