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套路,都是套路(2)

本以为忙乱了这么一上午,下午许得就能消停了,谁知我这里才刚睡过了午觉,一撮毛就又从外跑了进来,脸上神情比上午时候还要兴奋几分,只一叠声地叫道:“来了!来了!来了!”

难不成是黄袍怪来了?

我这里正猜着,就听得红袖也又惊又喜地问道:“大王来了?”

不料一撮毛却紧着摇头,“不不不是!不是大王!是苏苏合,哦,不不,是梨花院的海棠姑娘!”

此话一出,莫说是红袖明显一愣,便是我有些怔住了。

红袖那里又问道:“她是同那素衣仙子一同来的?”

“没,就她一个人!”一撮毛忙道,“素衣仙子上午刚走了,说是要去办什么公差。”

红袖一听这个,立刻就精神了,挽着袖子就往外走,道:“敢情好了,就她一个还怕什么!大爷的,一个人还敢上门来耀武扬威,这是过来找撕呢吧?”

瞧她摩拳擦掌一副要去打架的模样,慌得我一把拽住了她,劝道:“冷静,冷静!有话好好说,人家都上了门,咱们更该以礼相待才好!”

一撮毛在旁边生怕不够乱,也跟着凑热闹道:“对!公主说得对,咱们对她先礼后兵!”

“还礼什么礼啊,打不过才跟她礼呢,这会子素衣仙子又不在,海棠一介凡人,怕她作甚?就是不打杀了她,也得先好好磋磨磋磨她一顿!”红袖恨恨道。

“千万别!”我忙道,瞧着劝说不管用,只得另辟蹊径,随口胡诌道:“你们不曾在人间生活过,不知人心险恶。还是白骨夫人说得对,你便是心里再恨,面上也千万不要带出分毫来!眼下你虽瞧着海棠是一个人来的,可谁知她是不是故意这般,还留着后手呢?没准一会儿大王也就到了,到时正好看到你欺负海棠,大王会怎么看你,又怎么想你?”

“真的?”红袖将信将疑。

我赶紧点头,“真的不能再真了,你想想我是哪里长大,这样的手段,我在宫里见得多了!”

就这样连哄带骗,总算才把她两个说住,那边,海棠已是到了院中,却未进门,只扬声道:“梨花苑海棠求见公主。”

我正要起身出去迎,不想却一把又被红袖摁了回去.

红袖从鼻腔里发出一声冷哼,低声道:“她是个什么玩意,也要公主去迎?公主且安坐,待奴家先去会一会她!”

“要冷静!千万莫要给人寻了把柄去!”我忙嘱咐,生怕不管用,又拎出黄袍怪来用,警告道:“还有你家大王,这会儿正不知在哪里偷看着呢,越是到这个时候,越要做出个姿态来给人瞧!可明白?”

红袖冷哼一声,手中帕子一甩,扭着小腰就出去了。

片刻后,就听得门外传来她夸张的娇笑声,“哎呦,是海棠姑娘啊!这是哪阵龙卷风把您刮这来了?难怪昨晚上夜猫子在这院子里叫了半宿呢,原来是应在您这了。稀客,稀客,快请进来,快请!”

门帘一掀,红袖让着海棠进了门,又道:“我们公主昨夜里没睡好,晌午补了一觉,这会子刚起身,您来的正是时候!”

海棠今儿穿了身天青色衣裙,外面披着件银鼠皮的斗篷,整个人似一根嫩葱,水灵灵的喜人。我忙起身让着她坐下,又打发了红袖去上茶,捎带着把一撮毛也支了出去,这才与海棠说道:“这谷里的小妖都这样脾气,嘴坏人不坏,你莫要在意,日子待久了,慢慢也就习惯了。”

海棠闻言看我两眼,这才柔声道:“多谢公主教诲,海棠记下了。”

我微怔了下,心道这“教诲”两字用得可不大对。

许是太久没见过真正的人类,便是海棠,我瞧了也倍感亲切,又笑道:“其实,我刚来这谷中时,也和你一般,瞧了什么都觉得心惊胆战。不过住的时间长了,就发觉这妖精和人也差不哪去,心思反而更单纯些。”

这边话还未说完,红袖那边便就端着茶进了门,笑着接道:“那是因为公主您人善,才会瞧着谁都是好的,有的人哪,可未必!”

她这般话里带刺,我听了都觉得尴尬,忙又想支红袖出去,“你去厨房里看一看,我要得那些点心可是有了,若有就拿些过来,给海棠姑娘尝尝。”

红袖横了我一眼,甩了甩帕子,百般不情愿地出去了。

我向海棠干巴巴地笑笑,解释道:“红袖就是这个脾气,刀子嘴豆腐心,对着谁都一样,你莫和她一般见识。”

海棠也是抿嘴而笑,“公主的确心善,不论是对奴婢,还是对旁人。”

我倒真算不上心善,只是觉着自己马上要拍屁股走人了,不管日后是否会再相见,人情总是留一线的好,没得必要再去得罪任何人,包括红袖、白骨夫人她们,甚至眼前的海棠,人家和我又没仇没怨的。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