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眼瞎?那就瞎吧(5)

我默了一默,提醒他道:“它是只公猫,又通人性,养在我身边怕是不大方便吧?”

黄袍怪也是一怔,浓眉挑了一挑,与我商量道:“要不,就先给它去了势?”

我还未答,那花猫却是先发出“嗷”的一声惨叫,泪眼汪汪地看我,喵喵叫个不停。我一时颇觉无语,见黄袍怪不似与我开玩笑,只得说道:“还是算了吧,就先把它养在谷中,没事捉个老鼠之类的,也就够了。”

黄袍怪唇角微勾,似笑非笑,“好。”

我松了口气,再去看那花猫,瞧它竟也是抬爪护胸,一副劫后余生的模样,不禁失笑。抬眼间,却见黄袍怪正含笑看我,不知怎地,我忽觉得面上有些发烫,颇有些不自在地移过了视线,解释道:“这花猫瞧着挺逗乐的。”

黄袍怪也应和道:“是。”

此处离我住所已是不远,他未再说背我,只负手在前缓步慢行,直把我送至寝处廊外,这才停下脚步,道:“你自己早些歇着吧。”

我点了点头,正欲转身进房,却又被他唤住。

他看我两眼,这才说道:“把我之前给你的那个荷包带在身上。”

我犹记得红袖说过的撒尿圈地盘那事,心里颇有些阴影,听他要我佩戴那荷包,尴尬地笑了一笑,道:“不,不用吧。”

“带上。”他神色却是郑重,又道:“谷中虽已是清扫过了,但不免会再有刚才之事发生,若是你一人遇到,会有危险。”

他所言不差,今晚若是我一人遇到那猫妖,确是会有危险。他这般好意,我实在不好拒绝,纵是有些不情愿,也只得点头应下,“好。”

黄袍怪这才满意离去。

红袖醉酒未归,卧房里只两个看守屋子的小妖,我也不用她们帮忙,自己简单洗漱之后,便就爬上了床榻。多日不睡温床软榻,这一躺下去只觉骨软筋酥,四肢通泰,叫人忍不住叹息出声,世间俗事皆都被抛至脑后,不过片刻功夫,便就沉入了梦乡。

这一觉睡得甚是香甜,再醒来时,外面竟已是金乌西坠,彩霞满天。

屋外廊下,红袖正指挥着小妖们往屋里收被子,一派忙乱景象。正热闹间,院中忽又传来一声尖利的猫叫,紧接着,就听得红袖拔高了声调训人,“一撮毛你消停点,你去踩那猫尾巴干嘛!”

“是这死猫先来惹我!”那叫做“一撮毛”的十分委屈地给自己辩解,“红袖姐姐你瞅瞅,它把我裙子都给挠破了。”

“活该!谁叫你是只老鼠精!”红袖笑骂,又道:“它闻到你身上的老鼠味了,不去挠你挠谁?”

院子里其余小妖也俱都嘻嘻哈哈笑了起来,也不知是哪个叫道:“一撮毛你也就是欺负欺负这猫,柳少君每次见了你都还直眼,恨不能一口吞了你呢,咋不见你敢去踩他?”

一撮毛恨恨“呸”了一声,伶牙俐齿地反击道:“说的好像柳少君不想吃你一样!你不就是比我多长了两翅膀吗?你等着,等我哪天把你毛都拔了,光溜溜地送给柳少君去享用,也好圆了你的心愿。”

众妖又是哄笑。

那长翅膀的小妖不知是被众人笑臊了,还是被一撮毛说恼了,满院子地追打一撮毛,一时间,真真的鸡飞狗跳。

我就静静地躺在床上,体味着这份喧闹,心中竟也不觉厌烦,反倒听得津津有味。忽又想“习惯成自然”这话真是可怕,我来这谷中尚不足四个月,竟已经对这里各式的妖怪见怪不怪,竟开始觉得黄袍怪的嘴脸不过是粗糙了些,也算普通。

吓!真是可怕!

红袖不知何时进了屋,瞧见我睡醒了,忙就扭腰摆胯地走上前来,夸张地叫道:“哎呦,公主娘娘您可是醒了!你若再不醒,咱们就得遵着大王的嘱咐,去外头寻个郎中来给您瞧瞧了。”

我愣了一愣,问道:“你们大王来过?”

“岂止是来过,都来过好几趟呢!”红袖掩着嘴笑,又道:“瞧着您睡得香甜,都没许奴家喊您。对了,大王还说您今日醒了怕是会腿疼,特意嘱咐奴家给您好好揉一揉,再扶您下床走动走动呢。”

昨日爬了那么多台阶,我现在岂止是腿疼,简直就是浑身酸痛,动一动都觉得困难。要不然怎会醒了还一直躺在床上,不是不想动,是真心动不了啊!

红袖遵着黄袍怪的嘱咐,上前来给我按摩揉捏。我咬紧了牙,这才忍下了痛叫。不料红袖那里听我没出动静,还当是自己摁得不到位,手上就又加了两分力气,又询问我道:“公主觉得这劲道可还受用?若是嫌奴家手劲小,您说话。”

我死死地咬着被褥不敢松口,只怕自己这一张嘴,出来的那就得是惨叫连连!

好容易挨过了那第一遭酸痛,红袖活动了一下手腕,又要从头按起,吓得我忙反手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高声叫道:“慢着!”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