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呦!“正主”来了(4)

我不由笑了一笑,道:“素衣仙子,我本就是宝象国公主,若不是被黄袍大王误当做苏合姑娘摄到这里来,此刻怕是早已在国内选好了驸马,下嫁成婚了。不瞒姑娘说,我在这谷中待了四月有余,一心想要还家,便是黄袍大王,也是因着那一世之约才留我在这谷中,我们虽有夫妻之名,却无夫妻之实。”

素衣似是仍有些不信,歪头打量了我两眼,又回头去看黄袍怪,问道:“奎哥哥,她说的可是真话?你们果真是有名无实?”

黄袍怪未答,只是默默看我,半晌之后,才问我道:“你想回去?”

我向他笑了一笑,应道:“是。”

黄袍怪又道:“可你之前已应了我,要与我在此厮守。”

“那是你我皆都误会我便是苏合姑娘转世。”我答得从容,转眼看了看那俏立在旁的海棠,又与黄袍怪继续说道:“既然这是误会,那所说所应的自然不能再作数。”

“不再作数……”黄袍怪低声重复,面上神色难辨,过得许久,才忽地扯着嘴角笑了一笑,道:“公主所言有理。”

我能瞧出来他心里不高兴,其实我自己也不大痛快,可与他有约的苏合既来,我若是再多做纠缠,又或是表露恋恋不舍之态,未免叫人瞧低。

此事本就无解,要么,他负了苏合之约,要么,他就与我一拍两散,总不能真如红袖所说,我与那苏合皆都留下,让黄袍怪坐享齐人之福。且不说人家苏合愿不愿意,就是我这里也万万行不通。

我抬眼直视黄袍怪,问道:“不知大王何时可以送我返家?”

黄袍怪垂了眼帘,淡淡答道:“公主先回去,待我把此处的事情处理完毕,便送公主返家。”

话已至此,多说无益,我便就只应了一声“好”,转身离开。

柳少君与红袖皆立在门外等候,正不知在谈些什么,瞧我出了院门,红袖忙就迎上前来,急切问道:“怎样?可是定下大小了?”

我愣了一愣,这才明白红袖的话,差点仰倒过去,道:“哪来什么大小!之前是你家大王认错了人,眼下既然搞清了,当然是哪来的往哪去,我自回我的宝象国,那苏合留下来与你家大王做夫人。”

红袖瞪大了眼愕然看我,又忍不住痛声埋怨:“哎呦我的公主,你怎么这般没用啊!奴家也是瞧错了人,竟还觉得你是个厉害的,没想到竟然是个银样蜡枪头,中看不中用!怎就不能忍一时之气啊,她现正在风头上,您让一让她也就是了,何必争这一时的长短!”

我颇为哭笑不得,也与她说不通此事,只裹了裹披风,抬脚往回走。

红袖“哎”了一声,还要再追,不料却被柳少君一把拽住,也不知他施了什么法术,就瞧着他往红袖头上一拍,红袖便往一旁滚倒,待几个跟头过后,竟是现了本相,变成了一只红毛狐狸。

那狐狸向着柳少君伏低了身躯,呲牙低吼,显然是极为恼怒,片刻后,瞧着恐吓不见作用,便就又换嘴脸,窜上前去四肢紧紧抱住柳少君裤脚,连那一丛尾巴都缠了上来,就是不肯松开。

我瞧着不禁失笑,摇了摇头,正欲继续往山下走,却听得柳少君出声唤我,又道:“公主请缓步!”

母亲曾教导过我,但凡不到生死关头,人情都要留上一线。这柳少君虽是个蛇妖,和毕竟与我无冤无仇,总是心里再不欢喜,也犯不着对着人家甩脸子。我闻言停住脚步,回身看他,客气问道:“柳君还有何事?”

柳少君腿上犹带着已变作狐狸的红袖,一瘸一拐地追了过来,道:“大王这几日没有去见公主,只因不在谷中,并非是陪着海棠姑娘。”他迟疑了一下,才又继续说道:“不瞒公主,那日素衣仙子带着海棠姑娘忽至谷中,称她才是苏合转世,大王独坐一夜,第二日便带着属下一同去了海棠姑娘家乡查访此事,今日方回。”

我听得好奇心起,不由问道:“素衣仙子凭什么断定海棠姑娘就是苏合转世,她可有何凭证?”

柳少君答道:“据素衣仙子所说,苏合当日在奈何桥上等待大王,曾摘了桥边几朵彼岸花拿在手中把玩,并与素衣仙子玩笑说投胎时也该带朵彼岸花在身上,也好方便日后相认。这海棠姑娘,掌心便有一朵红色胎记,正是彼岸花模样。”

他说着,又停了一停,才继续说道:“而且,若属下没有猜错的话,海棠姑娘与苏合面貌应是极为相似。”

我愣了一愣,难怪黄袍怪见到海棠后会独坐一夜,想是内心也是极为震惊的。不过,我却还有些不解,又问道:“既然已确定海棠便是苏合转世,那为何还要去她家乡查访?你们又查了些什么?”

“一是大王对素衣仙子所言仍有怀疑,二是……”柳少君看我两眼,才又说道:“据素衣仙子所说,苏合这一世活得极苦。海棠自幼丧母,与父亲两人相依为命,十三岁时其父又病逝,族人非但不肯伸手相帮,还抢夺了海棠父亲仅留下来的一点薄产,并把海棠卖入了娼家。”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