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是谁的一世姻缘(2)

我心中刚刚一松,不及呼出口气去,忽听得院中传来一声凄楚婉转的喊声,“素衣——”

我抬头,通过那破碎的房门,就见着穿一身惨白衣裙的海棠由白珂扶持着,踉踉跄跄地从外奔来,口中疾呼道:“素衣千万不要伤了公主!公主从不曾迫我半点,便是我落崖受伤,也都是我咎由自取,与公主毫无干系!”

这话一出,素衣面上怒气再起,抖一抖手中宝剑,回身怒道:“姐姐好心软,明明是这毒妇迫你害你!”

得,就这么眨眼的功夫我就生了级,又从“妖女”变成“毒妇”了!

那边白珂瞧见素衣手中宝剑,面上也是大惊,忙道:“仙子冷静!”

白珂说着,便就要松了海棠上前来救我。偏偏也是凑巧,他才刚一松手,那海棠忽惊呼一声,似是脚下被门槛绊了一下,人重重地往地上摔了过去。白珂听得她惊呼,忙又回身将她扶住,急声问道:“你没事吧?”

妈的!她能有什么事!她就是想拖着你,不要你上前来救我罢了!我心中又气又急,面上却不敢露出分毫来,只强作镇定地坐在原处。

果然,就见海棠牢牢抓住了白珂胳膊,人却仍是往地上瘫软下去,涩声与素衣说道:“香儿,你一心为姐姐不平,姐姐感激不尽。可你想过没有,你就这般把公主杀了,大王那里如何交代?公主此时正是大王的心头肉,动不得啊,还不快快放下宝剑,与公主赔罪!”

她说着,又看向我。

我心中顿生不祥之感,暗道一声:“坏了!”

就见海棠手上仍拽着白珂不放,却是向我连连磕头下去,哭着央求道:“求公主念香儿年幼无知,饶她不敬之罪。全是奴婢一人过错,是奴婢痴心妄想,竟想留在大王身边伺候,是奴婢有眼无珠,不知公主尊贵,冒犯了公主,奴婢这就离开,再不回来……”

“姐姐!”素衣厉喝一声,杀气暴涨,眼睛都似红了,“你有何错?你与奎哥哥有约在先,是这恶妇鸠占鹊巢!”她举剑,直冲着我扑来,口中叫道:“恶妇,我这就杀了你,大不了将我这条命再赔给奎哥哥!”

剑未到,剑气却先到了,将我牢牢压制在座椅之上,竟是连动一下都难,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剑锋向着我心口刺了过来。

刹那间,脑中闪过念头无数。

他大爷的!白费了半天口舌,竟然还落得个如此下场,早知道就不说了!

素衣你个蠢货,被人当枪使犹不自知!

白珂你个傻球,魂都被海棠勾走了吗?离着这么近都不知道过来拦一下?

妈的!黄袍怪,你丫死哪里去了?

唉!谁也别怪,只怪自己妇人之仁,又自大轻敌,竟阴沟里翻了船,也是活该!

念头转过无数,最终却也能闭目等死。

也不知这死后能否记起前世,若我才是真的苏合,便是做鬼,也要狠狠抽素衣这丫头几个大耳光解气。我正这般胡思乱想,却忽觉得有疾风紧贴着我擦过,紧接着便又听得素衣惊呼了一声,失声叫道:“奎哥哥!”

我睁眼,就见黄袍怪不知何时来到,就挡在我的身前,用手握住了素衣刺过来的剑锋。他背对着我,我看不到他的神情,只看到有鲜血从他掌心滴落下来,点点猩红。他手掌一震,将那宝剑从中间折断,另只手却以掌做刀,带着万道金光,直往素衣身前斩了过去!

素衣面色大变,忙回剑抵挡,却仍被那金光击飞出去,摔落到地上,爬不起身来。她唇边带血,死死地盯着黄袍怪,嘶声道:“奎哥哥,自你我自结义以来,情若兄妹,你竟为了这个恶妇伤我元神?”

黄袍怪声音冰寒,一字一句说道:“为了她,我自受天雷之罚,甘愿魂飞魄散,何惜他人的元神?”

素衣愣得片刻,忽地仰天大笑,连声道:“好,好,好!好一个痴情郎!是我苏合姐姐瞎了眼,竟为你自损寿元,甘落轮回!”

她一提苏合,顿时把众人目光引到了海棠那里。

白珂愣了一愣,才急急跪倒在地,不露痕迹地将海棠掩在身后,叫道:“大王!海棠姑娘无辜,她从梨花苑追到此处,一心想拦下素衣仙子,无奈体弱,又无法力,实在拦不住素衣仙子,求大王明鉴!”

他说出这话,顿时把我给惊住了。妈的,修了千年出来,竟然修成了这么个睁眼瞎,也是不容易!

倒是海棠那里更狡猾些,赶紧拦下了白珂的话,又重重一个头磕下去,哭求道:“千错万错,都是海棠的罪过,不论大王如何责罚,海棠都愿一人承担,只求大王饶过素衣仙子与白仙君!”

“姐姐!”素衣那里感动得快要痛哭流涕,便是白珂也面露感动与怜惜,犹豫了一下,竟也随着海棠磕下头去,道:“白珂阻拦不力,求大王责罚。”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