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是谁的一世姻缘(6)

黄袍怪这才叫柳少君带着她们两个下去,待安排好了住所再来伺候。

等那几个人俱都走了,我实在忍不住好奇心,问他道:“你刚才施得那是什么法术?可有什么讲究?”

黄袍怪仍还把玩着我的手指,漫不经心地答道:“不过是个小手段,从此以后,她们两个的性命便与你拴在了一起。你平安,则她们无事,你若遇险,她们也将魂飞魄散。”

呵!这可好生厉害!

我听得咋舌,愣了好一会儿,才迟疑道:“这个……是不是有点过了?我一介凡人,好吃好喝地养着也不过是百年寿命,到时,岂不是害了她们两个?”

黄袍怪斜睨我,不悦道:“你这心也太软了些。”

我干笑两声,“也不是心软,这做人,总得讲点道理,对吧?人家两个好容易修成个人形,日后混好了没准还能成仙呢,你叫人家为奴做仆地伺候我几十年也就够了,哪里好再绝了人家以后的指望?”

黄袍怪微微皱眉,问我:“不妥?”

我真诚答道:“实在是不妥。我母亲曾说过,手握强权,却不以强权欺人,方为真正的大丈夫!”

他又想了想,却道:“你母亲倒是位奇人。”

我总算知道,这谷里的人听话抓不到重点是从谁那里学来的了。我抬眼瞧黄袍怪,认真说道:“我们在说红袖与一撮毛的事情。”

黄袍怪笑笑,道:“这个简单,日后我传一个口诀,待你临终之时,便念那口诀,解了与她们的束缚便是。”

好嘛,若真到了那一日,我这里老态龙钟地等着咽气,红袖与一撮毛两个扑在床边,口中却是哭喊:“公主,快念口诀!快念口诀啊!”

便是我为人宽厚,不等临终便就要放红袖她们自由,可人老了少不得要牙齿掉落,说话漏气,吐字不清,我再把那口诀念不利索,那岂不是要害了人家后半辈子!

“这个……不大好吧?”我迟疑,想了一想,又道:“不如……”

不想黄袍怪那里却是异常坚定,打断我道:“多说无益,你为人太过心软,现在我是不会把那口诀告诉你的。”

瞧他这般,我也只得暂时作罢,不过,心里却总觉得有些对不住红袖与一撮毛两个。

待到晚间,红袖进来伺候我洗漱,神色里还带着凄凄之色,我以为她也在为白天那事忧心,便就安慰她道:“你放心,我一向身体康健,虽不敢说一定长寿,但再活个几十年还是不成问题的。等过些年,大王那口气消了,我这里也学会了那口诀,临死前必定先解了与你们两个的束缚。”

红袖抬眼看我,却是说道:“奴婢不是因着那事烦恼。”

还有什么事能比生死更重要?

我不觉奇怪,问她道:“那你为何事?”

红袖叹了口气,答道:“奴婢以前一直觉得柳少君那人轻浮风流,而白珂老实稳重,不想通过这次事才看出来,原来白珂那人才是靠不住的。咱们谷中统共就那么仨瓜两枣,能入眼的也就白珂与柳少君两个,这一役,竟是损失了半壁江山!”

我怔了一怔,竟是无言以对。

红袖念叨着,面色忽地一转,又恨恨道:“那海棠果然是个狐狸精!这才几日,竟就把白珂的魂都给勾了去!”

我默了默,好心提醒红袖:“这个……红袖,好像你才是那个……真正的狐狸精。”

红袖闻言微怔,忽掏出帕子来捂住了脸,自责道:“这才是叫奴婢最愧疚的,身为狐狸精,竟然连个凡人都争不过,真真是坠了我们狐狸精的名头!奴家以后便是死了,也无脸去见列祖列宗啊!”

我一时噎住,觉得再无话说。

许是这事打击太大,红袖一连几日都情绪低落,帕子只塞腰间,再也瞧不见她甩来甩去。便是称呼,也从“奴家”改成了“奴婢”,让我一时很是不惯。

不知怎地,素衣提了斩妖剑要打杀我这事,传得很开,除夕宴后就回了洞府的白骨夫人和桃花仙也听到了信,提了各色礼品前来探望。既已决定要在这妖怪窝里过一辈子,这样的人情往来必少不了,我只得强打精神应酬她们两个。

桃花仙还是一如既往地娇俏直爽,上来便兴致勃勃地问道:“公主,公主,听闻当时素衣提了斩妖剑直扑你那院子,先把你院中侍女杀了个干净,又一剑砍坏了大半个屋子,可是真的?那斩妖剑真有那般威力?”

这话果然是越传越邪乎,我忙摆手道:“不至于,不至于,素衣并未打杀我院中侍女。”

“真的?”桃花仙一脸诧异,一叠声地问道:“素衣竟这般好脾气?不是说她爆炭一样的脾气吗?竟未伤你院中一个侍女?这是提着剑去装样子去了?”

“她也不是好脾气?”我噎了一噎,一时竟不知该如何回答。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