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呦!“正主”来了(5)

若是平日里,晚上少吃些也无妨,可我今日里又是过沟又是爬山的,来回折腾这么一趟,肚子里早就是饿透了的,只才半碗饭,怎么可能顶过漫漫长夜!果然,前半夜的时候睡不着,待到后半夜好容易有些迷糊了,却又被饿精神了。

红袖窝在我床脚处睡得正香,不过她那里正一心等着我绝食来惹黄袍怪怜惜呢,指望着她去给我拿吃的是不大可能了。求人不如求己,我索性自己爬了起来,把屋子都翻遍了,这才从橱柜里翻出半匣子剩点心来。

我这里刚拿了一块点心,就听得红袖在床脚处含糊问道:“公主,怎地起来了?”

“起夜,我起夜!你睡你的!”我忙道,生怕再惊动了红袖,忙抱着点心匣子蹑手蹑脚地出了内室,抹黑来到外间,盘腿坐到了临窗的软榻上,一口温水就一口点心,偷摸地吃了起来。

正吃得尽兴时,忽听得窗外隐约有箫声响起,我暗暗吃了一惊,一时好奇心起,忍不住将那窗子偷偷开了个缝隙,小心往外看去。此刻天上月色颇明,又有地上积雪相映,四下里皆都清晰可见,就远远瞧着院角那梅花树下站了个人影,一身红衣,修长挺拔,不是别个,正是那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李雄。

那箫声清幽缥缈,隐含哀愁,我不过听得片刻,便就平添了几分伤感,索性将窗子推开,将手中半块栗子糕用力向他掷了过去。栗子糕离他还差老远便就落到了地上,不过那动静却已是惊动了他,他停下吹奏,抬眼望我这边看了过来。

我向他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

他迟疑了片刻,这才走了过来,在我窗前站定,却不说话,只垂目看我。

不管怎么说,毕竟是同在崖底同住了那么多日子,朝夕相对时虽对他百般防备,此时再见,却只觉亲切。我手扒着窗台,身子探了大半出去,仔仔细细地将他打量了一番,这才压低了声音问道:“李仙君,您这大半夜的不睡觉,却跑到我的院子里来吹箫,是何用意?”

李雄默了片刻,方道:“听闻你——”

“嘘!嘘!”他声音虽不算大,却也并未刻意压低,在这静夜中听来便颇为惊人,吓得我忙伸手去掩他的口,又低声叫道:“小声点!小声点说话!红袖就在屋里睡着呢,千万莫要惊动了她!”

他先是怔了一怔,随即便就失笑,将我手从他唇上拿开,轻声问道:“你怕什么?”

吓!你说我怕什么?你是真不知道,还是装傻?

他既对我装傻,我便也不与他说正经话,咧嘴笑了一笑,答道:“我不怕什么,只是红袖睡眠不好,这好容易才睡着了,咱们就不要再吵她了,你说是不是?”

李雄扬了扬眉梢,这才应道:“好。”

我又问道:“你刚才说听闻我什么了?”

李雄敛了脸上笑意,看我两眼,轻声道:“听闻你要离开。”

呦!他整日不见踪影,不想耳目倒是挺灵。

我颇有些意外,瞧他正打量我,忙故作轻松地点了点头,道:“没错,不是谣言,我是要离开此处了,估计也就是这一二天的事情吧。”

“为何?”他问。

我笑了一笑,反问道:“你都听闻我要离开了,难道不曾听闻那真的苏合转世寻来了?”

“便是那苏合转世寻来了,你也一样可以留在谷中,只要……”他说着顿了下,垂了垂眼帘,才又继续说道:“只要那黄袍怪是真心喜欢你。”

黄袍怪是不是真心我不敢确定,不过,他既能邀我与他在此间相守一世,想必的确是有些喜欢我的。

我闻言也不觉沉默下来,想了一想,才答李雄道:“这事一言半语难以说清,总之是苏合转世寻来了,黄袍怪不能对她失信,我呢,则不想留在此处掺和这事,索性就与黄袍怪一拍两散,各寻欢喜去!”

“各寻欢喜……”李雄喃喃,忽地问我道:“你对他可有半分情谊?”

他这话问得我愣怔,一时竟不知如何作答,同时又觉此人真是奇怪,大半夜的跑来我这里吹箫,竟是询问我与黄袍怪的八卦事。我笑了笑,对他的问题避而不答,只嘲道:“真看不出来,你这人倒是个热心肠,没准与红袖能成知己。”

许是没听出我话里的嘲讽之意,他只盯着我,再一次问道:“你对他可是有情?哪怕只得半分。”

他对这个问题如此执着,实在惹我生疑,我忽想起那夜黄袍怪也曾变作他的模样来试探我,心中顿生警惕,问道:“你不会就是黄袍怪变的吧?”

李雄被我问得愣了一愣,这才摇头道:“不是。”

“真不是?”我仔细打量他,试图从他脸上瞧出些破绽来,“那你大半夜的跑到这里来,只问我与他的事情?”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