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是谁的一世姻缘(3)

黄袍怪想了一想,却道:“我有颗宝贝,只要在你疼处滚上一滚,便就没事了。此处不方便,也不能再住,你随我来吧。”

他说着,弯腰将我从椅上打横抱起,径直往外而去。

“去哪?”我忙问。

他淡淡答道:“还能去哪里,自然是去我的住处,日后,我在何处你便在何处,再不会放你一人独处,更不会让你再受今日之险。”

他说得认真,我不觉有些感动,笑了一笑,应他道:“好啊。”

黄袍怪走得几步,却突然低声说道:“对不起,”他停了一停,方又继续说下去,“海棠这般害你,我却无法给你报仇。”

听闻他说这话,我不由也沉默,过得许久才问他道:“你心里可是觉得愧对苏合?”

黄袍怪微微抿唇,沉默不语。

纵是他不言,我也能猜到他几分心思。不管怎样,苏合前世都对他有恩,他虽说不喜苏合,却也不是忘恩负义之人,否则,他就不会身负重伤也赶来赴约,不会在那崖底一待十五年,只为着等“百花羞”长大成人。

我心中一时很是矛盾。

跟他说我就是苏合转世吧,他偏不喜苏合,对我俩的关系有害无益;瞒着他吧,他内心却又对苏合存着愧疚之心,时时受那折磨。

我左右思量了一阵,还是觉得人该坦诚点,于是就伸手掰过他面庞,认真说道:“我告诉你,海棠与苏合毫无关系,我才是苏合转世,是我瞧中了你的美色,挟恩逼你来与我成就姻缘。你从不曾失信于我,待这一世后,不管你对我是恨是爱,我都毫无怨言。”

黄袍怪诧异看我,看着看着,却忽地笑了,轻声道:“我看你贪我美色才是真。”

我愣得一愣,顿时明白他根本不信我这话。好嘛,好容易坦诚一回儿,人家却还不信,又白说了!

黄袍怪仍住在山间那方小院,离着虽不算远,可那日我好歹也是过沟爬坡地折腾了好一会儿才到,不想这次却是快,我只觉得耳侧呼呼风响,不过片刻工夫,便就到了他那院外。我瞧着那院门有人,忙往下挣了挣,低声道:“你快放我下来,让人瞧到怪不好的。”

不想黄袍怪却是不肯放手,只道:“没事。”

柳少君就在院外候着,见着我们忙迎上前来,关切问道:“公主可是受伤了。”

“还好。”黄袍怪淡淡回答,又吩咐道:“你去把静室备好,亲自在外守着,谁也不许打扰。”他说到此处顿了一顿,又补充:“即便白珂也不可以。”

听到黄袍怪单把白珂提出来说,柳少君面上闪过惊讶之色,不过很快却又恢复,只恭声应诺。黄袍怪便抱了我继续往院内走,过那院门时,我却一眼瞧到红袖与一撮毛两个正安静跪在门边处,连头都没敢抬一下。

我迟疑了一下,方道:“她两个……”

“你莫管。”黄袍怪打断我的话,淡漠道:“她们自有少君处理。”

说是“处理”,想必是要惩处一番的。我默了一默,有心替红袖她们求一求情,可想起之前她两个弃我去时跑得那个快劲,心里也是有些恼,稍一犹豫后,索性就闭上了嘴,不再干涉此事。

黄袍怪径直往院子深处走,直进了一处静室,这才将我放下来,安置在榻上,又道:“你躺好,我取内丹出来给你疗伤。”

他说着也在榻前坐好,双手结印于丹田处缓缓往上迫来,片刻后,竟就从口中吐了一颗鸽卵般大小灿烂灼目的珠子来。那珠子光芒极盛,照得人都睁不开眼,我忙眯了眼,往旁侧头避着它的光芒,却又忍不住心中好奇,问他道:“这可是那日你给我逼妖毒时用的宝贝?”

黄袍怪将那珠子小心翼翼地擎在掌心,道:“这是舍利子玲珑内丹。”

他说着,掌心缓缓翻转,那珠子便凌空往我心口处飘了过来,却并未触及我身,只在身前悬浮着,随着他的手掌慢慢地打着圈子。与那日情形很是相似,心口处除却有些发暖,倒也没有其他感觉。

我忽又想起上次他取这内丹时,还曾往我头上罩了床大棉被,忽悠我说他会露了本相,不许我看。我抬眼笑着看他,又问道:“你不是说你会露了本相嘛?还说什么看了后果严重,原来只是蒙我。”

“你这人可真是记仇!”他眉梢微挑,含笑看我,调笑道:“我取这内丹,虽不会露了本相,却是再无法维持那张凶恶嘴脸。说那话倒不是故意蒙你,而是怕你瞧到我这副相貌,对我心生爱慕,纠缠不休。”

“呸!”我笑着啐了他一口,“我瞧着你这副嘴脸倒是比之前那副还要大上几分!”

黄袍怪只是笑笑,忽又叹道:“那夜被你识破身份,我只怕你就此会恼了我,不想你却这样大度,竟不再与我计较。”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