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眼瞎?那就瞎吧(1)

竟是不知道这人是什么时候走掉的!

我深吸了口气,把到了嘴边的粗话强行压回去,换成了唇边一个大大的微笑,赞道:“不错,真是有个性!”

也就在当天下午,久别的红袖突然出现在崖底。

我当时正站在河边全神贯注地盯着那地精如何破冰捉鱼,红袖尖叫着从洞口直冲下来,一下子扑到我的身上,扳过我来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地仔细打量,然后冒出一句话来:“哎呀,公主娘娘!您可是胖了不少!”

久别重逢的喜悦就被她一句话砸了个粉碎,我默默地看着红袖,心里盘算着要用多大的力气,才能将她一脚踢进地精凿出的冰窟窿里去!

不料红袖却一眼瞧见了冰面上的地精,面容先是一怔,随即便是大喜,惊呼道:“妈呀!地精!”嘴里这般喊着,推开我就往冰面上冲。得亏我手疾眼快,从后一把揪住了她的衣领,问道:“你做什么?”

那地精也已看到红袖,愣了一愣之后也是面色骤变,赶紧跳起来想要遁地而逃,待一头撞到冰面上,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还在河上,忙就又撒开了小短腿往对面岸上跑。

“地精啊!那是地精啊!是活生生的地精啊!”红袖见地精要跑,急得词不达意,狐狸尾巴都显露出来了,连连跺脚,“公主你快松手!千万莫要它跑了!”

我就是死死揪着她不肯松手,道:“我知道那是地精,我问你捉它做什么?”

“当然是吃啊!”红袖大叫,使劲地往河面上挣,“那东西大补!”

就这么一会儿的耽搁,地精已是跑到了河对岸,钻入地下不见。

“啊啊啊!跑掉了!跑掉了!”红袖急得捶胸顿足,愣愣地看了片刻这才不得不死心,回过身来欲哭无泪地看我,控诉道:“公主娘娘,你把地精放跑了!那是地精啊,吃了可以长百年功力,是可遇不可求的大机缘啊!”

我笑笑,伸出手去摸了摸红袖头顶,安抚道:“既是机缘,那等下次有缘再遇好了。”

“不可能!”红袖蹲坐在了地上,满脸的沮丧,嘟囔道:“那东西滑头得很,偏又胆小如鼠,又天生对妖气敏感,轻易不会在咱们这些人近前露面,怎么可能再遇到!”

听她这样一说,貌似我还真有点对不起她。

可若是对得起她了,那就又有点太对不起地精了。

我也是左右为难,站在那里默默看得红袖片刻,便也在她身边蹲下了,换了个话题问她道:“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红袖闻言,却似是突然想起了什么,猛地从地上窜了起来,叫道:“哎呀!关顾着吃了,差点把要紧事忘记了,大王派奴家来接公主娘娘回谷呢!”

“回谷?谷中安全了?”我问。

“安全了,安全了。”红袖伸手将我从地上拉了起来,扶着我往回走,又细细说道:“那日夜里,咱们大王就把那老妖杀掉了,只剩下了些鹿妖那帮子虾兵蟹将在咱们谷里,趁着大王不在逞一逞威风。等到大王归来,鹿妖他们连打都不敢打,就吓得四散逃跑了。现如今,谷中已是清扫完毕,大王特命奴家来接您回去呢!”

我一直安静听着,直等红袖把话讲完,这才突然问她道:“你们大王是哪一天回谷里的?”

红袖松开了我,掰着手指头开始数数,数了半天,面上却是露出了羞赧之色,吭吭哧哧地与我商量道:“奴家不怎么记日子,大王回去总有那么十来天了吧,要不,您自己算算是哪一天?”

这回答叫我颇为无语。

不过,这般算来黄袍怪应是从这里离开后就直接回了谷中,那李雄倒是没有说谎。可他今日又为何不告而别?难道是提前知道了黄袍怪今日要接我回谷,这才一早悄悄走掉,特意避开红袖?

这黄袍怪与李雄到底又是个什么关系?

我心中许多疑惑寻不到答案,暗暗思量了片刻,又问红袖道:“你可知道你家大王朋友里有没有一个叫李雄的人?”

“人?”红袖惊奇地瞪大了眼睛。

“嗯,人。”我点头,待话说出来,自己又没信心,便就又改口道:“应该是人。”

“男人?”红袖又问。

“应该是男人。”我答。

红袖瞪大了眼,“长得好看吗?”

我觉得人不能昧着良心说话,便就点了点头,答她道:“很好看。”

红袖一时不言,只斜着眼睛睃我,过得片刻,忽然向我甩了下帕子,一脸夸张地叫道:“哎呀,公主,您现在可是有妇之夫,怎能还打听别的男人呢?这若传扬出去,您的名声可就毁了啊!名声啊!女人的名声比命还重要啊!”

我惊住了,愣愣看着红袖,一时竟不知能说些什么。我到底做什么了,我名声就全毁了?

再说了,你一个狐狸精,你还讲究什么名声?

【记住网址 www.wanmeitxt.com 完美TXT点COM】 先看到这,按Ctrl + D加入收藏夹