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套路,都是套路(3)

海棠面色苍白,微微抿唇思量片刻,方咬牙说道:“公主若不信妾身,妾身愿以死明志。”

“哎呦公主!”红袖沉不住气,先从旁跳了出来,急道:“海棠姑娘一片忠心,您就信了她吧!”说完,又转去劝海棠,“海棠姑娘也是,什么话不能好好说,非要闹死闹活的,咱们公主心软,可受不得这个。”

她说着,便就要过去扶海棠。

我一把拉住红袖,只盯着海棠看,问道:“你要以死明志?”

海棠朗声答道:“只要公主能与大王相亲相爱,海棠愿以死明志。”

若说她因没了前世记忆,对黄袍怪已不在意,我还有几分相信,可若说她能为了黄袍怪甘心赴死,这话我却不信。

这非亲非故的,谁吃饱了撑的愿为他人牺牲性命?

海棠来我这里说这些话,做这些事,无非是想要讨黄袍怪欢心,搏一个深明大义的好名声。俗话讲,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为自己算计,纵是耍些手段也无可厚非。这些人情世故我都明白,能配合的我也配合。只是,你这般过来坑我就有些不对了。

你既然要拿我垫脚,就别怪我对你也不客气了。

我笑了一笑,道:“你若要我安心,倒是用不着以死明志,只要自愿离开这里,或是另嫁他人,便就成了。”

就见海棠身子微微颤了一颤,好一会儿,才涩声说道:“海棠父母双亡,早已是无亲无故,无处可去,还求公主发发善心,别赶海棠离开。”

“呦!瞧着也怪可怜的!”红袖感叹,眼圈一时都红了。

“不是赶你离开,而是帮你安排个去处。”我顿了一顿,又补充道:“另寻个地方,保你一生衣食无忧。”

海棠垂泪,再一次磕下头去,道:“若公主非要赶海棠离开,那海棠只有一死!”

听听,本来是我要走,被她三绕两绕,便就成了我非要赶她离开了。

“公主!”红袖那里不知不觉就已上当,忙凑到我耳边劝道:“公主,还是白骨夫人说得对,您看她不顺眼,想个什么法子不能要了她的性命,反正那素衣仙子又不在,没人护她,干嘛非得落个刻薄的名声?冷静,公主,千万要冷静!忘了您刚才怎么劝我的?大王不知正在哪里偷看呢!”

我手上仍抓着红袖不放,只似笑非笑的看着海棠。

四下里一片寂静,海棠跪在地上抖了一会儿,缓缓地站起身来,轻声道:“海棠本就是一条贱命,若无素衣仙子相救,早已是枯骨一具,能活到此刻已是幸运,还有什么好放不下的。只求公主言而有信,待妾身死后能与大王相亲相爱,白头到老。”

等等!我应了她什么,她便叫我“言而有信”?

海棠那里却凄楚一笑,猛地一头往旁边的柱子上撞了过去。

“亲娘啊!”红袖惊呼一声,化作一道红光便冲了过去。

她快,却还有人比她更快,赶在之前,门口方向忽射了一道金光来,赶在那红光之前拦在了柱子前面。海棠这般闷头撞过去,似是撞到了一个无形的屏障,随即就又被弹了回来,一下子跌坐到了地上。

就连红袖那赶去拦人的,也被那金光屏障弹了出去,直往后飞了老远才落地,一抬头正好看到门口的黄袍怪,惊声叫道:“大王?”

海棠闻声也忙转头往门口看去,待见来人确是黄袍怪,连忙也挣扎着从地上起身,却不知是刚才摔得狠了,还是心神慌乱,一时竟是无法爬起身来。

黄袍怪并不理会那两人,只是默默看我。

我就坐在那里任他瞧着,不冷不热地问道:“大王在那站了多久了?这场戏可是都看全了?”

黄袍怪默然不语,又瞧我两眼,却是走上前来把海棠从地上拉起,拽着她就往外走。海棠怔了一怔,忙回头看看我,又去看黄袍怪,一面踉跄着随他往外走,一面急声说道:“大王,您误会公主了,公主从不曾迫我,您听我解释。”

黄袍怪不发一言,只是大步往外走,海棠那里就一直叫道:“您听我解释,听我解释……”

她就这般不停地说着“解释”,直到被黄袍怪扯出了屋子,一路走远,却也未能从她嘴里听到只言片语的解释。

红袖仍傻愣愣地坐在地上,瞅瞅我,又去瞅那两人离开的方向,然后再回过头来瞅我,似是还有些蒙圈,道:“公主,咱们这是……被坑了?”

瞧她这般模样,我却不觉笑了,往门外抬了抬下巴,道:“这回知道什么叫后手了吧?你也学着点,别整天甩着个帕子冒傻气,白白坠了你狐狸精的名头。你瞧瞧人家,这才叫手段。”

红袖竟是少见的没有跳脚,只摇头叹道:“奴家可比不过,奴家去宝象国青楼里只才学了半个月规矩,她可是在娼家养了三年,给奴家当个师傅都绰绰有余。唉……还是奴家太幼稚,竟真以为她是个烈性女子,要以死明志呢!她奶奶个嘴的,竟就被她给骗了!”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