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套路,都是套路(5)

我被他看得有些不自在,忙就移开了视线,过得片刻,才与他说道:“你我相处一场,也算是共过患难,我既要走了,也有几句话想交代你,你若不嫌我聒噪,便就听一听。”

黄袍怪说道:“你说吧,我听着便是。”

我稍稍沉吟,组织了一下语言,这才说道:“海棠虽美,心术却不大正,你日后纵是爱她,也须防她几分。”话说到这,我却不由停住,默得片刻,自己忍不住先笑了,摆手道:“不说了,再说下去反倒像是故意离间你们。你们既成夫妻,好坏都是你二人的事,何容我一个外人来多管闲事!”

黄袍怪听着,忽撑起身来,一把握住我手,问道:“你既知海棠心术不正,又那样陷害你,为何还对她心存怜悯,将我拱手让与她?”

我一时噎住,不知如何作答,强自笑了一笑,才道:“这是哪里话,她本就与你有约在先,我这后来之人理应退出,怎能算是我让人家。”

“可却是你我生情在前!”他倾身慢慢压近,又逼问道:“你无辜被我掳来,未曾与我同甘,却先共苦,好容易生得情分,却因一个与你毫无干系的海棠,便就要你退出,将我拱手相让……你就丝毫不怨,丝毫不恨吗?”

我怎能不怨?可怨又怎样?又能怨谁?我压住心中苦涩,咬牙道:“不过是造化弄人,我不怨,不恨!”

“好一个不怨不恨!”黄袍怪冷笑,又道:“我知你敬苏合痴情,怜海棠孤苦,可苏合挟恩迫我在前,海棠倚弱害你在后。此人前世狡黠多计,后世歹毒阴险,你就将我让与这样一个人,便就真的心甘情愿吗?”

苏合是否狡黠多计我无从得知,不过这海棠瞧着的确非良善之辈。

未想到黄袍怪竟是已瞧出海棠真性,更不知一向沉默寡言的他会有这般好口才,能将我心中的不甘一一点破。我不觉苦笑,反问他道:“心不甘情不愿,却又能怎样?叫你失信苏合,去受那天雷之罚吗?海棠虽与我毫无干系,可你呢?也毫无干系?”

黄袍怪手轻轻抚上我脸颊,怔怔看我,柔声道:“可还记得?你曾说过,人活一世,待喝了孟婆汤,过了奈何桥,便就与这前世一刀两断,前尘往事俱都抛却。这一世后,你去入你的轮回,而我失信于人,自去领我的惩罚,又与你何干?”

是啊,他自去领他的惩罚,七七四十九道天雷,道道轰顶,魂飞魄散。

而我,却再记不起他,独入轮回,生生世世。

不知什么时候起,眼里已是一片湿热,我咬唇忍得片刻,放松开了齿关,故作轻松地笑道:“不想你倒是个好说客!可即便你说破了天,我也是要走。先不说你自己是个妖怪,非我族类,就你这谷里,也是妖怪遍地,我一个凡人活在此处,怎比人间轻松惬意?”

黄袍怪默得良久,这才轻声问道:“你不悔?”

我咬了咬牙,答他道:“不悔。”

黄袍怪瞧着我不语,好一会儿,才叹出一口气来,翻身仰倒在一旁,缓缓说道:“你既不悔,那依你便是。待明日天一亮,我便送你回宝象国,从今以后,你我二人再无瓜葛。”

得他这样一句话,我心中倏地一空,也说不清到底是个什么感觉,待转头看他片刻,心中却忽生了一个疯狂的念头,想也不想地与他说道:“你刚才说了那半天,却叫我想起一事来。”

黄袍怪问我:“何事?”

我道:“海棠找来,我原本想着自己离开也就算了,却不料好心做了驴肝肺,她竟这般阴我。她既然不仁,那也就别怪我不义了。”

“你要如何不义?”黄袍怪又问我,声线微紧,“不走了么?”

“走还是要走的!”我脸颊明明滚烫,却仍硬撑着直视他,发狠道:“不过要先睡了你,再走!”

就觉得黄袍怪的身体似是僵了一僵,他定在那里,直直看我。

我只觉得全身的血液都往头脸上冲了过来,恨不得扭头狼狈而逃,可骨子里的那股执拗劲,却叫我不甘示弱,便就胡乱说道:“你这般美貌的人,找遍了天下也不见得能有几个,睡你一夜,也不枉我来此间一趟!”

他弯唇一笑,轻声应道:“好啊。”

我咬了牙,扑过去撕扯他的衣裳。虽是寒冬,他身上穿得并不厚,可不知为何,我扯了半天却不得要领,只露了他半个胸膛出来。便是如此,我也已是羞得难以自制,指尖抖个不停,再没了力气扯下去。

他忽抬手,握住了我的手,低问:“怕了?”

我强笑了笑,给自己的胆怯寻找借口,“不是怕了,你这模样好看是好看,可我看着却有些不惯,想当初与我拜堂成亲的是那青面獠牙的黄袍怪,现在我却要和另一个人同罩大被,就觉得有点对不住黄袍怪,好像在给他戴绿帽一般。”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