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呦!“正主”来了(2)

红袖紧着给一撮毛打眼色,可那一撮毛却没觉察到,小嘴噼里啪啦地,直待一口气把话都说出来了,这才发现红袖那里一个劲地挤着眼睛,愣了一愣后,问道:“红袖姐姐,你眼皮怎么了?抽筋了啊?”

“我抽你奶奶的嘴!”红袖气得破口大骂,“你这嘴怎恁快?回头我非叫织娘给你缝起来不可!”

一撮毛被吓得傻了,怯怯地看看我,又去看红袖,眼泪汪汪的,一时连话都不敢说了。

我忙安抚地拍拍她,柔声道:“没事,你红袖姐姐眼皮抽筋正难受呢,你莫惹她,先出去玩吧。”

一撮毛一步三回头地走了,屋中只剩下我与红袖两个,红袖立刻就又变了脸,甩了甩手中的帕子,堆着笑与我说道:“奴家也是跟一撮毛闹着玩呢,公主千万莫多想,您坐着等等,奴家先偷偷去大王那里探听个消息,回来再跟您禀报。”

我淡淡一笑,道:“不用了,你这天生胆小的。”

红袖笑得讪讪,“天生胆是小些,不过后来荒山野岭地跑多了,胆子自然也就越来越大了。”

我问她道:“可是那个在喜堂上说我不是百花羞的姑娘又来了?”

上次拜堂时,我光顾着害怕黄袍怪了,倒是没怎么注意那个女子,只记得她是叫黄袍怪“奎哥哥”的,瞧着倒像是旧相识。

“这听着一撮毛的意思,就是那女人来了!”红袖说着,偷偷瞥我一眼,又道:“公主娘娘您放心,咱家大王上次既把那女人随意打发了,这次必定也不会听她那些闲言碎语,她别说带个小娘来,她就是把她老娘都带来,也不顶用!”

别说,我还真好奇她这次带个小娘子过来做什么!

她上次可是来喜堂上拦婚的,就指着我的鼻子尖,信誓旦旦地与黄袍怪说我不知是哪里来的孤魂野鬼,根本就不是百花羞!她还说什么来着?说她那苏合姐姐在奈何桥上苦等黄袍怪三日不到,一气之前另投了别的轮回。

这么说来,黄袍怪口中那与他有“一世之约”的女子是叫苏合了?

我打量了红袖几眼,这才慢悠悠地说道:“我猜着吧,她这回带来的小娘子,许就是她上次说的那个苏合姐姐的转世之人。”

“不能吧?”红袖明显着怔了一下,忙道:“公主快别瞎猜了,您和咱们大王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呢!您俩天地也拜过了,洞房也入过了,那女人再说什么也晚啦!”

我笑而不语,这事可不像红袖说得这般简单!

黄袍怪能在那山涧中一住十五年,除了疗伤,怕是还有要等那苏合转世的“百花羞”长大成人的缘故。他与那苏合也不知道有个什么牵扯,才会许下这“一世之约”,黄袍怪更是因此立下重誓。若那白衣女子真的带了“苏合”找来,别说我与他现在还只是有名无实的夫妻,便是我已为他生儿育女,怕也不足为绊。

幸好,幸好!幸好我与那黄袍怪还是有名无实!

虽这般想着,不知为何,心里却总有些不痛快,他这里刚说了要我与他相守一世,转头便就与别人相亲相爱去了,实在是叫人恼火。想来也是奇怪,他都丑成这般模样了,竟还有人对他念念不忘,也倒算是神奇。

一时间,我心思百转,只立在那里沉默不语。

红袖那里竟是罕见的正经,好声劝我道:“公主千万莫多想,有什么疑问,等过会儿大王回来,您直接问他便是,不管有什么事,说开了也就好了。”

她所言倒也不差,有些事还是须得向黄袍怪问清明白,说开了才好。若白衣女子带来的真是那“苏合”转世,他两个自去守那一世之约,而我则回宝象国继续做我的“百花羞”,选我的驸马。

这般一想,我倒是舒心了许多,也不再要红袖去偷听什么壁角,只等着黄袍怪回来。不料,这一等就等了三天,黄袍怪那里莫说回来,便是连一言半语都不曾叫人捎来。

纵是我性子再好,此刻也不觉有些恼了。

红袖许是瞧出了我面色不佳,忙上前来劝,道:“公主,稳住!一定要稳住!便是那小妖精攀上大王,那也得有个先来后到,您是大,她是小,您是正室,她是侧室。累死她,也越不过您去!”

狗屁的正室侧室啊!我好好一个公主,为何要和人共夫争大小?再者说了,若黄袍怪长得跟李雄那般,我便是豁出脸皮去争上一争,好歹也算是有个图头,可就黄袍怪这模样,你说我犯得着和人去争吗?

别的公主嫁人那叫下嫁,我嫁黄袍怪那就得叫跳崖!

气到深处,我反倒是笑了,慢声细语地与红袖说道:“你家大王许是一时忙忘了,又或是被别的事情绊住了。”

红袖紧着点头,应和道:“就是,就是。”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